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2, 2012

蝴蝶纹身



在巴厘岛Kuta Beach漫步,常有晒得黝黑的沙滩小子拿着一本小册子跑过来问,要不要纹身?

像我这种凡事深思熟虑(实情是,凡事思前想后举棋不定缺乏勇气)的人,实在百思不解:哇,纹身嚄,你以为上酒吧点饮料咩?可以随随便便就这样决定了?纹身可是会跟着你一辈子的,为了贪好玩,跟着个沙滩小子到纹身店纹了一个当时认为很漂亮的图案,第二天醒来发现这图案根本丑死了,怎么办?

这种惊吓与悔恨,恐怕比喝醉后跟陌生人回家,第二天起床后发现枕边人是只恐龙,还要严重十倍吧?

可是,这种勇气十足,视死如归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要不然,巴厘岛、普吉岛等等知名沙滩,沿街“兜售纹身”的人,也不会到处都是。

纹身很酷。我也曾无数次为之心动,尤其更年轻一点时。穿着沙滩裤,戴一串贝壳做的项链,赤裸胸膛,肩膀上爬着一个个大大的西藏文纹身,哇,多拉风啊。这时候,纹身简直就是最佳的时尚配件。

但是,我会忧虑。如果,有一天,我厌倦了,那怎么办?这又不能像换衣服一样,随时把它换下来。虽说可以用激光去除,但留下疤痕的风险也很高啊。

而且,人的审美观会变。十几岁时,觉得那些带弯弯曲曲充满歌德色彩的纹样很庞克,很摇滚,酷到不行。现在多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把这种图案纹到身上。茨厂街卖翻版DVD的小伙们,纹在手臂上的纹样,就是这种纹样啊。

念大学的时候学瑜伽,身边许多鬼佬鬼妹同学,都把那个象征宇宙万物,发音为Om的符号纹在身上,很有发愿一辈子修炼瑜伽决不放弃的意味。这带点神秘感,充满民族风的符号,纹在金发碧眼高大健壮的鬼佬鬼妹身上,多漂亮啊,搞得我都心动了。现在,对瑜伽的热情早消失了,所以暗自庆幸这个对自己已经失去意义的符号,没有一辈子留在自己身上。

而且,你可能也听过这个笑话:美女在大腿上纹了一只蝴蝶,50年后,大家都说蝴蝶变得更加栩栩如生、振翅欲飞了,为什么呢?

因为美女的皮肤已经变得皱巴巴松垮垮,每走一步,蝴蝶就晃动一下……是,这个笑话不好笑,事实上,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还真令人心酸。

至于那些把纹身当做爱情宣言的人,更是勇气可嘉——尤其在这个爱情来去如风的年代。情到浓时奋不顾身,在身体上留下爱的纪念,感情变酸变质后,日日对着那纪念品,情何以堪?现任情人看着前任留在自己身上的纪念品,又要作何感想?

当然有些人可能觉得无所谓,反正纹身了,一样可以激光去除。这就和许多人结婚的心态一样,结就结呗,反正当下有这样的冲动和需要,未来如果感情有变,走不下去了,大不了离婚。

但我总得,结婚和纹身,不是应该抱着“一辈子”的打算的吗?如果还没结婚就想着离婚,还没纹身就想着除纹,那当初还干嘛去结婚去纹身?真的后悔了,倒不如留着那个纹身,当做一辈子的教训。

话说回来,纹身并没有什么不好。我很清楚这只是我的问题。我一早说过,我是个思前想后举棋不定缺乏勇气的人,对于“一辈子”这件事有点悲观,从来不敢轻易决定有关“一辈子”的事情。能跟随自己的感觉去做一件事、去爱一个人,都是珍贵的特质,我从来只有羡慕。


已经刊登于2012年9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Tuesday, September 18, 2012

铭眼看时尚:新绅士vs孔雀男



每隔一段日子,媒体总会归结出一些现象,为一些人进行标签。譬如,X世代、Y世代、e世代。再譬如月光族、草食男、败犬女。

时 尚杂志这些年来,也为男性创造了不少新名词。在上个世纪,强调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年代,时尚杂志提出了“新好男人”的概念,鼓励男性不必害怕表达自己的情 绪。新好男人和老一辈不苟言笑的严父不同;新好男人懂得体贴女性,会走进厨房帮女性做饭,懂得倾听女性的心声,当女性的蓝颜知己。

在 时尚杂志谆谆善诱下,男人也不再一块肥皂从头洗到脚,不再一星期七天穿同一款衬衫。事实上,今天的男人越来越懂得打扮,护肤的程序从洗面、磨砂、须后水、 润肤、防晒、抗老,外加几款面膜,恐怕比女人还要会保养。这些男人被冠以新时代型男,或是花美男(metrosexual,即爱打扮爱时尚的异性恋男人) 等等名称。

新好男人、新时代型男、新XX男等等“进化版”男人,毋宁说都是时尚杂志为男性树立的典范,让男人去aspire,去把自己修炼得刚柔并济、更符合时代需求。

Jmen是一本刚刚进入马来西亚的男性时尚杂志。而每一本杂志创刊,大概都需要思考,自己的读者群是什么样的人,以及什么样的人,才是该读者群的典范。

Jmen的编辑团队,提出了“新绅士思维”。

“新绅士思维”是什么?我也来插一嘴,谈谈我的看法。当然,我的看法,也许和Jmen的编辑团队大相庭径。

新绅士会为女士拉椅子、开车门,谨记女士优先?这是香港杂志在70年代热衷教导读者的西方礼仪,但今天已是陈腔滥调。况且,这种表面功夫,只能称之为风度,不能称为更深化、更内在的思维。

新绅士是有智慧,会打扮,内外兼美的男人?这更是选美小姐的空泛答案。

新绅士更有自信,因为有自信的男人最帅?这种毫无创意的屁话,当然也不会是我的答案。

事实上,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有自信的男人,实在太多了。君不见Facebook上面,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每天来几张自拍,秀新买的名牌衣服,不然就脱了衣服秀胸肌腹肌的男人,多不胜数?

这个时代,男人何止自信,简直自恋加自我中心。

因此,我们实在不必再告诉男性grooming有多重要,不必再鼓励男性培养自信和幽默,不必再教导男性如何提升品位了。现在的男人,需要把注意力,从镜子移开,放眼四望。

任何人只要用心感受周遭,都不难发觉马来西亚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时分,随时面临着巨变。这是一个决定国家未来命运的关键时刻。马来西亚会继续向下沉沦,成为东协国家里最贫穷,贪污最严重的国家,或是柳暗花明,找到民主、平等、自由,以及新希望,全看我们是否觉醒。

马来西亚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只懂得把自己装扮得孔雀般漂亮的男人,也不是满脑子想着成功与发达的男人。新绅士,应该是具有公民意识的年轻一代。

什么是公民意识?大选时去投票站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履行公民责任,那是最基本的公民意识。碰上不公不义的事情,不怕麻烦采取行动,绝不姑息养奸;当某些政策对国家、对民主、对环境造成大破坏,走上街头表达不满与诉求。这些都是更进一步的公民意识。

Jmen这本杂志的原产地是香港,必定也继承了香港的DNA。香港男人向来走在潮流的最前端。但香港男人值得我们学习的,难道仅止于时尚品味?也许香港人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对廉洁公义的坚持,才更值得我们学习。

在 这个大家都太重视自己,太独善其身的年代,我们也不妨发掘一些旧的价值观。譬如父辈“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精神。现在的男性似乎也不太看武侠小说了。新 改编的武侠电影与电视剧,一味在幼稚的男女关系中纠缠,侠义精神荡然无存。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带点侠义精神的男性,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急迫需要的啊。

绅 士,就是Gentleman。翻阅牛津英语字典,Gentleman的定义是,A chivalrous, courteous, or honorable man。Chivalrous,就是骑士精神。很有趣。所以,绅士除了彬彬有礼(courteous)之外,也应该是有骑士般高尚的情操吧。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新绅士思维。


这是本月份第二个新开张的专栏,发表于《JMEN》男性时尚杂志(9月份创刊号)。各位男士们多多支持这本源自香港,刚在马来西亚创刊的杂志啦。

Saturday, September 8, 2012

Two Voices: 我们都是蝙蝠侠



那是一个罪恶丛生的城市。恶人太嚣张,警方太无能,善良百姓只好任人鱼肉,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在绝望中,有个神一般的英雄站了出来,为老百姓惩恶除奸。那个城市,是高谭市,而那个神一般的英雄,当然是蝙蝠侠。

高谭市是DC漫画里治安最糟糕的城市。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觉得马来西亚的治安,已经和高谭市相差不远。攫夺匪抢了钱财还杀人;外籍不良分子登堂入室洗劫强奸本国百姓,如入无人之境;各大商场的停车场同样危机四伏,随时有人将你连人带车掳走。

区区一个蝙蝠侠,恐怕也无法制止本国层出不穷的犯罪。

其实,追根究底,治安败坏,我们难辞其咎。国外的不法之徒,潜入马来西亚,犹如进入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犯罪天堂。是谁容许这种情况的?社会财富分布不公,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许多家庭的孩子成长环境不良,加上教育系统失败,导致许多青年误入歧途,最终成为犯罪分子。这种情况又是谁造成的?是教育部,是财政部,是贸消部,是移民局,是警方等等各个政府部门。

但是,政府是谁选出来的?是人民。我们授权给一个没有能力的政府来管辖我们的社会,并且,一管就管了五十多年。

政治,需要群众的力量,不能单靠一小撮人去完成。如果全民都努力捍卫自己的权益,马来西亚不会沦落到如此田地。

碰上不公不义的事情,我们习惯采取“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态度。如果受害者是别人,我们当中的大部分,更选择明哲保身的策略。不良分子夜夜在公寓楼下喝得醉熏熏,大声喧哗,调戏路过的良家妇女。但我们当中的大多数,只要受害者不是自己的女儿,便视而不见。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也只会埋怨公寓管理层和保安人员白拿薪水不做事。但每当公寓开业主大会,却又不出席不理会。因此,许多公寓每年召开的居民会议,经常因为出席人数不足而流产。也因此,不良公寓管理层,做了一年又一年。

警方为何无能,为何贪污成习惯?也还不是人民纵容出来的?面子书常有驾驶人申诉被警方冤枉,或到警察局报案,警察却拒绝处理。此时,固然有人声援,但也总有一些“智者”,或说吃盐比我们吃米多的人,要受害人“算了吧。马来西亚是这样的。”

为什么要算了?为什么不能追究?为什么不能诉诸法律行动?懂法律的,是不是能指点受害者如何讨回公道?

蝙蝠侠第三集里头,蝙蝠侠有一句对白,令我留下深刻印象。蝙蝠侠屡次冒死尝试爬出监狱,他说,我不是害怕,我是生气。

是的,生气,有时是必要的。我们当了太久的“算了一族”,是时候改变自己的态度了。

电影里还有蝙蝠侠还有一句对白,大意是说,每个人都是蝙蝠侠。这句话来得何其合时。没错,治安败坏,不能单靠一个蝙蝠侠来解决。我们都须要多一点参与政治,不只是投票选出更好的政党,也开始关心自己居住的社区,监督公寓管理层,同时关心自己的邻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对有需要帮助的人施以援手。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是蝙蝠侠。

已刊登于Jessica杂志9月号《Two Voices》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