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4, 2011

《伴娘》 慢吞吞酿出好喜剧

 
看了《伴娘》(Bridesmaids)后,我不禁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部电影,在众多由《Saturnday Night Live》卡司主演的喜剧里,如此一枝独秀,令人嘻哈绝倒之余,又能打动人心?

《伴娘》故事并不新鲜。女主角安妮的好友结婚了,邀请她做伴娘(Maid of honor)。可是,这位伴娘事业爱情皆失意,眼看好友跻身上流社会,有了一堆新好友,而其他的女傧相(Bridesmaids)又处处要抢她风头,于是,女人们争风吃醋的战争开始了。

婚礼似是主线,不过,电影真正想说的,是一个女人失败的人生。安妮有个暗恋的对象,但这个男人却明言只当她是性玩伴,总是上完床就要她马上走人。安妮曾开过蛋糕店,但生意失败,必须靠妈妈的裙带关系,进入珠宝公司当售货员。在如此窘迫的处境里,好友的新朋友们却计划着超级豪华婚礼,安妮根本疲于应付。在爱情和友情里,安妮的尊严不断受到打击。

女人们为婚礼明争暗斗的戏码,令人轻易联想到Kate Hudson的《Brides War》。而人生陷入低潮后,如何从自怜自艾的情绪中走出来,积极面对人生,又是喜剧电影里屡见不鲜的主题。那么,为什么《伴娘》却赢来一片赞誉?

也许,关键就在一个“慢”字。Adam Sandler、Will Ferrell、Ben Stiller这些SNL大牌们主演的喜剧,计算精准,节奏明快,笑料源源不绝,都是非常专业的喜剧。可是,太专业,也就成了一种公式。

相比之下,《Bridesmaids》的节奏缓慢许多。拿开场的一场戏来分析:安妮在性玩伴家里过了了一夜,第二天,性玩伴要她马上离开。安妮匆匆穿过花园出来,却发现篱笆大门没开,只好爬出去。正爬到一半,电动门打开了,安妮骑在门上进退维谷,邻居愕然。剪到下一场戏。

整个爬墙的过程,没有夸张的表情,没有笨拙滑稽的爬墙动作,没有配乐助兴,就只是一个你我皆可能会遇上的尴尬处境。

安妮在餐桌上向闺中密友诉说男性在性交中的自私心态,风趣的对白中透着心酸,那也是平实的语气,和《欲望城市》里四个姐妹淘讨论男人时神采飞扬的神态,抑扬有致的语气,专业的喜剧演出,截然不同,更没有紧凑的剪接,在角色的精彩表情之间快速切换。

诚然,《伴娘》里还是有一些蠢蛋角色(goofball character)去负责搅场、搞笑的任务,也不乏屎屎尿尿的恶俗搞笑场面。可是,总体而言,电影对安妮的刻画,还是比较平实,很少只为了搞笑而安排安妮去做出一大堆奇怪的行为,也因此,观众对安妮,也就更能产生共鸣。

《伴娘》片长超过两个小时,在喜剧小品里实属罕见。一般而言,也就只有剧情大片或大制作动作片才会超过两个小时,因此也有人嫌《伴娘》拖沓。可是,正是慢节奏,造就了《伴娘》的深度,也令观众多了一点触动——而好莱坞喜剧,向来多是笑过就算的零食电影啊。


应该已经刊登于《星洲日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