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5, 2011

古往今来第一模 Kate Moss


Twiggy是时尚史上第一个出现的超模,可惜昙花一现,进军娱乐圈后,后劲不继。而1988年在纽约机场被模特儿经纪发掘的Kate Moss,却一直红到今天,红足23年。

在盛产超模的90年代,Kate Moss和Cindy Crawford、Claudia Schiffer、Christy Turlington、Naomi Campbell、Linda Evangelista并称“The Big Six”。而今,除了Kate Moss,在同一个时期炙手可热的超模们,几乎全已淡出。

90年代末,丰满健康的Gisele Bundchen出现后,大家纷纷封她为“Kate Moss终结者”,断言Kate Moss所代表的病美人时代即将结束。可是,Kate Moss地位不但稳如泰山,而且Gisele所代表的辣妹热潮逐渐冷却后,Kate Moss还是继续风骚时尚界。

入行那年,Kate Moss才14岁,看起来,她还有能耐继续红下去。在喜新厌旧到极点的时尚界,Kate Moss不能不说是一则神话。

不过,Kate Moss和其他超模最大的区别,不在于她红了多久,而在于她惊人的影响力。在崇尚玲珑曲线、妩媚面容的80与90年代,Kate Moss以单薄瘦弱,仿似发育未完全的身子,淡漠而冷酷的神情,令时尚界为之倾倒。在90年代初,“The Big Six”里头全是丰满并且艳光四射的大美人,只有一个Kate Moss与众不同,就说明了Kate Moss当时是如何鹤立鸡群。今天T台几乎被羸弱纤瘦的模特儿占据,可是,如果没有Kate Moss,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这股由Kate Moss掀起的潮流,被媒体称为Waif,大概是揶揄这类模特儿瘦得像乞丐的意思。媒体、政治家、家长批判Waif风潮,担心女孩们为了瘦得像Kate Moss而患上厌食症。Kate Moss吸毒的新闻爆出来后,卫道之士更是群起鞭笞,把Kate Moss的独门风格形容为heroin chic。奇怪的是,越是骂,Kate Moss越是红,身价地位不受丑闻影响。

这个女人,有点石成金的能力。她穿过的,她看上的,都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潮流。她钟爱的波西米亚风,就备受时尚界推崇,并引来无数女性效仿。此外,紧身牛仔裤、剪断牛仔短裤、圆头平底鞋、雪地靴等等风靡一时,她居功至伟。Alexander McQueen的骷髅头丝巾、Louise Vuitton的豹纹开司米围巾、Balenciaga的手袋,也都靠她推波助澜。

说Kate Moss是古往今来第一模特,大概并不为过。

已刊登于《ICON》杂志2011年4月份 (节选)

Friday, March 18, 2011

奉时尚之铭:时尚校规

小时候,你一定也痛恨过一些校规吧。譬如,不能留长发,裙子长度必须刚好到膝盖,衣服要塞进裤子等等。真是扼杀了青春的创意。

曾几何时,许多女人却开始不自觉地为自己立起了校规。不是吗?她们有满腹时尚铁律,会像风纪股长一样,告诉你什么可以穿,什么不可以穿。

最常听到的有:“胖子不能穿白色和浅色的衣服,那会令你更膨胀。”除了白色和浅色,胖子还不宜穿横线条、波卡圆点、花卉图案。这样的铁律或禁忌还有很多,包括红色不能配绿色,格子不能配波点,等等等。

我就碰过一对其实并不算胖的母女,严格遵守时尚铁律,一衣柜的衣服都是黑,拒绝穿任何黑色以外的衣服。

不必说,这些都是时尚杂志与电视时尚节目学来的。多听时尚达人的建议,本来无可厚非。问题是,很多女生往往把大师们的话奉为圣旨,一点不敢违背,那就有点可惜了。有时一件挂在衣架上软绵绵不成形的衣服,连经验丰富的造型师也未必知道穿上去会有什么效果,一些女人却试都不试,就斩钉截铁判了这件衣服死刑,只因为这件衣服触犯了“校规”。

一件衣服是否显胖,不只要看颜色或图案,更重要的还是剪裁和材质。一件层层叠叠的白色雪纺小洋装,或一件胸前有大片垂悬皱褶的玫瑰红晚装,也许刚好可以把肚腩遮住。

有一次,我在店里办一个活动,承蒙我隔壁那个专栏的作者谢嫣薇小姐赏光。我和嫣薇初识时,她还是少女,这次见面,她已久为人妇。想必婚后生活幸福美满,嫣薇心广之余,体重自然也增加了点。可是,她毫无避忌,穿了一件黑白相间横线条上衣。她半只脚踏进时尚圈,不会没听过横线条显胖的说法。

我却觉得这件上衣穿在她身上,是加分,不是扣分。活泼逗趣的横条上衣,配上她一贯自信爽朗的笑声,令她越发光彩照人。老实说,我们又不是瞎子,会看不出来她胖了或瘦了吗?

还在求学时,我们更有勇气尝试新的衣服,有时自创出好看的造型,获得同侪的赞赏,那种满足,那种快乐,无可取代。年纪渐长,听多了时尚教条,我们反而忘了时尚的乐趣,深恐一时搭配错误,便会坠入地狱永不超生似地。其实,就算红配绿像圣诞树,又如何呢?有人规定不许像圣诞树吗?

当一件事情需要去分对与错,这件事情,就不那么好玩了。而时尚的意义,就在于好玩啊。

上图:《从我的趾尖吻我》作家Agnes谢嫣薇小姐出席a LOFT of things第一次举办的Editor's Choice Mini Bazaar。By the way,Mini Bazaar Encore这个星期日将在a LOFT of things引爆,欢迎各位前来搜刮好货!

已刊登于2011年三月份《Citta Bella》杂志

Tuesday, March 1, 2011

127小时的终极试炼

文:黄翰铭

要测试自己有没有能力成为一名好导演?很简单。

假设你手上有一个壮士断腕的故事:一名登山者的手臂被卡在岩缝里,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被困127个小时,水尽粮绝的关头,自行截肢求生,终于获救。超过四分之三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幽闭的峡谷岩缝里,只有一个角色,动弹不得,无人对话。请问,如果你是导演,你会如何把这个故事拍成一部电影?

在还没看《127 Hours》之前,我就想过一遍以上问题——这样的故事,应该会充斥大量内心独白,再怎么拍,都会沉闷得令人昏昏欲睡吧?看完电影后,我心服口服,明白为何有些人会成为伟大的导演,有些人不。

一名出色的导演如Danny Boyle,就能把一个情节、动作、对白都匮乏的故事,拍成一部趣味盎然的电影,既叙述了主角在绝境中的种种省思,也不忘兼顾电影的娱乐性。

全片使用MTV式的摄影风格和剪接风格(这里指的是MTV电视台的节目,而非音乐录像带MV),既增加了画面的动感,也非常符合主角的特质——热爱嘻哈文化与极限游戏(extreme sports),正好是MTV电视台的特色。影片里经常出现的的并列式画面,也是MTV的惯用手法,除了令画面更目不暇给,也产生了蒙太奇效果,观众可自行诠释出另一层意义。

场景的空间虽然狭小而单调,但摄影师总能找到不同的角度去拍摄,因此画面并不乏味。主角的物品掉落地上,马上来个特大的特写镜头,再加上一只适时闯入的蚂蚁,趣味性大大提高。就是诸如此类种种巧思,令《127小时》活泼生动起来。

相比之下,某些“艺术电影”和学生电影,永远一个场景用几个固定长镜头就解决一切,美其名曰让观众自行欣赏画面里的每个细节,也有的导演更会辨称是受到小津安二郎的影响。难怪曾有影展的评委批评,某些艺术电影的导演把摄影师当植物人。

能够如王家卫般坚持自己的风格固然是好事,能视故事的需要而创作出不同的风格,更是难能可贵。Danny Boyle的上部电影,就是家喻户晓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两部电影的风格如此迥异,很明显,《127小时》是Boyle对自己的挑战和试炼。

倒是Boyle的成名作《Trainspotting》,和《127小时》颇有相同趣味。《Trainspotting》的主角们吸了毒品后,产生种种幻觉,而《127小时》里,缺水的主角也在时梦时醒的状态中,产生种种幻觉。但两部影片的幻觉的呈现方式,一个瑰丽奇特,一个壮奇孤独,各有各精彩。

感谢Boyle,我们这些缺乏耐性的观众,才会看完一大段原本可能单调乏味的脱险过程,从而和主角经历了一场心灵之旅,领悟生命的可贵,并见证人类坚韧的求生意志。

已刊登于27/2/11《星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