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 2011

127小时的终极试炼

文:黄翰铭

要测试自己有没有能力成为一名好导演?很简单。

假设你手上有一个壮士断腕的故事:一名登山者的手臂被卡在岩缝里,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被困127个小时,水尽粮绝的关头,自行截肢求生,终于获救。超过四分之三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幽闭的峡谷岩缝里,只有一个角色,动弹不得,无人对话。请问,如果你是导演,你会如何把这个故事拍成一部电影?

在还没看《127 Hours》之前,我就想过一遍以上问题——这样的故事,应该会充斥大量内心独白,再怎么拍,都会沉闷得令人昏昏欲睡吧?看完电影后,我心服口服,明白为何有些人会成为伟大的导演,有些人不。

一名出色的导演如Danny Boyle,就能把一个情节、动作、对白都匮乏的故事,拍成一部趣味盎然的电影,既叙述了主角在绝境中的种种省思,也不忘兼顾电影的娱乐性。

全片使用MTV式的摄影风格和剪接风格(这里指的是MTV电视台的节目,而非音乐录像带MV),既增加了画面的动感,也非常符合主角的特质——热爱嘻哈文化与极限游戏(extreme sports),正好是MTV电视台的特色。影片里经常出现的的并列式画面,也是MTV的惯用手法,除了令画面更目不暇给,也产生了蒙太奇效果,观众可自行诠释出另一层意义。

场景的空间虽然狭小而单调,但摄影师总能找到不同的角度去拍摄,因此画面并不乏味。主角的物品掉落地上,马上来个特大的特写镜头,再加上一只适时闯入的蚂蚁,趣味性大大提高。就是诸如此类种种巧思,令《127小时》活泼生动起来。

相比之下,某些“艺术电影”和学生电影,永远一个场景用几个固定长镜头就解决一切,美其名曰让观众自行欣赏画面里的每个细节,也有的导演更会辨称是受到小津安二郎的影响。难怪曾有影展的评委批评,某些艺术电影的导演把摄影师当植物人。

能够如王家卫般坚持自己的风格固然是好事,能视故事的需要而创作出不同的风格,更是难能可贵。Danny Boyle的上部电影,就是家喻户晓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两部电影的风格如此迥异,很明显,《127小时》是Boyle对自己的挑战和试炼。

倒是Boyle的成名作《Trainspotting》,和《127小时》颇有相同趣味。《Trainspotting》的主角们吸了毒品后,产生种种幻觉,而《127小时》里,缺水的主角也在时梦时醒的状态中,产生种种幻觉。但两部影片的幻觉的呈现方式,一个瑰丽奇特,一个壮奇孤独,各有各精彩。

感谢Boyle,我们这些缺乏耐性的观众,才会看完一大段原本可能单调乏味的脱险过程,从而和主角经历了一场心灵之旅,领悟生命的可贵,并见证人类坚韧的求生意志。

已刊登于27/2/11《星洲日报》

1 comment:

  1. +$3,624 PROFIT last week...

    Receive 5 Star verified winning bets on NFL, NBA, MLB & NHL + Anti-Vegas Smart Money Signal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