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7, 2012

花瓶店员和犯贱顾客

上一期专栏谈香港D&G事件,本期,继续爆Dolce & Gabbana“大镬”。
话说有一次,我和姐姐在伦敦的Bond Street逛街,逛进了Dolce & Gabbana。店里的装潢很美,售卖的衣服很潮,唯独店员的脸很臭。姐姐偷偷拉了拉我的衣袖,问我,这些人是不屑做生意是吗。

可 是,由于当时我们对架子上的一个包包很有兴趣,没办法还是要麻烦店员帮我们拿下来。和这些穿着皮大衣和长靴的女店员有了互动后,我们却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她们虽然样子跩跩的,但应对问答却绝对有礼,没有敷衍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他们认识自己的产品,懂得主动解释,不是那种一问三不知的花瓶店员。

后来,我才醒悟到,这种酷酷的,跩跩的态度,本来就是Dolce & Gabbana的品牌形象。店员们服务顾客的同时,也用自己去展示品牌的形象。

咦?不是说要爆大镬的吗?怎么听起来反而像是为Dolce & Gabbana辩护了。嗯,没办法,也许本人也有一张扑克脸,所以对别的扑克脸,特别宽容理解。

说真的,并不是笑容可掬就算好服务的。日本人毕恭毕敬那一套,我就不太欣赏。

在 日本,店员动不动就给你哈腰鞠躬那一套,实在有点over。顾客一进门,服务员往往就声音洪亮一大串话噼里啪啦,也不知道在念什么。有时吃个饭,这种吆喝 从来没间断,真是吵死了。连要找一个钱,日本人也会一张一张在你面前大大声数给你听,烦死。对日本人来说,这是礼貌。可是,有必要吗?见仁见智。总觉得, 在日本,这种“恭敬”,只是一种形式,一种习惯,一种制度,他们心里未必对你那样恭敬。

窃以为,顾客与店家,是一种平等的关系。买的人不必盛气凌人,自以为有两个钱就可以压死人。同样的,卖的人也不必卑躬屈膝,真的为那两斗米折腰(不过两百万可以重新考虑)。

欧洲人的服务态度,又是另一个极端。

“我要这个,那个,和那个。”中国人急迫的呼喊此起彼落。

“慢一点。没货了。别乱碰。排好队,我们会拿给你。”法国店员对着这些中国来的米饭班主,总是非常的不客气,非常的不耐烦。纵然如此,中国人还是蜂拥前进,凡是有LV的地方,都可以见到中国人在抢购。

说真的,我不知道到底是这种服务态度,还是这种消费心态比较有问题。

我无法理解,大把的钞票花出去,换来的,只是这种地摊上抢便宜货的购买经验,何苦?

如果问我在哪里购物最舒服,这次,我会说,马来西亚。正如每个地方都有害群之马和资优生,马来西亚各行业各商家的服务态度,也是参差不齐,但总的来说,总算不亢不卑,而且胜在亲切。而消费者,也一般平等看待从事服务业工作者,甚少摆架子。

喜欢交朋友,是马来西亚的文化。和爸爸以及他的朋友们到大陆谈生意,经常见那些叔叔伯伯和餐厅服务员或脚底按摩技师谈笑风生,逗小姑娘讲话。反观大陆的顾客,却常对服务员端出架子。

总是在这种时刻,我特别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


已刊登于四月份Citta Bella杂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