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0, 2012

老好日子

电影《全城热恋》里,Angelababy的复古扮相,超有气质的(比他本人的衣着风格有品位很多)。

我常遗憾自己继承了母亲细瘦的身材,无法像父亲一样丰神俊秀,玉树临风。父亲年轻时,是篮球队高手,又从小干体力活养家,锻炼出了好身形。每回看父母的旧照片,总是很羡慕父亲贲张的二头肌,宽阔的胸膛,细细的腰板。

这实在是遗憾啊。当然,对一名时尚爱好者来说,这遗憾的一大部分,也来自于无法继承爸爸年轻时穿过的衣服。

尤其在古着(vintage clothing)大行其道的今天。

翻开相簿,许多时尚爱好者,难免发出这样的感叹:怎么那个年代的衣服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黑白照片里,女孩们戴着大发箍,穿着Twiggy那种线条干净的A字型连身裙,秀气而慧黠。还有碎花及膝裙,配上干净的白衬衫,梳两条辫子——那是个质朴而奋发的年代,尽管物质并不丰裕,但大家仿佛都怀抱美好的理想。

还有还有,男孩女孩都穿的喇叭裤,配上紧贴身体的上衣。男士们刘海长长的,女孩们烫个大波浪卷。哦。喇叭裤。那是70年代了。不过,70年代也是个多么迷人的年代。嬉皮们对爱与和平的向往,还有带有民族色彩的嬉皮时尚,都令太晚出生的我遗憾没机会参与其盛。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nostalgia,一种对老好时光的乡愁,就如电影《Midnight in Paris》。我在想,其他的古着爱好者,看过去的年代,是否也总带着玫瑰色的眼镜呢?

古着风从日本、欧洲开始,慢慢燃烧到全世界,这些年来不但不退流行,而且从小众走向大众,如今,连我国的fashionista们也开始为之疯狂了。箇中原因,除了因为社会普遍集体怀旧,超模们如Kate Moss、Agyness Deyn、Chanel Iman的推波助澜,也是一大原因。Chloe Sevigny、Sienna Miller能从芸芸女星中脱颖而出,被公认时尚品味高人一等,便是因为他们对古着独具慧眼,懂得利用古着为自己打造出与众不同的风格。

当然,古着风越来越被接受,也源于时尚爱好者对高街时尚(high street fashion)的倦怠。高街时尚固然紧贴潮流,但身穿这些大众品牌的时装,却完全丧失了独特性,毫无个人风格可言,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复制你身上的风格。而古着衣通常仅此一家,别人就算想抄袭,也休想轻易办到。

讽刺的事,一些高街时尚的品牌意识到古着越来越受重视,也开始推出了复古风格的成衣。但这根本就违反了时尚爱好者发掘古着的精神啊。

我从父亲衣柜里翻出了一件风衣,布料多好,设计多经典啊,今天穿也不过时——可惜尺码太大了。我穿在身上,实在不甘。不过我还是决定留下它。也许以后能穿吧。不过,要我练到爸爸那么壮硕,大概是很困难了。变胖可能比较容易。可是,真的胖到可以穿这件衣服的时候,应该很难高兴起来吧?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的dilemma。还是我该那么想,有一天我真的变胖的话,至少还有一件值得安慰的事。

已刊登于2012年6月份Citta Bella杂志

Sunday, June 3, 2012

福尔摩斯的时尚推理

 
谚语、格言,总有些许道理,但也有一些不太靠谱。譬如,老人家常说的,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很多时候,看一本书的封面设计,大概就能判断这本书的类别以及品味。那些以俊男美女插画做封面的言情小说,我就绝对不会看(没有不敬的意思。平凡与陈淑芬的插画确实是美得冒泡。一切只是我的问题。我发誓!)

Fashion makes a statement,是真的。

我们很难从一个人的穿着里判断他吝啬或大方、善良或恶毒。但总可以大概知道他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因此,我总爱观察别人的穿着,从中得出一些结论。这让我有种成了福尔摩斯的快感。

看见穿着Nirvana乐团T Shirt的人,不必用脑,也知道他成长于90年代,爱好摇滚吧?

那些穿线条衬衫配及膝黑裙或黑裤子的女孩,如果不是银行柜台出纳员,就大概是刚毕业,渴望突显自己的专业形象,得到别人的认同。当然,她在社会浸淫一阵子后,慢慢就会发现,今天的办公室普遍上对女性的着装要求宽松了许多,越是高职位的女性,越不会穿着希拉里一般的套装——除非她真的是做金融业。

至于那些挽着冒牌包包的人……这有两个可能。如果对方穿着Angry Bird的T Shirt,从地摊买的RM15一件的短裤,手里又挽着一个冒牌LV包,那他应该只是个不注重穿着的aunty,职业可能是摊贩之类的,无关虚荣心,她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LV是什么。

而那些化了妆,很dress up,手上却挽着假LV的女生,则是空有虚荣心,却缺乏消费能力的一群。而他身上那件冒牌货的仿真程度越低,则此人的知识水平也越低——不要惊讶,很多人挽着连Logo都没有对齐的假LV,还以为全世界没人知道那是假货。

当然也有一些人,买了仿真度比较高的冒牌包,就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其实,许多冒牌货都有漏洞。常买名牌,常和名牌打交道的人,只要细心观察,还是可以看出来。只是,因为这些假货拥趸不懂分辨真伪,就以为别人也不懂;自觉high class了,气焰也就高涨起来。真的,我就碰过不少爱用冒牌货的男女,态度嚣张,自以为是。

许多装扮都能将人轻易归类。打扮得像蔡依林的小妹妹,肯定沉迷港台流行音乐与偶像剧;因为花太多时间赶流行与崇拜偶像,应该也不会把太多心思花在用功念书这回事上。常做民族风或波西米亚风打扮的人,很可能热爱背包旅行。至于穿着独特,难以归类那些,内心深处可能厌恶庸俗,渴望和别人不一样。

有趣的是,很多人总以为,穿着越高级的消费者,出手越绰阔。这个观念大谬不然。其实,衣着和收入、消费能力没有绝对关系。许多零售业者应该都有这样的经验:衣着华美的人士,花几分钱也斤斤计较。反而穿得随便的人,花起钱来也非常随便。也许,这些人收入丰厚,只是不太重视外表。所以,可千万别先敬罗衣后敬人了。

已刊登于2012年5月份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