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12

428 Bersih 3.0 民众的挑衅与政府的底线


Police lined up in front of Dataran Merdeka preventing people from entering. The building behind is Dataran Merdeka.

A man holding flower crossed the first barrier, intended to talk to the police. He was soon surrounded by reporters and photographers. Supposedly, he is the first one who crossed the line.
Water canon is a toxic liquid which caused skin irritation and burning sensation. (any other side effect?) My skin is still all red from it.


对于警方对民众发射水炮和催泪弹的行为,相信大部分人是不齿的。但也有部分人士认为不能怪罪警方,民众对警方做出挑衅行为,咎由自取。


那到底,怎样的行为才算挑衅?双方又该把容忍的底线设在哪里?我想,这都是我们这个正在学习如何通过自由集会表达诉求的国家,急需厘清的问题。


今天,也就是428当天,我所站的位置,就在Agro Bank旁边,通往独立广场的桥那里。那里也是警方设下路障封锁独立广场的地方,可以清楚目击当时的情况,我想,我有资格谈谈我的看法。


大 概一两点的时候,身穿红衣,应该隶属是Bersih的工作人员,就不停警告在场人士,法庭已经发出禁制令,因此绝对不能硬闯独立广场,如果我们站在路障之 外,警方无权逮捕我们,但只要一进入独立广场,我们就不被法律所保护。而且,他还说,如果警方要我们不能坐,我们就要站起来,要我们离开,那我们就绕到其 他地方,总之不要跟警方对抗。


三点左右,人潮渐渐散去。但还有许多人不愿离开。这时,一名男士手持鲜花,从桥的旁边越过屏障,走向手持盾牌的警员。这时,所有在桥上等候着的记者,也冲向男士拍照。半分钟后,男士折回,记者也包围着他,大概在进行访问。


又站了一会儿,我移向中央艺术坊的岸边,在那里继续观察。随着男士突破路障,慢慢也有一些人有样学样,试图越过路障。这些民众手无寸铁,而手持盾牌的警察一排一排整齐列队,并无发生肢体冲突,对岸的回廊处,许多后备警察也在轻松纳凉,并无赶去协助,现场气氛不见紧张。


3 点半左右,水炮和催泪弹发射车随着铃声示警后,猛然冲出,朝民众狂射水炮和催泪弹。本来我以为这只是针对越过警戒线的民众,把这些民众逼出警戒线后,警方 就会收手。岂知,水炮车不停狂喷 ,催泪弹更向四周发射,单单中央艺术坊岸边这个方向,就落下不少催泪弹,大家的皮肤被水炮灼红,更被催泪弹呛得眼泪鼻水胃液都吐出来,而那里又非常狭窄, 只有一条通道通向马路,而且还要穿过一道楼梯。因为我太靠近前方,往回撤时,楼梯被人潮堵满,有一刻我都怀疑自己快要撑不下去倒在地上了。


以后的事,当然是越演越烈,越来越乱了。


擅自越过警戒线的群众,诚然是不停劝告,这样的行为也许有待检讨。但是,我想指出,在世界各地,不管是示威或是情愿,民众都是因为不满政府,才走上街头。今 天,马来西亚法院受政府控制,颁布了不合理禁令,阻止民众聚集独立广场,本来就极不合理,等于变相否决了民众的集会自由与言论自由。这样的禁令,令民众产 生极大不满,受到民众挑战,本来就情有可原。


今天我们走上街头,正因为心里有一团怒火,所以大家才放下工作、丢下生意、不辞劳苦千里迢迢赶来吉隆坡。我们不是来参加嘉年华会的,我们是来表达对肮脏选举的不满与愤怒的。要我们坐就坐,站就站,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所 以,怎样的行为才算挑衅?今天,民众并没有威胁到警方的安全——至少在我所处的那一块区域。在某些国家,民众示威时,手持铁棒刀刃,甚至投掷汽油弹,连商 店也惨遭打砸抢。碰上公民素质高一些的国家,就算没有暴力冲突,但沿途中发生一些碰撞,也是常有的事。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民主意识够高,不把自己视为高高 在上,应当可以理解这是因为群众积怨,借机抒发,纵有不对之处,也当宽容处理。


今 天,我敢自豪的说一句,我国人民和香港、台湾、美国这些公民素质高的国家比较起来,并没有很大距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看不到有人手持武器,没有人毁坏公物泄愤,也没有很多人冲动得失去理智。只是冲过一道路障和铁刺网围成的防线,就触动了政府的底线了吗?这样就威胁到执法人员的安全了吗?在别的以民主著 称的国家,示威民众向总统府投掷臭鸡蛋,焚烧、毁坏官府,尚且没有受到苛责。而我国政府所制定的底线,是否也太低了?


而且,水炮和催泪弹,目的在于警方自卫,只要把人群逼散,就可以收手了吧?为何警方的催泪弹却疯狂发射,简直像要把人逼死?


在我看来,今天根本无须搞到狂射水炮与催泪弹的局面。就算其他地区有暴动,警方也可酌情而为。明明Bar Council、中央艺术坊这块区域没有出大乱子,为何须要受到同等对待。


不 要被催泪弹的名字误导,不要以为这个东西死不了人就可以随意发射。催泪弹不是令人流几滴眼泪就了事的玩具,而是货真价实的武器。吸进催泪弹烟雾的那一刻, 感觉简直生不如死,体弱者可能支撑不住,我朋友更目睹有人差点跳河。尤其中弹后,大家出于本能,无法理智逃窜,很可能发生人踩人践踏致死的情况。


而一个随意发射催泪弹的政府,不是极度无知,就是极度残酷。


本文已经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merdekareview.co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