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8, 2011

飞机二则

赶飞机

越来越痛恨搭飞机。这样说也许很“折堕”,但愿老天不会误会我不惜福,惩罚我以后再也没机会搭飞机。

小时候多么渴望搭飞机。不须要目的地,只要能在蓝天里翱翔,乘着飞机飞向一个未知的所在,哪里都好,越远越好。

中学毕业后到美国升学,要转四趟飞机,几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转机的等待时间或是八小时,或是十三小时,历时三天才抵达一个中北部小镇。但那时不以为苦,甘之如饴。每一次的起飞与降落,都攀着船舷贪婪地俯瞰大地,一秒也不愿错过难得的景色。

当搭飞机成了工作常态,对飞机的耐性便越来越低。办理登机手续、护照通关、进入机舱,一次又一次地排队。最可恨还是安全检查那一关。自911之后,钥匙钱包手机笔记型电脑,通通得掏出来,碰上严格的机场,连裤带鞋子都得脱。众目睽睽下,提着裤子裸着脚,等行李照X光从输送带那头出来,真是狼狈。

好不容易上了飞机,系好安全带,戴上眼罩,就迫不及待等着进入睡眠状态,只希望一觉醒来就到目的地,再无闲情逸致看风景。

赶飞机也是很磨人的一件事。登机前两小时得到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办完手续后,得等好久才能上飞机。若是早到,等待的时间更漫长。于是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等到最后一分钟才出门。万一碰上塞车或其他状况——老天保佑,飞机可是一分钟都不等人的啊——那个心急如焚,才是让人屁滚尿流。

如果是短程国内航班,等飞机的时间随时比坐飞机的时间还要长。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现代人不是总自诩科技发达吗,却还是无法令人更便捷地去到另一个地方。小叮当的任意门,到底何时才能发明出来?

飞机餐

飞机餐曾经是多么令人鄙视的食物呀。挤在一方小小的空间里,局促地吃着在微波炉里加温的无味食物。碰上长途飞机,又没别的选择,不吃还不行。

常搭廉价航空,偶尔改搭“普通”航空,久违的飞机餐竟然成了珍馐。用另一种眼光看,飞机餐不是还蛮像日本弁当的吗?小小份小小份的食物,整齐精致地排列在托盘上,别有一番风味。日本的火车弁当还真不便宜,至少也要千多日元一份,除了视觉上美观些,食材其实相当简陋。相比之下,飞机餐既能填肚子,味道也还不坏。

商务舱也是一辈子至少要体验一次的啊。食物不见得高级到哪里去,就算号称有鱼子酱,也只是超市里就买得到的平民价罐头鱼子酱。但当美貌空姐拿着乳酪托盘让你挑选时,那些你经常吃的乳酪,会忽然美味很多。

这是由俭入奢的好处。当得到的待遇,比惯常得到的好时,人比较容易感恩。


应该已经刊登于《星洲日报》星云版

5 comments:

  1. 老夫年过半百,没搭过飞机,飞机为何物,更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朋友,好命啦。

    ReplyDelete
  2.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喜欢昂头看那夜空中的飞机。夜里的飞机像一支闪烁发光的笔,在无际的黑布里,画住一纵既逝的流星。

    那时候,我多希望我就在天上,不管去哪里。

    大学的时候,我和他躺在篮球场的长凳上,手指着夜空中的飞机说:总有一天,我会在那里面。他说:那你要去哪里?愣,没想过。呵呵,真是青春的日子呀!

    毕业一年后,在一家航空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有幸第一次,坐上了飞机商务舱去出差。然后就有了第二次,第N次。。。

    今年今日我终于放假了。今夜要启程到地球北纬50°的地方。很巧,当年和我在大学篮球场的男生,他快做新郎了。相信他在婚礼的明天,我就在天上的飞机中度过时光。

    同一个大地和天空里,月亮和太阳终于相遇。不是亿年一遇,信不信都是注定。

    下个月,继续若无其事地飞到北纬4°56’ 出差。

    ReplyDelete
  3. 一介草夫,赶快趁air asia有优惠时,随便订一张最便宜或免费的机票吧!

    ReplyDelete
  4. caevis,好浪漫。写得真好。搞到我很想去找那个和你躺在篮球场的男生,问他是否还记得这样的一个夜晚。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他说,他记得。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