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7, 2011

雪花秘扇上的沉闷秘密



能够成功打入西方市场的中国电影有两种。一种是成龙滑稽耍猴式的功夫片。一种是所谓的“文化片”。

《雪花秘扇》明显就是拍给欧美市场的文化片。看这类电影的外国人,一般都对中华文化有某种情意结。在他们眼里,中华文化是神秘的,压抑的,病态的,阴柔的。在这类电影里,中国女性都是外柔内刚,娴静坚忍的。而男性角色,要不就面目模糊,要不就粗暴变态。中国古代社会的男尊女卑,被电影无限放大渲染。正直刚强,英俊开明的男主角是不被需要的,那么,欧美观众才能为命运坎坷的女主角掬一把同情泪之后,文化优越感也同时获得满足,尤其对欧美男性观众而言——只有自己与自己所代表的文化,才能拯救女主角啊(愿意帮丈夫洗脚的中国女人,真是非常适合娶回家呀)。

上个世纪《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风月》、《喜福会》等等电影曾风靡一时,在影展多有斩获,虽然也被人诟病为取悦洋人的戏码,但当中也确实不乏佳作。

《雪花秘扇》搜罗了许多欧美观众感兴趣的中国元素——独特的文化现象江永女书、裹小脚、捧着三寸金莲狂嗅的中国男人、压抑的大家庭,满足了欧美观众的猎奇心态,也迎合了欧美观众对中国的想象。

不过,《雪花秘扇》也不想放弃中国市场,所以,同性恋是绝对不被允许的。百合隔着楼板偷窥雪花与丈夫做爱,似是情欲的暗示,却又戛然而止。也因此,上一代的雪花与百合,下一代的妮娜与苏菲亚之间,到底老同(姐妹情谊),或女同(女同性恋关系),也就变得暧昧不清。

要把两个女人带有独占欲、并附带一生盟誓的关系,诠释为纯粹的老同情谊,也并无不可。人类的感情微妙而复杂,不必把任何强烈而独占的感情都视为爱情。但《雪花秘扇》最大的问题是,这横跨两代的四个女人,并没有获得深刻的刻画,以至于所有的感情都流于平板淡薄。所有事件也都轻描淡写地带过,缺乏细致描述。连太平天国入侵,百合与雪花一家仓皇避难,雪花儿子冻死,雪花再被丈夫毒打,如此惊心动魄的经历,本来可以拍得惊心动魄,展现两个女人患难见真情的场面,也都只是匆忙交代过就算。

《雪花秘扇》所描绘的女性感情,也就因此沦为“你不和我好,我也不和你好”,“你有了别的老同,我就和你绝交”这种小孩玩家家酒似的感情,缺乏深刻的生命体悟。

时代背景贴近我们的妮娜与苏菲,更教我们摸不着头脑。如果不是蕾丝边,这两个女生,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培养出那么深刻的情感?精明能干的事业女性妮娜,放弃自己,代替苏菲亚参加高考,苏菲亚车祸后,又为她放弃到纽约工作的机会。他们的感情,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要观众相信两个现代女人的老同情谊,编导在剧情的安排上,需要更有说服力。

也许是害怕触犯中国男性吧,妮娜的男同事终于以光明与正面的形象出现,而不再是抽鸦片及加害女性的残忍性别。这也许是作为“拍给洋人看的中国片”这个电影类型,《雪花秘扇》唯一进步的地方。

已刊登于24/7/11《星洲日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