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自己發現的

大學時,四川來的學姐曾熱切地向你介紹一張她從家鄉地攤淘回來的CD。“那聲音一出來啊,你的靈魂馬上跟著出竅。飛過高山,飛過湖泊,到達西藏,再從西藏升天,融入宇宙。”她瞇著眼,陶醉在音樂里。

那是張Enigma樂團的CD。原來她喜歡這種帶民族風與神秘色彩的New Age電子音樂啊,你想。於是,以後你每次再聽到了風格類似的音樂都不忘向她介紹。可是,從Deep Forest到薩頂頂,沒有一張令她側目。

後來,你終於明白,那只是因為在網絡尚未普及的年代,在資訊並不發達的四川,學姐從平時只售賣毛寧與韓紅這些流行歌手唱片的地攤,無意中發現了這張與眾不同的CD,才有了尋獲至寶的喜悅,也令她和其他同學的音樂品味從此有了區別,因此,Enigma在她心中地位無可取代。

同理,你和你深愛過的人無意間闖入陋巷,發現某家雲吞面檔保留了難得的古早味。於是你眉飛色舞向朋友描述那裡的雲吞多麼皮薄肉鮮,面條又如何Q軟滑溜。可是,不管你多麼興致勃勃到處向人介紹,別人嘗過之後,也只會略帶困窘地說,是還不錯啦。沒說出來的那句是:但也沒好吃到你說的那個程度啊。

你開始明白,那碗雲吞面在你的舌尖如此美味,只是因為已經加入了戀愛做為調味品。令你念茲在茲的,除了味道,還有和深愛過的他無意間發現好食物的快樂。

越是把見過的美女聽過的音樂吃過的美食形容得天花亂墜,越容易換來“不過如此而已”的反應。別人介紹的,因為已經先把期望值定得太高,很容易失望。自己無意中發掘的,首先已有驚喜分,再加上感情分,還有“這是我慧眼識英雄獨家發現”的自豪分,馬上變成空前絕後的美酒美食最好聽音樂最美旅遊景點。

下次要取悅朋友或伴侶,不必預先告訴他東西有多好吃,風景有多漂亮──直接帶他去。不過,被你當做發現新大陸般說出來的大發現,對情場聖手和交際高手來說,應該只是個早就該知道的淺顯道理。

星洲日報/副刊‧文:黃翰銘‧2011.05.11

Wednesday, May 25, 2011

小马


Gosh,这是张很糟糕的照片。我是说我的发型。每次重看那时拍的照片都像梦魇。不过,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要说的是小马。

我和小马其实并没有熟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们颇有一些相似之处。个性,还有一些无可违抗的命运之类的东西。

这张照片摄于城中某个event。赴会之前,他在fb上跟我说,去这些event,很闷。我说,左眼不是和你一起去吗,怎么会闷。他说,左眼很厉害交际应酬,满场飞,我不善交际,只好一个人静静躲在角落发呆。我说太好了,我也不善交际,我一定要粘住你,不然很无聊。

以前在杂志社工作,常要出席event,但生性内向的我,其实总是不习惯。都是一堆半熟不熟的人,大家好像很亲热,但是寒暄两句之后,却又无话可说。那种冷场总是令我很尴尬。最要命是,大家还要装得很熟,好证明自己吃得开。

跟小马相处,不必装熟,很舒服。但又觉得,其实对方挺了解自己的。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有相似的家庭背景和命运。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是不会明了的。就像没受过情伤的人,总是可以很轻描淡写的给别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之类的advice。而有过相同经历的,反而就不需要说什么了,抽一口烟,喝一口酒,人生的无奈与无常,尽在沉默中。

我要谢谢小马向我坦诚他出席event时的局促。如此,我才知道我不是唯一的另类。

当然我要谢谢小马的,还有很多。我常常羡慕美国的作者,在写作的路上有编辑做伴侣。美国作者写一本书,会有编辑督促关心:进度慢了,加快一点!这样写更符合市场需求,修一修。这样写太拖沓了,精简一点。新闻记者写一篇稿件前,也会有编辑事前沟通好,要写些什么,怎么写,一切有商有量,编辑和作者的关系亲密得不得了。

而在马来西亚,作者就只能各自修行。老实说,自己看自己写的东西,永远有盲点,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常常希望有个编辑,可以给我意见,尤其面对写作上的困扰时,我希望能有人告诉我哪种写法适合,哪个版本更好。

我第一次感受到“美国作者”的荣宠,就来自小马。身为一名编辑,小马无疑常让作者感受到他的关心。太久没写东西,他也会来关心一下,盛意拳拳地邀稿。文章发了过去,他通常会在百忙中加两句赞语,虽然不知道是真心还是鼓励话,但总算是关心。我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过不要停下来,要继续写之类的话。虽然我只是哦哦了两声(因为不知如何应对),但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编辑可不好当呢。编辑何止是管好自己负责的版面那么简单,作者会否坚持下去,有时就因为有个好编辑啊。简直任重道远。

嗯,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真正想说的只有一句话:小马,你真是个他妈的好编辑啊。

Saturday, May 21, 2011

We will ROCK you

Kurt Cobain、David Bowie、Sex Pistols、T Rex、the Beatles,除了是音乐史上的重要名字,在时尚界里也同样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烙印。特约黄翰铭为你细数这些曾经各领风骚的摇滚巨星,并阐述各流派的摇滚,如何在时尚界里开出冶艳之花。


音乐与时装,本来就是双生花,互相影响,互相交媾,衍生出一道道瑰丽的风景。时尚产业从过去与现在的流行偶像身上,汲取创作灵感,大量复制流行偶像们的风格。借着音乐无远弗届的影响力,时尚产业成功制造了一波又一波的潮流,大大提升了业绩。而乐队与歌手们,也借着时尚设计师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舞台上大放异彩,颠倒众生。

80 年代流行乐坛的时尚教主当属麦当娜。她曾经掀起的时尚潮流不计其数,譬如leg warmer、剪掉上半截的手套、长至小腿肚的裤袜、发带、蕾丝纱裙、一大串塑料手镯等等,都曾是全球少女竞相模仿的装扮。来到90年代,又有风靡全球的 Spice Girls带领潮流。除了豹纹服装,他们也令印上米字旗与星条旗的衣服大受欢迎。

嘻哈音乐的影响力也是非常惊人的。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青少年总要穿上松到要掉下来的垮裤和超大码的T恤才算街头潮人。大串大串的bling bling首饰,也是潮人必备。

不过,为了把讨论范围缩小,我们暂且集中火力,探讨摇滚乐在时尚界激起的火花。庞克、华丽摇滚、重金属、歌德摇滚、迷幻摇滚等等,听起来体系庞大而且复杂,其实各种摇滚之间一脉相承,在音乐上属于近亲关系,在服装上,虽然也颇有重叠与相似的部分,却又各自各美丽。

庞克与西木太后

 Sex Pistols的庞克风搭配,在今天来看依然充满时尚感。

音乐与时尚之间关系最密切,影响最直接的例子,也许要数西木太后Vivienne Westwood。时尚迷都知道Vivienne Westwood是庞克风的鼻祖,其实,Vivienne Westwood的前夫Malcom McLaren,就是庞克乐队Sex Pistols的经理人。而身为庞克乐推手的McLaren,也开了一家时装店,售卖庞克风服饰。Vivienne Westwood早期设计的庞克风服装,就是应丈夫所开的时装店的需求而生产的。

庞克风服饰常见的元素有皮夹克与皮裤(或由PVC等塑料制成的仿皮服饰)、安全扣、金属链、缚绳(Bondage)、宠物颈圈、充满反叛精神的标语(如印上粗俗字眼的T恤),还有像扫把一样的庞克头。当然,Westwood的设计,远比这些庞克符号的运用来得有看头。西装背心、格子外套等等,也常出现在她的庞克造型里。Sex Pistols的穿着,因为有了Westwood的加持而反叛得来又有时尚感。

后来Vivienne Westwood的庞克风时装,成为整个庞克音乐圈的风向球,进而汇入主流时尚,影响更多的人,包括非庞克乐迷。今天,就算不接受庞克乐,时尚潮人还是常把庞克元素穿在身上。Sex Pistols的preppy加庞克元素造型,在今天看来,还是非常有潮味的。


















本季时尚展现的庞克风
Balmain,Haider Ackermann,Alexander Mcqueen,Vivienne Westwood


从Evanescence的服装可以看出,歌德摇滚有多迷恋欧洲古装。


受庞克音乐影响至深的歌德摇滚(Gothic Rock),特质就更为鲜明。歌德摇滚近年最为人熟悉的乐团有Evanescence。顾名思义,歌德音乐阴暗沉抑,神秘意味弥漫,电音里夹杂中世纪盛行的乐器,歌词经常围绕在死亡、占有、魔鬼、沉沦、难以自拔的欲念这些主题上。歌德摇滚对歌德暗黑美学有着无以名状的偏执,除了偏爱古堡、吸血鬼、骷髅、巫术、歌德式教堂这些符号,他们更在服装上玩得很尽兴,许多歌德摇滚乐团的造型,几乎就像万圣节装扮。

黑色是歌德摇滚艺人最主要的特征,许多欧美艺人连头发都染成黑色。蕾丝、丝绒、马甲、手套、复古银首饰、欧洲中世纪以及维多利亚等不同时代的古装,都是哥德式服装的主要特色。Jean Paul Gaultier、Yohji Yamamoto、Ann Deemeuleemeester、Rick Owens、John Galliano、去年过世的Alexander McQueen,以及近年声名大噪的Rodarte和Gareth Pugh等等设计师的风格,都有浓厚的哥德式影子。




本季时尚展现的歌德摇滚风
collette dinnigan,jean paul gaultier fishnet gothic,alexander mcqueen,louis vuitton,vivienne westwood 3


嬉皮文化风起云涌


在嬉皮文化中,我们也可看到音乐和时尚的紧密结合。嬉皮文化盛行于上世纪60年代与70年代,而深受当时嬉皮士追捧的音乐则包括了psychedelic rock与folk rock等等。Grateful Dead、Jefferson Airplane、The Who、Janis Joplin,以及告别乖乖仔年代,推出“Sgt. Pepper Lonely Heart Club Band”专辑的披头四(当然还有单飞后的约翰列侬)等等数之不尽的歌手与乐队,都是其中佼佼者。

这些鼓吹和平与爱的音乐人,对当时的青少年产生强烈冲击,一时间,整个社会风起云涌,在歌手们的带动下,嬉皮风的衣着也流行起来,成为当时的时尚主流。

由于嬉皮士对东方世界如中国、日本、印度充满美好想象,因此他们的衣着也有浓厚民族风。民族风小饰物、扎染布料、针织衣物、喇叭裤等等,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嬉皮穿着。嬉皮士又被称为“Flower Generation”;花朵是嬉皮士的标志,代表着和平与爱,因此印花布料也是不可或缺的嬉皮元素。如果再加上一头过肩长发(无论男女),以及在头上戴一朵花或一圈发带,那嬉皮味道就更是十足了。

嬉皮装扮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到今天,嬉皮风的影响依然经常出现在平民的日常装扮以及时尚秀上。扎染布料在本季Vivienne Westwood的时装秀上有画龙点睛的效果。D&G的碎花长裙和花朵饰物,很波西米亚。Alice + Olivia的时装秀上,也出现了可爱到不行的喇叭裤和长及脚踝的飘逸碎花长裙。而Anna Sui本季时尚秀,更是充满波西米亚的味道,民族风针织外套,碎花长裙,印第安风羽毛饰物,喇叭裤,精彩重现了当年嬉皮士的浪漫与哀愁。






本季时尚秀展现的嬉皮风Anna Sui,D & G,Derek Lam,Issey Miyake



华丽摇滚的时尚性别革命


华丽摇滚的代表人物之一Jobriath。他的服装不输今天的Lady Gaga。

华丽摇滚祖师爷David Bowie。









本季时尚展现的华丽摇滚风
Alexander Mcqueen,Marc Jacobs,Barbara Bui,Gareth Pugh,House of Holland,Jean Paul Gaultier,Zack Posen,Viktor & Rolf





不过,最被时尚圈人推崇,已经升上神枱的,还当属华丽摇滚(Glam Rock)里的闪亮巨星。华丽摇滚的乐队与歌手如英国的T Rex、David Bowie,美国的New York Dolls、Jobriath,踩着高跟鞋,涂上厚厚的粉底和眼影,穿着金光闪闪的奇装异服,在舞台上高歌嘶喊,魅惑众生。

华丽摇滚的表演方式一般充满戏剧性,音乐氛围如外太空般虚幻飘渺,捉摸不定,有时一首歌曲可以变好几次节拍。事实上,Glam Rock的祖师爷爷David Bowie,就为自己塑造了一个舞台身份——Ziggy Stardust。这个身份的他,是个来自外太空来的中性生物。

在Lady Gaga还没有出生的年代,这些华丽摇滚巨星们,是前卫时装最忠实的拥护者,最大胆的实验者。即便是以今天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服装还是非常惊世骇俗的,惊悚程度一点也不输Lady Gaga。这些化浓妆穿高跟鞋的男性,当中大部分其实是异性恋者,穿上女装并非因为有变性趋向,纯粹是为了舞台效果。譬如New York Dolls,虽然穿上钉满水钻,紧到像一层皮肤的妖艳皮裤,但表演方式依然非常阳刚。

近代服装的演化,其实是个性别革命的过程,Chanel带领女人开始穿上裤子,而Marc Jacobs、Jean Paul Gaultier等等设计师,则致力推动男人穿裙、化妆。这些时尚大师们诚然主导着时尚的演进,可是,华丽摇滚前辈们对时尚的影响,也不可忽视。他们以音乐及独特的个人魅力,创造了整个次文化,并影响着同代与未来的时尚设计师,可说是这一波革命的先锋。

至今,Jean Paul Gaultier、Gareth Pugh、Alexander McQueen等设计师的时尚秀,仍然像是华丽摇滚巨星的舞台。


Nirvana的Gruge风格,对90年代初的青年影响至深。

如果说,华丽摇滚对时尚的影响,仍然局限于高不可及的高端时尚,那么,Grunge摇滚,则是彻底的平民化。


早逝的Nirvana,在其短暂却深刻的生命里,以颓废的Grunge音乐,影响了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全球青年的思潮。而Nirvana主唱歌手 Kurt Cobain的邋遢长发,T恤外搭格子衬衫,下身一条破旧修身牛仔裤,已经成了经典造型,引起万千摇滚乐迷效仿。这种着装风格也被时尚界称为 Grunge。做为一种音乐类型,Grunge其实寿命不长,随着Kurt Cobain的自杀身亡,很快就风流云散。可是,做为一种时装风格,Grunge延续了很久,直到今天,仍然是颓废青年的“制服”。

本季潮流最大指标Psychedelic Rock
如果说前几季的时尚秀充斥着80年代的影子,是对麦当娜、Michael Jackson、Cyndi Lauper等等八十年代流行歌手的集体缅怀,那么,本季时尚秀则明显从六七十年代的迷幻摇滚(Psychedelic Rock)撷取灵感。电光蓝、柠檬黄、苹果绿、辣椒红、土耳其石绿,各种最亮眼的颜色都攻占2011年春夏季的时尚秀 。这些鲜艳到极致的颜色配搭,可称为psychedelic color。

迷幻摇滚是近代许多摇滚流派的老祖宗。无论是上文所述的华丽摇滚、歌德摇滚,或是另类摇滚、英伦摇滚,都或多或少都是受迷幻摇滚影响,变种而来。和 psychedelic rock一样,psychedelic color也是一种因为大麻、LSD等等迷幻药物而产生的艺术。在嬉皮文化盛行的60与70年代,艺术家们尝试通过音乐与绘画,去临摹使用毒品后脑中产生的种种幻象。

在音乐上,psychedelic rock开始向印度、非洲等等音乐取经,融汇于电子吉他、电子键盘等等摇滚乐器,发展出一种迥异于乡谣摇滚、蓝调摇滚、爵士摇滚等等早期摇滚的曲风,并启迪了后来的华丽摇滚、歌德摇滚、progressive rock、psychedelic trance等等音乐类型。

而在美术上,psychedelic art的风格,则主要表现在明亮鲜艳的色彩,扭曲变形的图像与字体上。这是从迷幻药物使用者眼中所看出去的世界——一个被切割碎裂,如万花筒般扭曲,变形,缤纷绚烂,充满欢乐的的世界。

本季时装秀上,各品牌的颜色运用,就教人联想到psychedelic art的风格。Haider Ackermann、Aquilano Rimondi、Damir Doma等等牌子都不吝使用姹紫嫣红。Prabal Gurung、Rachel Roy、Christian Dior等等品牌更大胆碰撞各种浓烈的颜色,强烈的对比令本季时装秀生色不少。连向来以极简剪裁闻名的品牌Jil Sander,也在本季大肆玩弄各种颜色,令人不禁担心该品牌以上班族为主的顾客群,会否被吓跑。不过,Jil Sander以黑色综合各种鲜艳颜色的方式,还是教人赞赏不已的。


 迷幻摇滚的代表之一,The Doors。

Psychedelic art和psychedelic rock一样,致力于临摹使用迷幻药之后所感知的世界。迷幻摇滚的海报与唱片封套,大致是这个风格的。





本季时尚秀上,psychedelic color当道,也许正是受psychedelic rock的影响。
Alexandre Herchcovitch,Christopher Kane,Christian Dior,Prabal Gurung,Rachel Roy ,Moschino,Maxmara


已经刊登于11年5月份《女友》杂志

Wednesday, May 11, 2011

杜绝校园霸凌刻不容缓


如果你看过网络短片里,数名得意洋洋的少女,如何粗暴地拍打推撞一名恐惧无助的女同学,如何把受害者一头长发剪得七零八落,相信你也会义愤填膺。如果你也见识过施害少女如何在部落格里辱骂嘲弄、威胁恐吓别人,相信你也会认同,她们的行径,不能只用叛逆两个字解释。

叛逆,是青春期的特有现象。成长中的少年,容易感到被误解,对家庭对社会有所不满,加上荷尔蒙飙升,却必须在社会的规范下压抑高涨的性冲动,因此容易抽烟喝酒、飙车殴斗。

而校园霸凌事件,显然不是因为少年叛逆所造成的。霸凌事件的受害者往往是弱势者,他们也许智力不高,也许肢体残障,也许是聋子或哑巴,也许是举止阴柔的男生,也许纯粹是性格懦弱孤僻;而施害者,却往往纠众生事,欺善怕恶,专挑软柿子吃。他们凌辱别人,不是为了反抗家庭或社会,不是为了宣泄愤怒和不满,完全只是为了满足个人暴虐的欲望。他们已经失去了恻隐之心,并且以看到别人受苦为乐。

要把豺狼变为羔羊,谈何容易。这样的心态,已经不是记一次大过,停课数天,就可以纠正过来的。而此次发生在增江区的霸凌事件,校方对施害者的惩戒,只是区区停课14天,外加几堂心理辅导。这所学校,之前对被害同学几次投诉都充耳不闻,我们能冀望这所学校所提供的辅导课,有效到什么程度?

殴打勒颈剪人头发,这些都是严重的刑事案件,为何不将施害人送交警方办理?为何教育部与校方,总是摆出一副慈悲面孔,纵容姑息?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表示,要给施害学生第二次机会,让他们走回正途,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可是,教育部可有端出什么政策,杜绝校园暴力?

许多教育家把少年霸凌归咎于电视或传媒,而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法”也往往空泛得可笑,诸如要父母师长多加关爱,让孩子在充满爱的环境长大,不让孩子看暴力电影等等。这的确是“治本”的方法,问题是,如果这些“建议”那么容易做到,霸凌事件就不会不断发生。在到处充满爱的乌托邦建立起来之前,有谁可以保护弱势受害者?

追根究底,霸凌事件层出不穷,最大原因就是校方与执法单位的姑息!有多少次霸凌事件曝光后,不是经过一番“调查”,就以“宽大的精神”和平落幕?

以我所见,要杜绝校园暴力,首先要采取严刑峻法。停课甚至勒令退学,对问题学生而言,都不算太严重的后果,这些少年,本来就无心上学。停课对他们而言,等同放了一个长假,庆祝还来不及。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犯的错负责,不管年龄性别。如果施害人已经对别人身体造成伤害,就必须负上刑事责任。对于严重的罪行,送到感化院,除了能让施害人在专人的教导与感化下改过自新,也防止受害人继续受到威胁。

惩一儆百,永远是最有效的方法,无论这方法是治标还是治本。施害人也许不爱别人,但不会不爱自己。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恶行,会带来严重后果,那么在行动之前,他们会三思。

另外,完善的监察系统和问责制度,也必须建立起来。我念中学时,曾受有私会党背景的同学欺负,向老师和舍监报告,问题却得不到正视,只换来师长冷冷一句:“你们的问题,要自己去解决。”

这个问题,直到我换到前段班,并且搬出宿舍,远离恶霸同学后,才获得“解决”。我不清楚,师长对校园暴力事件视而不见,是因为担心遭恶霸同学报复,还是怕麻烦。但老师的冷漠让我对向学校求助这条路死了心。

这也是许多霸凌受害者面对的困境。不管是同学还是老师,没人愿意沾惹恶人,没人伸出援手,于是,只好继续默默忍受。暴力的产生,除了因为施暴者的残暴本性,受害者的弱势或怯懦,也因为第三者的麻木不仁。

为了杜绝校园成为霸凌的温床,教育部的当务之急,是颁布校园暴力指南,指导师长接到投诉时,应该如何处理,当暴力程度到达何种级别时,应该向警方投报。指南里除了涵盖对施暴学生的适当惩处与辅导,也应该采取措施确保师长与受害学生不会继续受到侵扰。

身为师长,除了教课解惑,也有保护学生的指责。如果知情不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求息事宁人,是否失责?日后追究起来,失责的校长老师们,是否应当负上一定责任?这点,要交给立法者去研究了。

曝光的霸凌事件,绝对只是冰山一角。再不制止,暴力迟早成为校园常态,就如攫夺与暴力已经成为常态的马来西亚社会。


已刊登于5月11日《星洲日报》言路版

Tuesday, May 10, 2011

比生命还大


前几天帮一本杂志把中文稿件翻译成英文,翻到其中一段,不禁摇头叹息。

那是一篇台湾编辑到欧洲参观某知名品牌工厂后的感想。在为文章做结尾时,她说,该工厂正是全球女人梦想的起始;女人因实现梦想而喜悦,而这份梦想,则因为该工厂精湛的工艺而得以实现。

什么时候,拥有一只品牌包包,成为全球女人的梦想了?

为什么男人的梦想是当总统,当太空人,成为亿万富翁,成为扶贫救困的战地医生,而女人的梦想,却是拥有一只名牌包包?好吧,也许该篇文章所谓的梦想,指的是渴望拥有的物质,那么,男人的梦想也会是一栋洋房,一辆保时捷跑车,一辆喷射机。如果一名男人说,他的梦想是一只数千元的包包,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吧?——当然不是笑他玩物丧志,而是笑他胸无大志。

这是什么年代了?女人的收入和事业上的成就,已经和男人并驾齐驱,拥有一只数千元的名牌包包,需要成为一个女人的梦想吗?尤其在台湾如此富裕的社会。

而更令人可叹的是,该文章的作者,还是女人。

当然,这大概只是该时尚编辑的渲染手法,用以凸显该品牌是如何尊贵,如何深得女人欢心。用了许多溢美之词,仍唯恐不足,于是,一只包包,升华为“全球女人的梦想”。

我可以理解,编辑受品牌邀请赴欧洲参观品牌总部,有了一次免费旅游,也许最后还获赠品牌包包一只。再加上该品牌又是杂志的重要广告商,编辑感恩图报之余,往往不吝笔墨,把品牌包装得犹如天上神品,凡间难得。这是媒体界惯常的操作手法,不算过分。

不过,“奢华”,“品质优良”,已经难以满足,编辑们下手只好越来越重,时尚,终于变成了一种larger than life的东西。一个名牌包包,已经不只是好看又耐用的时尚配件那么简单,其背后的意义,已经复杂且庞大到代表一个人的时尚品味,一个人的思想深度,一个人存在的价值(甚至超越了一个人的价值),乃至代表了整体社会的成熟度,整个国家的文明。不是吗,许多时尚与旅游资讯里,一个盛产名牌,拥抱名牌,买得起名牌的城市,往往也在作者雀跃崇拜的字句中,被捧为公民素质高,文明与文化傲视天下,令人深深陶醉的乌托邦?

想来真令人感慨。

已刊登于11年5月Citta Bella杂志《奉时尚之铭》专栏

Wednesday, May 4, 2011

Top Wedding Dress Designers

今年似乎大利婚嫁,结婚的朋友很多,特此翻出了几年前为某杂志写的婚纱稿子。一场完美婚礼,不能欠缺一袭梦幻婚纱。如果你计划结婚,金钱对你来说又不是问题,不妨参考翰铭为你介绍的几位世界级顶尖婚纱设计师。


Badgley Mischka
还记得《欲望城市》里,Charlotte York为了第二次出嫁该穿什么婚纱而抓狂的情节吗?最后,Charlotte选择的婚纱,就是Badgley Mischka。

时尚界里有Dolce & Gabbana叱咤风云,可是,说到婚纱设计二人组,独领风骚的要数Badgley Mischka。Mark Badgley出生于1960年,James Mischka出生于1961年,两个美国青年相遇于80年代,同于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求学。毕业后,Badgley曾在Donna Karan和Jackie Rodgers旗下工作,而Mischka则为Willi Smith效劳。1988年,两人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刚开始的几年,Badgley Mischka并不顺遂,直到1992年,德国品牌Escada买下Badgley Mischka,并注入了大笔资金,两人始能大展拳脚。Badgley Mischka很快成为知名品牌,从Madonna到Calista Flockhart,都成了他们的顾客,就连布什的双胞胎女儿在总统就职典礼上穿的,也是Badgley Mischka。

Badgley Mischka从1993年开始推出婚纱系列。婚纱很快成了这个品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Badgley Mischka的婚纱偏爱选用较轻盈的面料和减少硬邦邦的剪裁结构,既带回了1940年代好莱坞古典奢华的风格,却又不失现代女性的俏丽与活力。

参考网站:www.badgleymischka.com
Where to buy:
美国:Badgley Mischka Boutique(8667 Sunset Boulevard, West Hollywood, California)
韩国:My Daughter’s Wedding (Rodeo B/D 2F, 630-21 Sinsa-dong, Gangam-gu, Soel)


Karl Lagerfeld
Karl Lagerfeld是个不须多做介绍的时尚界风云人物。出生于1933年的Lagerfeld(虽然他自称出生于1938年)自上个世纪两度入主Chloe开始,就一直风光到现在。20多年来,Lagerfeld一直是Chanel的灵魂人物;可以说,没有Lagerfeld,Chanel不会是今天的Chanel。除此之外,Lagerfeld和Fendi的合作也持续多年至今,并且拥有自己的品牌Karl Lagerfeld。

Karl Lagerfeld的设计一直被视为永不过时的经典,尤其他的高级订制服,更是高贵典雅,充满巧思(若非如此,他又怎会被Chanel一聘就是20几年?)。因此,他的婚纱设计也自然成了待嫁女儿的终极梦想。

Tom Cruise迎娶Katie Holmes的时候,全世界传媒都预测新娘子的婚纱将是Vera Wang或Chanel。这其实不是什么内幕消息,而是最自然不过的推测,因为最抢手的婚纱就是这两个牌子—虽然最后Holmes选择了Armani。

他的婚纱除了可以在Chanel找到,西班牙品牌Rosa Clara也于2007年推出了新系列Karl Lagerfeld Bridal Collection。对于渴望穿上Karl Lagerfeld设计的婚纱出嫁的女性来说,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参考网站:
www.rosaclara.es
www.chanel.com

Where to buy:
法国:Chanel Boutique(31, rue Cambon, Paris)
马来西亚:Chanel Boutique(G37, Ground Floor, Suria KLCC)
西班牙:Rosa Clara(Velazquez, 55 T 915 754 170, Madrid)


Vera Wang
当前名气最盛、询问度最高的婚纱设计师,非Vera Wang莫属。Vera Wang的中文名字叫王薇薇。名字虽然秀气,她却绝对不是认命的东方女人。Wang出生于1949年,从小就是颗优秀种子,毕业于Sarah Lawrence College,拿的是艺术史的学位。她还是个国家级的溜冰选手。后来,因为落选美国奥林比克国家队,她毅然转换跑道,当上时尚编辑。她在Vogue当了16年的资深时尚编辑,最终于1985年离开了Vogue。谣传说,那是因为她无法当上主编之故。

Vera Wang似乎真的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她只能是第一,绝不,绝不屈居第二。离开杂志界后,她在Ralph Lauren当了两年设计总监。1990年,她在纽约Carlyle Hotel开了设计工作室,推出了高贵却含蓄,华丽却低调的婚纱,迅速吸引了大批准新娘子。从此,Vera Wang的婚纱名头越来越响亮,Mariah Carey、Jennifer Lopez、Jessica Simpson、Avril Lavigne、Victoria Beckham等等最大牌的巨星,都穿上她设计的婚纱。

2005年,Vera Wang更赢得CFDA最佳女装设计师奖。Vera Wang香水、眼镜、鞋子及家居系列也纷纷推出。提起婚纱,许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Vera Wang。这回,Vera Wang果然成了第一。

参考网站:http://www.verawang.com/

Where to Buy:
新加坡:The Link Wedding(Lower Lobby, Shangri-La Hotel, Orange Grove Road)
美国:Vera Wang Flagship Store(991 Madison Avenue, New York)
日本:Isetan – Shinjuku(3-14-1 Shinjuku, Tokyo)

Amsale Aberra
Amsale由Amsale Aberra一手创立,虽然亦有推出晚装,但Amsale(发音为am- SAL- a)已经几乎和婚纱划上等号。

1973年,Amsale Aberra离开家乡衣索比亚,到美国求学。她在Boston State College主修政治,却在毕业后才发现自己深爱时尚,所以又跑到New York 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进修时装设计。1982年,Amsale毕业后,曾当过几年设计助理。1985年,这位非裔美人准备嫁给电影监制Neil Brown,却找不到一件适合自己的婚纱,一气之下,决定自己动手设计婚纱。

Amsale发现许多纽约准新娘子,和她一样为了找不到满意的嫁衣而头痛。隔年,Amsale就开始了为上流社会订制婚纱的生意。尽管有钱人对品质有严苛的要求,Amsale婚纱还是以上佳的面料与精致的珠饰细工赢得他们的赞赏。Amsale也力求在传统的风格中,注入现代女人的品味与视角。今天,Amsale已经成了美国首屈一指的高级婚纱设计师。Kim Basinger、Salma Hayek、Julianna Marguiles以及Vanessa Williams等女星,都曾穿上她的晚礼服出席奥斯卡及其他隆重的场合。

参考网站:http://www.amsale.com

Where to Buy:
美国:Amsale Flagship Salon(625 Madison Ave, New York)
加拿大:Joy Cherry(3323 Yonge St, Toronto)

Tuesday, May 3, 2011

惊声尖叫中寻找回忆


 有些电影时隔多年推出续集,而你明知故事已经走到死胡同,仍然会去捧场,不是因为你期待续集会有多好看——十部续集里有九部都是骗钱的玩意,这点你比谁都清楚——而是因为这部电影勾起了你生命中某段记忆,于是你渴望走进电影院,缅怀那段老好日子。

暌违十年,《Scream 4》重出江湖,显然就是锁定这样的市场。这种电影还未开拍,就已经有了一票铁杵影迷。有什么办法呢?看了电影后,扮神秘凶手吓女同学,同学还像死尸般在夜深无人的宿舍里被你拖了的三公尺,那样的日子,是再也回不来了。于是,你只能到电影院缅怀。

《Scream》是90年代血腥神秘杀手片的滥觞。因为这部电影叫好叫座,好莱坞才紧急赶拍《I Know What You Did Last Summer》、《Urban Legend》等等同类型电影。一时间,银幕上鲜血四射,年轻漂亮的二线女演员穿着性感热裤跑来跑去尖声惊叫,观众也一次又一次领教充满创意的死法。

不过,《Scream》在电影迷心目中依然有着特殊地位,除了因为它是促成这类型电影在90年代中兴的功臣,也因为电影充满机智对白,既像向恐怖电影致敬,也像揶揄恐怖电影毫无新意的滥桥段。

来到第四集,主角仍然是Neve Campbell。David Arquetta和Courteney Cox(《Friends》!同样教人缅怀的电视影集。只是,天啊,她botox也打太多了吧?)的角色仍然吃重,可是,这毕竟是走学生市场的电影,为了吸引新一代的学生观众,电影里加入了不少青春得嚣张的演员。

这一回,主角Sidney以一个血腥屠杀案幸存者的身份,写了一本畅销书,并回到故乡办签名会。随着她的归来,神秘杀手再现,Woodsboro中学掀起腥风血雨。

可喜的是,《Scream 4》没有想象中难看。一般血腥杀手电影最为人诟病的是,杀手杀了一堆人,整个市镇仍像没事发生一般,警察不见踪影,或是永远太迟来到,杀手甚至没有动机,纯粹是心理变态。而《Scream》系列电影之所以广获好评,就在于拍了这么多集,每个杀手,都有充足的杀人动机。

来到《Scream 4》,剧情更为写实合理,凶案一发生,警方即四处奔波捉拿凶手。而当杀手最后露出真面目,说出他杀人的动机时,观众依然获得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交代。

《Scream》的创作人是Kevin Williamson(此君左手写惊悚电影,右手却写出了同样风靡美国少年的纯情电视影集《Dawnson Creek》,是个奇才),不过第三集的剧本却由其他编剧顶上,而第三集,也是此系列电影中评价最差的。随着Kevin Williamson在第四集归队,聪明机智的对白也重新回到《Scream》,譬如,“I hate that torture porn shit”(把恐怖电影形容为“受虐色情电影”,因为这类电影总是有穿着性感的女星被狂虐致死)。主角在剧终时对坏人说,恐怖电影的新法则就是,“Don’t fxxk with the original”(不要试图干掉原作女主角),更是大快人心。这一代的中学生也许才是这部电影的目标观众,但是,我们这一代看《Scream》第一集时还是中学生的观众,才是打不倒的主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