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1

Creeping up on you

Certainly I was glad that I could still enjoy meeting old friends in loud music and smell of cigarette + alcohol. Certainly I was glad that I had not yet turned into a man who only enjoyed chilled white wine over cake and cool jazz playing at the background.

However, going to bed at 6am and waking up at 10am made me felt so miserable for the whole day, while taking a nap just couldn't compensate that. It was then I knew the age was creeping up on me after all.

Tuesday, June 21, 2011

奉时尚之铭:星马泰时尚比一比(上)


(以上两张照片都是FB上随手抓来的,都是当地青年典型的日常装扮。哪一张代表马来西亚,哪一张代表新加坡,你分得出来吗?)

text/黄翰铭

星马泰三国,哪个国家的时尚指数最高?哪个国家“土味”最重?哪个国家和国际时尚的走势脱轨?

虽然我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也很怕成为那些整天抱怨、批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人,可是,在这个课题上,我还是得无奈承认,马来西亚和两个邻国比较起来,很不时尚。

乍看之下,新加坡人的穿着似乎相当随便。其实,那是因为新加坡深受美国文化影响,加上又是热带国家,所以总是很休闲、很dress down。曾经,狮城女人总是一件细肩带背心配一件牛仔迷你裙或热裤,而男人则是一件背心,一件沙滩裤和一双人字拖,就大喇喇走在乌节路上。

不过,近年,也许是Top Shop,Uniqlo等等欧日品牌的影响力越来越深,新加坡人的着装风格也有了明显转变,California 沙滩肌肉男和辣妹的造型不再主宰街头。乌节路上的女性们开始dress up了,男性们则开始穿上skinny jeans,打扮更接近欧洲和日本青年。

新 加坡人虽然偏爱休闲装扮,可是,他们穿的衣服其实都是名牌。DKNY、CK、Emporio Armani、Lacoste、Fred Perry,满街都是,不过,都是T恤、Polo T、衬衫、牛仔裤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基本款。所以,新加坡的街头很闷,因为大家都穿得差不多。而追赶潮流的青少年,一个个都像是从Top Shop、Uniqlo、Zara的catalogue复制出来的,没有个人风格,完全缺乏惊喜。

新加坡人和香港人 一样,一窝蜂赶潮流,不过新加坡追赶潮流的形态,又和香港有所不同。只要潮流兴,港人的穿着可以很前卫,因此像harlem pants这种从巴黎时尚T台燃烧起来的“非常态”的服饰,在香港能流行起来,十个男生里有五个敢尝试,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不能。而在新加坡能流行起来 的,都是些“平易近人”的款式。前一阵子新加坡的男生开始流行T恤短裤、外搭格子衬衫和一双boat shoes的造型,于是,满街就都是这样的装扮。

也许,这就是新加坡人的特色吧。大家追求“同一性”,而非“独特性”,要的是conformity,而非individuality。

虽然马来西亚人和国际时尚完全脱轨(先声明,这里是综合而论,例外的当然也很多),也没有泰国与新加坡人的时尚触觉,但至少,马来西亚也颇有一些敢于奇装异服的青少年,点缀街头。虽然时装品味有待改进,可是,他们至少敢于秀出自己,敢于与众不同。

对了,他们有个通称——啦啦仔。


已刊登于2011年6月份《Citta Bella》杂志

Wednesday, June 15, 2011

X Men: First Class 坏得有理


很少有一部超级英雄电影,能像X Men系列电影一样,令人不知不觉中,深深陷入哲学思考,尤其是道德(ethic)的辩证中。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符合道德吗?当一个少数、弱势的群体遭到另一个强势的庞大群体欺压时,应该如何回应、反击?更具体来说,假如你身为某个国家的少数民族,受到多数民族的欺凌,甚至面临种族灭绝的处境,而你又拥有能消灭整个施暴民族的炸弹,你会按下按钮吗?

这岂止是看完电影吃饱撑着才去想的问题。美国在广岛与长崎投下原子弹之前,劫持飞机的恐怖分子撞上世贸中心之前,必然也都想过同样的问题啊。

在校园霸凌盛行的今天,看X Men,不也正好令人思考如何教育下一代吗?如果你的孩子受人欺凌,你会像万磁王一样,叫孩子勇敢反击,以暴易暴?还是像X教授一样,能忍则忍,隐藏自己,以图和施暴者和平共存?

深刻的思考,埋藏在《X Men: First Class》华丽的特效,紧凑的剧情之下。剧中人物的关系,也因为理念的不同而紧绷。剧中许多对白都值得再三思考。譬如,身为犹太后裔的万磁王找上纳粹军官报复时,纳粹军官辩称,自己只是执行命令。

今 天,我们普遍认为二战时期轴心国的广大兵士,罪犹可赦,因为他们只是执行命令。心理学也指出在极端的环境中,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小兵,不是灭绝了人性,只 是失去了分辨对错的能力,因此无法违抗长官的命运,而犯下屠杀无辜的罪行。杀光这些军兵,以命偿命,显然于事无补,还会造成更大的问题。不过,万磁王可不 认同这个观点,因此,开枪之前,他对自辩求情的纳粹军官说,“服从也是一种罪。”真是何其惊心动魄。

X Men系列曾经在第三集走下坡。而《金刚狼外传》更是水准大跌。随着首二集的导演Bryan Singer归队担任制作人和编剧,加上Matthew Vaughn出任导演,X Men无论在制作水平与人物刻画上,都恢复了往日光辉。不过,更令人高兴的是,本集加深了对X教授与万磁王两种不同信念的探讨。令X Men与其他超级英雄电影区分开来的,正是其所提供的思考空间。电影里没有简单的二元对立,坏人坏得有理,好人也不一定做好事。

《X Men: First Class》超越了所有的前集,更成了所有超级英雄类型电影的典范。

已刊登于《星洲日报》 12/6/11

Thursday, June 9, 2011

碱水粽


小时候,妈妈不包碱水粽,姐姐便拿肉粽去换隔壁家的碱水粽,和我一起偷偷蘸白糖吃。妈妈知道后,笑骂,戆仔。

那其实就是人生里最早的关于物品价值的一课吧。如今,我们选择物品时,都学会先考量物品的实际价格,不再以个人喜好为唯一考量标准了,更不会去干以高价格物品换低价格物品这种傻事了。

在岁月流转中,我们得到了精明,失去了童真。不知道这样算得到的更多,还是失去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