Thursday, October 11, 2012

脱鞋打羽球的偶像歌手







歌手张起政的经纪人找我为久休复出的起政做造型。在记忆里搜索一番,发现自己对起政的认识,接近零。印象中,这位本地歌手几年前曾和另一位年纪相当的男孩,组成了偶像团体,青青涩涩的,应该是多年前光良和品冠的翻版。但起政歌唱得如何,个性有什么特色,完全不知道。

起政经纪人说,没关系,这次复出,不要延续以前的形象。再次出发的起政,将是全新的起政。他给我发来起政的新歌:说爱了。

于是,从歌曲里开始认识起政。第一次听他的歌,很惊讶。这个印象中白白净净的男孩,怎么会有那么粗犷的歌声,略带沙哑,像阿杜,却比阿杜的音色精致一点。

后来和他本人会面,发现这个男孩果然如他经理人所说,单纯、邻家,甚至有点缺乏自信。许多歌手艺人就算不是偶像派,也难免比常人有着更多的“自觉”。自觉是个公众人物,因此言谈之间多了一点矜持以及自我保护。

但和起政相处,感觉不到他把自己当歌星。他不自恋,不爱美,甚至比一般男生更加不注意形象,经常随随便便一件T恤就出门。他不会抢着当人群里的主角。他爱搞笑但常出现冷场,还经常搞不清楚状况。在摄影棚拍宣传照时,明明紧张得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还拼命开玩笑来缓和气氛。

但 我觉得这是好事。偶像其实是用钱打造的。马来西亚歌坛因为缺乏金钱资源,要打造偶像总是力不从心。红到国外的马来西亚歌手,从来都是歌艺超卓,才华出众 的;要和人家比偶像,门都没有。像起政那样真心把自己当“平凡人”看待,把歌唱当成一份工作的歌手,也许更贴近人心,更能引起大家的共鸣。

第一次和他见面后,他偷偷问经纪人,“这个造型师好像很凶,他的人OK的吗?我有点怕咧。”

我向来对刚认识的朋友很拘谨,很慢热,这是我的老毛病了,我自己很清楚。和他混熟了后,他跟我说起这件事,把我笑翻了。其实,尽管对我这个冷面孔的造型师有点疑惧,他却一直很友善地和我应对,所以我才完全没察觉。真是个可爱而有礼貌的孩子。

我很记得他的经纪人告诉过我,起政本质上还是个乡村孩子,连打羽毛球都习惯光着脚。

这样的特质,的确不适合当个一举手一投足都精心设计过的偶像派。他应该是属于大地的孩子,温和的,清新的,淳朴的,舒服自然的,但又不能流于土气,也不能是卢广仲那种可爱呆瓜造型。大地色系应该很适合他吧?还有那些浅浅的、浊浊的,不太耀眼的绿与蓝。

这张EP里的歌,全由起政作曲。听完他的EP,我想,起政也不会是大大咧咧脑筋缺根弦的人。从他的音乐,可以感受到他纤细而感性的一面。所以,他的造型,也应该是细腻的,而非不修边幅的(虽然他本人确实还蛮不修边幅)。

于是,起政的造型,渐渐在我脑中成型。

庆幸的是,起政的转型很成功,得到了外界的肯定。

这些日子下来,发现和起政一起挑衣服时,他总是会问:这一件和那一件,哪一件比较好?这几套里面,哪一套最好?

其实每一套衣服一般都是我搭出来的,当然我觉得都好。所以我一般都会跟他解释,这个造型比较温文尔雅,因为多了领子,给人感觉更dress up,更尊重场合。那个造型比较sporty,比较阳光,多了一点随性的感觉……诸如此类。

不只起政如此,很多人也都希望别人给他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好。不好。这个最好。那个最适合你。

想 告诉起政的是,时尚没有所谓的“最好”。今天,决定要穿哪一套衣服时,应该是看你想在某个特定场合,或某次特定拍摄,给人什么样的感觉。时尚,甚至没有绝 对。今天,我们觉得很棒的东西,肯定也会有人觉得不好。问一百个人,会得到一百个意见。如果有人总是斩钉截铁地说,“这个唔掂。那个丑到半死。只有我选的 这个最好。”那只证明了他是个假大师。假大师通常因为学识浅薄,没什么料,因此看东西很片面,很主观,对事物的评论全凭自己的个人喜恶。

无论生活上发生什么事情,遇见这种假大师,要赶紧逃,不然会死得很惨。

Anyway,回到选择衣服。我认为,到最后,取舍的关键,其实还是回到自己——我喜欢吗?我舒服吗?这是我希望今天给人看到的样子吗?

愿与起政共勉之。



拍摄完毕后的一餐。令人回味的美食

已刊登于2012年10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