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11

把身体当画布


我的朋友Betty,为了买衣服给她妈,逛遍了全城各大商场,走断了几双高跟鞋。

她妈其实不难服侍,只不过,对于穿上身的衣服有一些要求:穿起来会变瘦。这个条件其实一点也不过分,甚至可以说是女人选衣服最基本的要求。

要求高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不少女人买衣服时,除了要衣服能令他们看起来比实际体重少个10公斤,还要皮肤看起来更白,气色更好;要符合潮流,也要独一无二;更重要的是,质量要比Gucci好,价钱还要比Uniqlo便宜。

所以,Betty妈妈一点也不贪心,她的要求,可说简单至极,合理至极。

问题是,Betty妈妈身高不足140cm,体重超过90公斤,要达到这个要求,却也绝不简单。也难怪Betty感叹,孝顺女不容易当啊。

穿上合适的衣服,确实可以修饰身形,遮掉小肚腩、萝卜腿、手臂上的蝴蝶肉。清楚自己身形的优缺点,身形矮小如Sarah Jessica Parker或莫文蔚,也可以穿出模特儿身高。

可是,硬是要把沈殿霞穿成张柏芝,也实在也太强人所难了吧——那需要的恐怕不只是衣服,而是好莱坞特技了。我看过不少超过100公斤的女人,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不满意,试了几十套衣服,最后还是得沮丧地接受这个无法改变的结果。

胖女人要穿什么?我也曾经像Betty一样,为这个问题想破头。最后,我的结论是,既然怎么穿,都不可能变成世人眼中的标准身材,那么,何不干脆把着装与打扮的焦点,放在其他地方,不再执着于胖瘦。

毕竟,每个人追求时尚,都有不同的目的。许多人都渴望修饰身形,为美丽加分。也有人通过时尚展示自己的消费能力,告诉别人自己是有钱人——这是许多人购买名牌的目的。可是,时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时尚也应该是展现自己品味的管道,通过衣着告诉别人你欣赏什么,你的审美观是怎样的,你是怎样的人。

因此,我特别欣赏一些国外的胖女艺人,譬如Beth Ditto、Missy Elliot。他们身材庞大,可是一样大方自信。他们把身体当画布,尽情挥洒时尚的魅力,最鲜艳的颜色组合,最炫目的亮片,都能在他们身上找到。

相比之下,亚洲的胖女孩,就有诸多顾忌。穿宽松的,担心看起来更胖,穿贴身的,又担心自己像包粽子。还有,除了黑色,几乎什么颜色都不穿。

当然我不是要你像Beth Ditto一样穿得五颜六色。如果你喜欢恬静怡然的风格,你同样可以挑选浅褐或鹅黄的衣服,那是你告诉别人你的个性的方式。重点是,如果你的身材已经超越了衣服可以掩盖的范围,那么,何妨抛下一切顾忌,就让自己随兴而穿,尽情展现自我吧。


已刊登于2011年8月份《Citta Bella》杂志。整个8月都在日本、香港。所以到今天才有机会更新blog。

Sunday, August 21, 2011

武侠 - 色香味俱全的大杂烩

 
经验告诉我们,贩卖太多噱头的电影,不会好看。

像《武侠》那样,既有微观武侠、科学武侠、医学武侠,再加上侦探柯南,还有山歌对唱的大杂烩,应该是部烂片吧?

意 外的是,《武侠》没有想象中难看。江湖杀手退隐到云南一处民风淳朴的山村,改名换姓刘金喜,那里的村民都姓刘,还会用唱山歌取代聊天。刘金喜娶了离过婚的 女村民,平安无事生活了十年。一日,强盗来袭,殴打村民,刘金喜无奈出手铲除强盗。捕快徐百久根据命案现场蛛丝马迹,判断刘金喜根本不是误打误撞打死强 盗,而根本就是武林高手,甚至是绿林大盗。几经纠缠,刘金喜身份终于败露,引来退隐前所属的江湖组织追杀……

故事不新鲜,可是《武侠》仍然很富娱乐性,而且手法创新。这碟大杂烩,色香味俱全。

《武 侠》的好看,在于场面调度、剪接、动作设计等等高度纯熟的技术。看甄子丹装疯卖傻将强盗玩弄于股掌之间,再看金城武抽丝剥茧,还原甄子丹击毙强盗的画面, 非常过瘾。这个武侠版的CSI(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虽然欠缺说服力,但谁管这个呢,好玩就好。

更 重要的是,《武侠》没有沦为技术至上与纯粹刺激感官的电影。陈可辛毕竟还是陈可辛,人物关系与人物刻画,始终还是他最感兴趣的部分。喜剧人物徐百久,因为 过去的惨痛经历,对人性丧失信心,只信仰法律,因此千方百计揭破刘金喜的身份,要缉拿他归案。遇上刘金喜后,徐百久的信仰也不断受到挑战,在情与法之间挣 扎,至死方休。

其他人物如惠英红饰演的十三娘、王羽饰演的七十二地煞教主,虽然没有太多戏份,但一出场就气势惊人。尤其教主挟持刘金喜一家人,回忆刘幼时种种,慈父的对白,腾腾的杀气,教人心惊肉跳。

唯 一可惜了的是汤唯。正如多数武侠电影中的女性角色,汤唯在《武侠》里也是个大花瓶。不过,陈可辛总算给汤唯了一场戏。刘金喜身份败露后,阿玉问刘金喜,你 经过村子那一天,如果遇上的是别人,是不是也会留下来?原来,丈夫和自己的初遇,并非一段天雷勾动地火的浪漫爱情,只是为了掩饰身份——这恐怕是一个信仰 爱情的女人,最大的悲哀。

虽然无法成为感人肺腑、启发人心的电影,《武侠》却也因为用心刻画人物,细心处理人物关系,而平添了几许文艺气息。和人物刻画千遍一律并且平板单薄的《陈真》、《叶问》等等武侠类型电影比较,《武侠》遂鹤立鸡群起来。

应该已刊登于《星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