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11

小马


Gosh,这是张很糟糕的照片。我是说我的发型。每次重看那时拍的照片都像梦魇。不过,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要说的是小马。

我和小马其实并没有熟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们颇有一些相似之处。个性,还有一些无可违抗的命运之类的东西。

这张照片摄于城中某个event。赴会之前,他在fb上跟我说,去这些event,很闷。我说,左眼不是和你一起去吗,怎么会闷。他说,左眼很厉害交际应酬,满场飞,我不善交际,只好一个人静静躲在角落发呆。我说太好了,我也不善交际,我一定要粘住你,不然很无聊。

以前在杂志社工作,常要出席event,但生性内向的我,其实总是不习惯。都是一堆半熟不熟的人,大家好像很亲热,但是寒暄两句之后,却又无话可说。那种冷场总是令我很尴尬。最要命是,大家还要装得很熟,好证明自己吃得开。

跟小马相处,不必装熟,很舒服。但又觉得,其实对方挺了解自己的。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有相似的家庭背景和命运。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是不会明了的。就像没受过情伤的人,总是可以很轻描淡写的给别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之类的advice。而有过相同经历的,反而就不需要说什么了,抽一口烟,喝一口酒,人生的无奈与无常,尽在沉默中。

我要谢谢小马向我坦诚他出席event时的局促。如此,我才知道我不是唯一的另类。

当然我要谢谢小马的,还有很多。我常常羡慕美国的作者,在写作的路上有编辑做伴侣。美国作者写一本书,会有编辑督促关心:进度慢了,加快一点!这样写更符合市场需求,修一修。这样写太拖沓了,精简一点。新闻记者写一篇稿件前,也会有编辑事前沟通好,要写些什么,怎么写,一切有商有量,编辑和作者的关系亲密得不得了。

而在马来西亚,作者就只能各自修行。老实说,自己看自己写的东西,永远有盲点,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常常希望有个编辑,可以给我意见,尤其面对写作上的困扰时,我希望能有人告诉我哪种写法适合,哪个版本更好。

我第一次感受到“美国作者”的荣宠,就来自小马。身为一名编辑,小马无疑常让作者感受到他的关心。太久没写东西,他也会来关心一下,盛意拳拳地邀稿。文章发了过去,他通常会在百忙中加两句赞语,虽然不知道是真心还是鼓励话,但总算是关心。我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过不要停下来,要继续写之类的话。虽然我只是哦哦了两声(因为不知如何应对),但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编辑可不好当呢。编辑何止是管好自己负责的版面那么简单,作者会否坚持下去,有时就因为有个好编辑啊。简直任重道远。

嗯,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真正想说的只有一句话:小马,你真是个他妈的好编辑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