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7, 2012

反面教材 Anna Piaggi

 
在 接到Anna Piaggi过世的噩耗前几天,我无意中在一个本地部落格上看到一篇教女生怎么穿衣服的文章:第一,绝不穿超过三种颜色,否则会像个土包子;第二,最好别 碰动物纹,如果动物纹在当季很流行,那就选一些衣服上有动物纹滚边的就好,千万不要把一大片的动物纹穿上身。第三,不能把多过一种印花穿在身上,有了格 纹,就不能有波点……

这个“Fashion Don’t Do”还有好长好长,往下一看竟然有三十几点,像个严厉的妈妈谆谆善诱耳提面命 。

我相信这名时尚达人的出发点是好的,他的见解也有一定的理由。但这些理由若是时尚的真理,那我们要把Anna Piaggi放在什么位置呢?

Anna Piaggi是意大利备受推崇的时尚作者,作品发表在多家时尚杂志。她在意大利版《Vogue》推出的双彩页,更是许多时尚后晋的美学圣经。

Chanel掌舵人Karl Lagerfeld曾以Anna Piaggi为题出书,英国V&A博物馆也为Anna Piaggi办过个展。能在喜新厌旧的时尚界纵横数十年,这位意大利时尚作者可谓一则传奇。

随着她的离世,所有时尚杂志毫无疑问将在这两个月广泛报导与缅怀她的生平,她的威水史,就不赘言。

对 许多爱看时尚秀台前幕后的人来说,Anna Piaggi是时尚秀场上一道无可取代的风景。她染了一头炫目粉蓝色的头发,永远拿着一根奇异的拐杖和戴着一顶帽子。哦不,那不是英女王般典雅贵气的帽 子,基本上,电话、茶杯等等物件,都可以被她的御用帽子设计师变成帽子,放在她头上。如果你以为Lady Gaga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看了这位老太太,你可能会改变你的观点。

如 果说,把三种颜色摆在身上是一个时尚错误,那么,要细数Anna Piaggi身上到底有多少错误,应该是充满挑战性的一件事。她身上永远层层叠叠,能穿戴多少样就穿戴多少样。奇怪的是,虽然这么杂沓,但她的全身上下总 是那么协调,大量的颜色并没有在她身上打架,反而互相衬托得更出色。

如果极简主义是王道,那么,Anna Piaggi正好是以上所有“时尚教条”的反面教材。

我曾在这个专栏里提过“把身体当画布”这个时尚概念,其实,用身体表达自己的美学观点的Anna Piaggi就是最佳范本。对相信时尚也是艺术的人来说,太“复杂”,绝对不是判断好坏的标准。你会嫌弃毕卡索在画布上用的颜色过多吗?

曾经也有人对我说过,这种极繁主义只有时尚品味超凡入圣的人才能驾驭,平凡如你我者,最好还是奉行一些基本的时尚准则。

但我觉得,任何事都要时间与勇气去实践。我想,Anna Piaggi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以这样的面貌出现的。想当初,她如获神启般开始走这条怪咖路线的时候,出言讥讽的人肯定也不少。但当她昂首阔步,以实力证明她的美学观点时,讥讽,也会慢慢变成惊叹与赞美。

对于我们周围愿意尝试,愿意标新立异挑战自己的人,我们为何吝于给他们一点掌声呢?

已刊登于2012年10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Thursday, October 11, 2012

脱鞋打羽球的偶像歌手







歌手张起政的经纪人找我为久休复出的起政做造型。在记忆里搜索一番,发现自己对起政的认识,接近零。印象中,这位本地歌手几年前曾和另一位年纪相当的男孩,组成了偶像团体,青青涩涩的,应该是多年前光良和品冠的翻版。但起政歌唱得如何,个性有什么特色,完全不知道。

起政经纪人说,没关系,这次复出,不要延续以前的形象。再次出发的起政,将是全新的起政。他给我发来起政的新歌:说爱了。

于是,从歌曲里开始认识起政。第一次听他的歌,很惊讶。这个印象中白白净净的男孩,怎么会有那么粗犷的歌声,略带沙哑,像阿杜,却比阿杜的音色精致一点。

后来和他本人会面,发现这个男孩果然如他经理人所说,单纯、邻家,甚至有点缺乏自信。许多歌手艺人就算不是偶像派,也难免比常人有着更多的“自觉”。自觉是个公众人物,因此言谈之间多了一点矜持以及自我保护。

但和起政相处,感觉不到他把自己当歌星。他不自恋,不爱美,甚至比一般男生更加不注意形象,经常随随便便一件T恤就出门。他不会抢着当人群里的主角。他爱搞笑但常出现冷场,还经常搞不清楚状况。在摄影棚拍宣传照时,明明紧张得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还拼命开玩笑来缓和气氛。

但 我觉得这是好事。偶像其实是用钱打造的。马来西亚歌坛因为缺乏金钱资源,要打造偶像总是力不从心。红到国外的马来西亚歌手,从来都是歌艺超卓,才华出众 的;要和人家比偶像,门都没有。像起政那样真心把自己当“平凡人”看待,把歌唱当成一份工作的歌手,也许更贴近人心,更能引起大家的共鸣。

第一次和他见面后,他偷偷问经纪人,“这个造型师好像很凶,他的人OK的吗?我有点怕咧。”

我向来对刚认识的朋友很拘谨,很慢热,这是我的老毛病了,我自己很清楚。和他混熟了后,他跟我说起这件事,把我笑翻了。其实,尽管对我这个冷面孔的造型师有点疑惧,他却一直很友善地和我应对,所以我才完全没察觉。真是个可爱而有礼貌的孩子。

我很记得他的经纪人告诉过我,起政本质上还是个乡村孩子,连打羽毛球都习惯光着脚。

这样的特质,的确不适合当个一举手一投足都精心设计过的偶像派。他应该是属于大地的孩子,温和的,清新的,淳朴的,舒服自然的,但又不能流于土气,也不能是卢广仲那种可爱呆瓜造型。大地色系应该很适合他吧?还有那些浅浅的、浊浊的,不太耀眼的绿与蓝。

这张EP里的歌,全由起政作曲。听完他的EP,我想,起政也不会是大大咧咧脑筋缺根弦的人。从他的音乐,可以感受到他纤细而感性的一面。所以,他的造型,也应该是细腻的,而非不修边幅的(虽然他本人确实还蛮不修边幅)。

于是,起政的造型,渐渐在我脑中成型。

庆幸的是,起政的转型很成功,得到了外界的肯定。

这些日子下来,发现和起政一起挑衣服时,他总是会问:这一件和那一件,哪一件比较好?这几套里面,哪一套最好?

其实每一套衣服一般都是我搭出来的,当然我觉得都好。所以我一般都会跟他解释,这个造型比较温文尔雅,因为多了领子,给人感觉更dress up,更尊重场合。那个造型比较sporty,比较阳光,多了一点随性的感觉……诸如此类。

不只起政如此,很多人也都希望别人给他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好。不好。这个最好。那个最适合你。

想 告诉起政的是,时尚没有所谓的“最好”。今天,决定要穿哪一套衣服时,应该是看你想在某个特定场合,或某次特定拍摄,给人什么样的感觉。时尚,甚至没有绝 对。今天,我们觉得很棒的东西,肯定也会有人觉得不好。问一百个人,会得到一百个意见。如果有人总是斩钉截铁地说,“这个唔掂。那个丑到半死。只有我选的 这个最好。”那只证明了他是个假大师。假大师通常因为学识浅薄,没什么料,因此看东西很片面,很主观,对事物的评论全凭自己的个人喜恶。

无论生活上发生什么事情,遇见这种假大师,要赶紧逃,不然会死得很惨。

Anyway,回到选择衣服。我认为,到最后,取舍的关键,其实还是回到自己——我喜欢吗?我舒服吗?这是我希望今天给人看到的样子吗?

愿与起政共勉之。



拍摄完毕后的一餐。令人回味的美食

已刊登于2012年10月份《JMEN》杂志铭眼看时尚专栏

Friday, October 5, 2012

Anyone get my fashion humor, anyone?

Got some feed backs about the blazer I worn to JMEN magazine launch. Some said it was too big, hence looked very old and funny. Some said it was too simple.

Allow me to defend this unique piece of garment. In contrary, I think it is a piece of garment with a sense of HUMOR. It is almost like a child wearing adult's clothes. Although it seems ill fitted, but actually the size is just perfect. Look at the cuffs, look at the shoulder line, it is actually perfectly cut.

Playing trick on size is not uncommon in high fashion. A few designers are famous for this oversized silhouette, i.e., Martin Margiela, Thom Browne, Raf Simons, Viktor & Rolf, Comme des Garcons, etc. It is a counter statement of Hedi Slimane's skinny silhouette.

Anyone get my fashion humor? anyone? (after all, the dress code is sartorial, I thought it should play with cutting, structure etc of garments.)





Raf Simons
Raf Simons

Thom Browne

Martin Margiela
Viktor & Ro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