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5, 2011

Fashionista排行榜第一名

我身边有很多精通时尚的朋友。可是,我心目中的fashionista排行榜上高居第一名的,不是常拍时尚彩页,常为大明星们化妆、做造型的设计师、发型 师、时装编辑、造型师朋友,而是我的前同事兼好姐妹,担任生活版编辑(lifestyle editor)的温丽琴小姐。

许多职业和时尚有关的人士,装扮充满个人风格。可是,所谓的个人风格,往往也意味着一个人对特定类型的打扮有着某种偏好,甚至偏执。《Vogue》主编 Anna Wintour的bob头,和时尚评论家Suzy Menkes的Pompadour(咖喱泡芙头),十年如一日。另类杂志《Purple》的主编Olivier Zahm,离不开有色镜片、紧身牛仔裤、尖头皮鞋、皮夹克。

黑色更是许多时尚人士的个人风格。有听过设计师朋友解释说,那是因为不想和顾客争锋芒。发型师和化妆师,更有工作场合一定要穿黑色的不成文规定。

也许正因为丽琴不以fashion animal自居,她完全没有任何负担。从我们相识之始,她就以自己当时的心情与兴趣挑选衣服。也因此,她的风格一直在变,一直尝试新造型。刚认识她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她喜欢“绑来绑去”的衣服。现在想来,她那时真正喜欢的,其实是绑来绑去的乐 趣。一件“绑来绑去”的衣服,剪裁和设计往往和一般直接套上去的衣服不一样,甚至先得研究衣服该怎么穿上身。他没有号称自己多喜欢Rick Owens或川久保玲,可是他真心诚意喜欢设计独特的衣服,并且在自己身上实践。

她上班的时候,爱穿成熟的裙装。下了班,她可以换上背心牛仔裙,戴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geek chic得不得了。

她留过鲁豫式的及肩发型,很知性的样子。也剪过傻乎乎的娃娃头。我从新加坡刚回到KL时,她又转了发型。一头及腰的长发,再穿一件花长裙,像背着吉他的波西米亚民谣歌手。最近一次和他去一场新闻发布会,他又穿上很Chanel的仿花呢夹克,贵气得不得了。

他的造型变来变去,有时也会失手。可是,这无损他在我心目中fashionista第一名的地位。他是懂得在时尚里寻找乐趣的人。他不过分忧虑别人如何看自己,也不害怕失手而不肯做新尝试。

虽然在时尚杂志社工作,却从来不曾见他为名牌朝思暮想。买了名牌,也不见她因此洋洋得意。名牌对他来说,负担得起就买,负担不起就不买,就那么简单。

有时候,太爱时尚的人,会把一些时尚设计师奉为偶像,只要是心仪的品牌,也不管适不适合都想买。而丽琴买名牌,永远以实用的角度出发。她也能客观地判断一件物品是否好用、耐用,是否值得那个价钱,不会被牌子牵着鼻子走。她是对名牌完全免疫了。


已刊登于11月份Citta Bella杂志 

p/s: 这真的是巧合。这篇专栏刚写完不久,就传来了丽琴辞职即将赴欧念书的消息,搞得好像是为了她的离别而写似地。其实,这个题目是很早以前就有的想法,本来文章里还包括了我心目中男生组第一名,不过篇幅有限而放弃了。写丽琴,竟然是从时尚的角度着手,恐怕连他自己也始料未及。

Sunday, November 6, 2011

如果有人嚷嚷王菲演唱会不值得看


其实呢,我是一直嚷嚷王菲的演唱会不值得看的。TMD,动辄数百元上千元的演唱会,对中低收入阶层的马来西亚人如我而言,实在是种剥削。

换做多年前,只要是菲姨,票价再高我大概也会忍痛付费。可是近年对王菲的迷恋渐渐过去了……近年我最想看的,是再也不可能看到的Amy Winehouse的演唱会。我想在现场听这个酗酒嗑药搞得在台上永远精神恍惚的天才,如何以磁性十足的声音,把每一首熟悉的歌曲都improvise得充满灵魂,而且每一场演出都不一样。

我也想看年过半百的麦当娜,如何在舞台上继续搔首弄姿,劲歌热舞。一个女人能够和岁月战斗那么久,并且越战越勇,真是激动人心呀。而且,这不是身为entertainer应该做的事吗?TMD,身为消费者,付了那么昂贵的票价,总希望台上那位能拿出一点诚意,entertain一下我们吧?

而王菲漫不经心满不在乎的态度,被我诠释为没有诚意。(真奇怪呀,想当年,就是被她这样的态度打动的啊。)

可是,明天就要去看王菲的演唱会了,只好在疲累的状态中,复习一遍王菲。幸亏,感觉回来了。直到今天,菲姨的许多歌曲,还是没有过时老土的感觉啊,完全可以是今天刚刚新鲜出炉的音乐。

王菲不像张惠妹一样事事亲力亲为,积极参与演唱会制作。她似乎挑选好了化妆师发型师舞台总监什么的,就一切交给别人去处理了。这个女人虽然是只负责站在台上唱,其他啥都不多问不参与,可是还是很有品位的呀。

而品位,多么重要。至少她唱的歌她的音乐风格,我都还是很欣赏的。没有品位,再努力也没用啊。而这个女人,其实在我们成长的时候,为我们开启了一道品位之门。她让我们见识到港式芭乐之外的音乐,让我们开始留意其他类型的音乐。

我们曾经因为她,开始去找Cactus Twins和Bjork和Cranberries的专辑来听。虽然我们后来慢慢也有了其他的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再对她亦步亦趋,但她确实启动了我们“自己寻找音乐的动作”,摆脱了被音乐公司force feed罐头音乐的命运。

冲着这点,去看她的演唱会,就当回味从前,也算是很值得了吧?

说了那么多,其实我想说什么呢?其实我只是想告诉请我去看演唱会的人,虽然我唠叨了很久(RM600一张票耶,TMDTMD),可是,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啦。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偏爱与偏见

对于日本,许多人不是存有偏见,就是偏爱。当然,年轻一辈,似乎是偏爱的居多。

就拿时尚来说,许多人都认为日本人时尚品味很高。称赞别人时,我们会说,“真像个日本人哦。”来表示对方的确很懂得装扮。我记得《女人我最大》里头,某位来宾甚至说过,日本人在台湾,个个都可以成为发型师了。

不过,大概很少人发现,其实日本和中国的时尚风格,是有些接近的。走在新宿街头,你会轻易发现,衣服上缀满蕾丝,肩上搭个又是蕾丝又是流苏的披肩,细节繁复,脚上踩着奇怪塑胶楔形鞋的女生,到处都是。事实上,这种繁复到极致的风格,正是典型的日本风格。最近到日本,我还发现了曾在中国的地摊上看过的挂着一串塑料葡萄的凉鞋。这种凉鞋曾让我叹为观止,暗呼中国人怎么连这种东西都敢设计出来。想不到,这种拖鞋竟然就被我在日本目击好几次,从学生妹到欧巴桑都有人在穿。

日本和中国,根本就崇尚着相同的极繁风格。当然,也许这存在着学习与被学习,创造潮流与跟随潮流的关系。我们也不能否认,日本人对服装仪容也确实比较重视, 女生一上高中就开始化妆,男生也很重视顶上三千丝,又烫又染,必定set好发型才出门。可是,日本人也不是个个都那么精于打扮的啊。事实上,多数的日本 人,也和中国人一样,喜欢多层次搭配和细节繁复的服饰,却未必能搭出赏心悦目的造型,绝对不像一些哈日族所形容的那样,个个都是时尚大师。许多人对日本的 美好印象,只是从日本时尚杂志得来的美好幻想。

我们印象中的中国风格,根本就是源自日本。可是,为什么看见一个裙子下摆缀着蕾丝,脚下踩着一双奇怪的塑胶楔形鞋的女生,许多人心里就会马上会浮现三个字:中国人?(那是礼貌的说法。比较不礼貌的那些人,心里浮现的三个字是:大陆妹)。仿佛,中国人便是坏品味的代名词。

还有,看到原宿街头那些庞克造型、洛丽塔造型的少年,以及日本街拍杂志里头打扮夸张,标新立异的少年,许多人都会觉得日本街头好玩有趣,盛赞日本少年前卫大 胆。可是,如果在自己的国家碰见这样的少年,又马上嘴角一撇,鼻子一哼,极尽嘲讽,为这些少年冠上许多名字,阿莲阿Beng阿灿,马来飞仔,华人啦啦。

这难道不是偏见?



已刊登于2011年10月份《Citta Bella》杂志

Saturday, October 8, 2011

飞机二则

赶飞机

越来越痛恨搭飞机。这样说也许很“折堕”,但愿老天不会误会我不惜福,惩罚我以后再也没机会搭飞机。

小时候多么渴望搭飞机。不须要目的地,只要能在蓝天里翱翔,乘着飞机飞向一个未知的所在,哪里都好,越远越好。

中学毕业后到美国升学,要转四趟飞机,几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转机的等待时间或是八小时,或是十三小时,历时三天才抵达一个中北部小镇。但那时不以为苦,甘之如饴。每一次的起飞与降落,都攀着船舷贪婪地俯瞰大地,一秒也不愿错过难得的景色。

当搭飞机成了工作常态,对飞机的耐性便越来越低。办理登机手续、护照通关、进入机舱,一次又一次地排队。最可恨还是安全检查那一关。自911之后,钥匙钱包手机笔记型电脑,通通得掏出来,碰上严格的机场,连裤带鞋子都得脱。众目睽睽下,提着裤子裸着脚,等行李照X光从输送带那头出来,真是狼狈。

好不容易上了飞机,系好安全带,戴上眼罩,就迫不及待等着进入睡眠状态,只希望一觉醒来就到目的地,再无闲情逸致看风景。

赶飞机也是很磨人的一件事。登机前两小时得到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办完手续后,得等好久才能上飞机。若是早到,等待的时间更漫长。于是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等到最后一分钟才出门。万一碰上塞车或其他状况——老天保佑,飞机可是一分钟都不等人的啊——那个心急如焚,才是让人屁滚尿流。

如果是短程国内航班,等飞机的时间随时比坐飞机的时间还要长。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现代人不是总自诩科技发达吗,却还是无法令人更便捷地去到另一个地方。小叮当的任意门,到底何时才能发明出来?

飞机餐

飞机餐曾经是多么令人鄙视的食物呀。挤在一方小小的空间里,局促地吃着在微波炉里加温的无味食物。碰上长途飞机,又没别的选择,不吃还不行。

常搭廉价航空,偶尔改搭“普通”航空,久违的飞机餐竟然成了珍馐。用另一种眼光看,飞机餐不是还蛮像日本弁当的吗?小小份小小份的食物,整齐精致地排列在托盘上,别有一番风味。日本的火车弁当还真不便宜,至少也要千多日元一份,除了视觉上美观些,食材其实相当简陋。相比之下,飞机餐既能填肚子,味道也还不坏。

商务舱也是一辈子至少要体验一次的啊。食物不见得高级到哪里去,就算号称有鱼子酱,也只是超市里就买得到的平民价罐头鱼子酱。但当美貌空姐拿着乳酪托盘让你挑选时,那些你经常吃的乳酪,会忽然美味很多。

这是由俭入奢的好处。当得到的待遇,比惯常得到的好时,人比较容易感恩。


应该已经刊登于《星洲日报》星云版

Tuesday, October 4, 2011

《伴娘》 慢吞吞酿出好喜剧

 
看了《伴娘》(Bridesmaids)后,我不禁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部电影,在众多由《Saturnday Night Live》卡司主演的喜剧里,如此一枝独秀,令人嘻哈绝倒之余,又能打动人心?

《伴娘》故事并不新鲜。女主角安妮的好友结婚了,邀请她做伴娘(Maid of honor)。可是,这位伴娘事业爱情皆失意,眼看好友跻身上流社会,有了一堆新好友,而其他的女傧相(Bridesmaids)又处处要抢她风头,于是,女人们争风吃醋的战争开始了。

婚礼似是主线,不过,电影真正想说的,是一个女人失败的人生。安妮有个暗恋的对象,但这个男人却明言只当她是性玩伴,总是上完床就要她马上走人。安妮曾开过蛋糕店,但生意失败,必须靠妈妈的裙带关系,进入珠宝公司当售货员。在如此窘迫的处境里,好友的新朋友们却计划着超级豪华婚礼,安妮根本疲于应付。在爱情和友情里,安妮的尊严不断受到打击。

女人们为婚礼明争暗斗的戏码,令人轻易联想到Kate Hudson的《Brides War》。而人生陷入低潮后,如何从自怜自艾的情绪中走出来,积极面对人生,又是喜剧电影里屡见不鲜的主题。那么,为什么《伴娘》却赢来一片赞誉?

也许,关键就在一个“慢”字。Adam Sandler、Will Ferrell、Ben Stiller这些SNL大牌们主演的喜剧,计算精准,节奏明快,笑料源源不绝,都是非常专业的喜剧。可是,太专业,也就成了一种公式。

相比之下,《Bridesmaids》的节奏缓慢许多。拿开场的一场戏来分析:安妮在性玩伴家里过了了一夜,第二天,性玩伴要她马上离开。安妮匆匆穿过花园出来,却发现篱笆大门没开,只好爬出去。正爬到一半,电动门打开了,安妮骑在门上进退维谷,邻居愕然。剪到下一场戏。

整个爬墙的过程,没有夸张的表情,没有笨拙滑稽的爬墙动作,没有配乐助兴,就只是一个你我皆可能会遇上的尴尬处境。

安妮在餐桌上向闺中密友诉说男性在性交中的自私心态,风趣的对白中透着心酸,那也是平实的语气,和《欲望城市》里四个姐妹淘讨论男人时神采飞扬的神态,抑扬有致的语气,专业的喜剧演出,截然不同,更没有紧凑的剪接,在角色的精彩表情之间快速切换。

诚然,《伴娘》里还是有一些蠢蛋角色(goofball character)去负责搅场、搞笑的任务,也不乏屎屎尿尿的恶俗搞笑场面。可是,总体而言,电影对安妮的刻画,还是比较平实,很少只为了搞笑而安排安妮去做出一大堆奇怪的行为,也因此,观众对安妮,也就更能产生共鸣。

《伴娘》片长超过两个小时,在喜剧小品里实属罕见。一般而言,也就只有剧情大片或大制作动作片才会超过两个小时,因此也有人嫌《伴娘》拖沓。可是,正是慢节奏,造就了《伴娘》的深度,也令观众多了一点触动——而好莱坞喜剧,向来多是笑过就算的零食电影啊。


应该已经刊登于《星洲日报》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1

AV女优症候群


在电视上经常看到这样的片段:主持人叫十多岁或二十多岁的女来宾在镜头前来个四连拍或是八连拍什么的,打扮得像女学生,裙子却太短,纽扣也开太多,露出深深事业线的女来宾马上圆睁双眼,嘟嘴,双手握拳放在下巴,摆出一连串模仿婴孩或猫咪的“可爱”动作。更令人窘迫的是,他们摆pose摆到最后,都会干脆趴在地上,横陈着身体,用一种无助的眼神仰望着镜头。

这种装扮,这种表情,显然深受学生美眉们欢迎,连二十几岁,甚至三十几岁的女人们,也乐此不疲。不信?仔细留意你的面子书,这种照片肯定多不胜数。戴着美瞳镜(令黑眼珠看起来更大的隐形眼镜),睫毛刷得像洋娃娃一样又高又翘的少女(还有部分少男),把相机高举过头,嘟嘴,咔嚓,给自己来张大头照。用仰角拍摄,会造成额头较宽,眼睛较大,嘴唇较小的效果。不过,这到底只是摄影技巧的一种,无可厚非。只是,这些美少女们,知道他们在模仿着什么吗?

这种装扮、表情和动作,男性们看了不免会心一笑。这分明就是日本AV女优的招牌动作和装扮啊!在性爱中主宰与凌辱女性,是大和民族男性的一大特殊偏好。因此,日本AV工业的摄影师,经常以俯视的角度拍摄女性。用这种角度取镜,能给予观众主宰的感觉。也因为日本男性的征服欲,童颜巨乳的AV女优非常受欢迎。AV女优们更得穿上近似校服的装扮,一望着镜头,就不断做出婴孩般无辜又无知的表情,做起爱来还要不断惨叫,最好还能流出两行眼泪,以达到娇花不胜摧残的效果,这样,日本男性(公平一点的说,许多亚种男性)的征服欲,就能完全获得满足了。

始料未及的是,这些AV女优们的经典动作与表情,竟然如野火燎原般越烧越旺,从AV女优到电视艺人,再从电视艺人延伸到家家户户的少女。

令我好奇的是,这些电视艺人与少女们,是因为太纯情没看过A片,还是思想太开放并且看了太多A片,才如此义无反顾地模仿起AV女优?

我无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审判AV女优。AV无罪,AV女优也无罪。但这个行业的服务对象是男性,并且以贬抑女性,来达到取悦男性,满足男性的性幻想的目的。当然,大部分的男性都明白AV里的画面,只能在性幻想里出现,不会把性幻想和真实生活混淆。可是,当女生们都以AV里所展现的女性形态为榜样时,那么,女生们的潜意识里,是否也开始认为,女性的价值,就在于取悦男性, 能够成为男性的玩物,是女性的荣耀?当女性不再以追求专业与干练的形象为目标,柔弱无助的AV女优形象开始大行其道,是否也意味着女生开始放弃独立自主,甘于成为男性的附属品?

已刊登与2011年9月份《Citta Bella》杂志

Friday, September 2, 2011

英伦双骄 Philo & Burton

请注意,他们是英伦双“骄”,不是英伦双“娇”。没错,他们年轻漂亮,有型有格,堪称性格美女。可是,他们是目前时尚界炙手可热、叱咤风云的天之骄子,不是娇滴滴养眼但无甚作为的英伦玫瑰。

留意时尚新闻的人,很难忽略最近出尽风头的英伦时尚。多年来,伦敦的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虽然栽培出了许多优秀设计师,但时尚的轴心终归是巴黎和米兰。

直到最近,英伦时尚频频发功,颇有和巴黎、米兰一别苗头之势。而这当中,最多人讨论的两位英伦设计师,便是Celine的创意总监Phoebe Philo和Alexander McQueen的创意总监Sarah Burton。

平地一声雷
Kate Middleton随着父亲出现在教堂,准备踏上红地毯,走向威廉王子前,有个身穿黑衣的女人,站在Kate身后,整理婚纱裙摆与头纱,好让Kate能以最完美的姿态,步入这个人生中最庄严的时刻。

从那时起,无论是否热衷时尚,只要对世界大事稍有留意的人,大概都认识了这位王妃身后的女人。这位女人,就是为Kate Middleton设计婚纱的英国籍设计师Sarah Burton。威廉王子是世上最受瞩目的王子,他的婚礼也堪称世上最受瞩目的婚礼,能为这场婚礼的新娘子设计婚纱,等同搭上了超级成名快车,从此平步青云。

Burton也没有让时尚迷失望。他为Kate Middleton设计的长袖蕾丝婚纱,端庄而不古板,标致而不花俏,简单却不单调,尽显王者风范,更重要的是,精致的蕾丝手工与剪裁,充分展现了英国时装的深厚传统,赢来一片赞誉,也令英国时装工业在世界舞台上大大地露了一次脸。

在Sarah Burton一夕爆红之前,他其实已经在时尚业默默耕耘了十多年,并且才在去年被擢升为Alexander McQueen的创意总监。

Sarah Burton还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求学时,就曾在Alexander McQueens的工作室当了一年的实习生。1997年自学院毕业后,他即正式加入了Alexander McQueen的公司,成为这位明星设计师的私人助理。2000年,他被McQueen提拔为该品牌的女装主管。

在时尚工业,设计师跳槽的速度和频率,是非常惊人的。像Sarah Burton一样,一毕业后就呆在同一个品牌工作,并且一做就做了十几年之久,是非常罕有的现象。Sarah Burton不讳言恩师Alexander McQueen对他的影响。他曾说过,“我学会的每样东西,都从这里学来。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去做某样东西,Lee(Alexander McQueen的名字)会逼你接受挑战,他会亲自指导你怎么做,或让你自己去找出解决的办法。他曾经把一件千鸟格的斜裁裙子交给我,叫我装上拉链,就自己跑掉了。”

McQueen去年辞世后,品牌宣布由Sarah Burton接任时尚总监一职,不少人对他一无所知,感觉他就像从石头里蹦出来一般。 不过,熟知Alexander McQueen这个牌子的人士,就知道Burton是跟了McQueen多年的左右手,完全能掌握该品牌的DNA。Alexander McQueen在Burton毕业后的短短三年内,就让他担上女装生产的大旗,可见McQueen对他的信任。而Burton也对McQueen忠心耿耿,情愿做McQueen“背后的女人”,让McQueen去领所有的光环。这样的师徒情分,时尚界里很少见。

尽管许多人对这个陌生的名字将信将疑,但Alexander McQueen的CEO却对Burton信心满满。“Burton已经和McQueen一起工作了14年,因此深深理解McQueen的理念。这将帮助品牌在创办人辞世后,仍保持一贯的中心价值。”

很多人会认为,接任Dior、Gucci这些大牌子的创意总监一职,肯定比接任小牌子来得更有挑战性。其实不然。坦白说,Dior、Gucci这些大牌子,历史悠久,累积了大量经典设计,继任者只要对之重新诠释,就能基本过关。如果接任者能保持品牌风格,以继续留着原有顾客群,同时又加入自己的独门武功,吸引新的顾客群,就被视为大成功。

可是,年轻品牌如Alexander McQueen,靠的是设计师天马行空的创意,McQueen的设计非常戏剧化,充满个人风格,而且整个创作的路程就是不断推翻自己,重建自己。这样的牌子,要如何去继承呢?乖离了原来的风格固然不妥,恪守原来的设计,又难免被人指为缺乏创意。

2010年9月,Burton主理的第一个女装系列正式于巴黎发表。评论一致认为Burton的设计既保持了McQueen戏剧化的美学理念,又加入了更为女性化的元素,令品牌变得更平易近人,非常成功。Burton在时尚界的位置,从此被确定下来。

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从一个无名小卒,跃升为一个备受瞩目的牌子的时尚总监,再获选为英国王室的世纪婚礼设计婚纱,一夕爆红,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Sarah Burton仿佛是另一个时尚界的奇迹。不过,我们实在不该忽略,在他迅速成名之前,那十几年的苦工。

点石成金的时尚仙子
能够成为大牌子的时尚总监是一回事,能否为该品牌带来实际收入,又是另一回事。时尚工业竞争激烈,瞬息万变,今天当红的牌子,换了一个设计师,可能就岌岌可危。而日暮西山的牌子,也可能因为新的设计团队,再度成为“红牌”。

近来锋头颇健,成功为品牌洗清颓势,带来新活力的设计师,有Givenchy的Riccardo Tisci和Lanvin的Alber Elbaz等等。但是,能令主理的品牌业绩大大提升,并且又获得时尚业人士推崇盛赞,俨然已经成为一派宗师的,非Phoebe Philo莫属。

Celine成立于1945,历史不算悠久,但其鞋子与包包,曾经风行一时,是个很有代表性的巴黎品牌之一。90年代,在Michael Kors的主理下,Celine攀上了另一个高峰,无论是包包与成衣,都卖得满堂红。2004年,Michael Kors离去后,Roberto Menichetti取而代之,却做了一季就被LVMH集团的大老板Benard Arnault火速炒掉。而继任的Ivana Omazic做了几季,也不汤不水,Celine的业绩大幅下滑,品牌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

2008年,Bernard Arnault再次阵前换人;这次,坐上设计总监之位的,是曾经成功挽救Chloe的Phoebe Philo。

正如Celine这个牌子,Chloe也曾在Karl Lagerfeld的带领下辉煌一时,但却在Karl Lagerfeld离去后开始走下坡,直到Phoebe接掌后,才再度成为时尚宠儿。Phoebe Philo在Chloe的代表作,包括了至今仍畅销的Paddington手提包、Betty包和Edith包,还有曾掀起潮流的高腰牛仔裤、娃娃裙、木质楔跟鞋等等。后来,由于家在伦敦,设计部在巴黎,两头奔波过于劳累,加上又有了小孩,Phoebe Philo急流勇退,放下如日中天的事业,毅然辞职。

在家休养了四年,静极思动,又受到Bernard Arnault盛意拳拳的邀请,Phoebe Philo才终于重出江湖。为了令Philo签下这一纸合约,Arnault做出了许多让步,包括把Celine这个经典巴黎品牌的整个设计团队,搬到伦敦,以迁就Philo。如此厚遇,实属罕见。


而Philo也不负重托,上任后推出的第一个成衣系列,就赢尽好评。Philo把他在Chloe所创造的成功,带到了Celine,却又不是重抄他在Chloe的成功方程式。他很清楚Celine的目标顾客群需要的衣服。高腰宽松的裤子以及很好搭配的高跟鞋,依然出现在Celine的时尚秀里,可是,他为Celine塑造的形象,却成熟而简单。

Philo为Celine创造的,是一种舒服自信的极简风格。极简风格曾经在90年代盛极一时,Calvin Klein、Georgio Armani是市场主流。Helmut Lang与Jil Sander也是时尚迷心目中的殿堂级极简主义大师。Philo的设计就明显继承了Helmut Lang与Jil Sander简单干净的线条与现代感很强的廓形。

虽然极简风格一直都有一定的市场,从来没有消失过,但随着Helmut Lang、Jil Sander相继淡出时尚界,极简风格也逐渐式微。Phoebe Philo的出现,令时尚界再度为极简风格惊艳。大家纷纷把他封为“新极简主义皇后”,Philo俨然成为一派宗师。

Phoebe Philo的声势一季比一季高涨。在他的领导下,Celine不只赢得绝佳口碑,销售成绩也犹如火箭升空。一直被视为二等品牌的Celine,大有晋入顶级奢华品牌的势头。2010年,英国时尚颁奖礼把最佳设计师大奖,颁给了Phoebe Philo。

和Sarah Burton一样,Philo也是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毕业生,毕业后曾担任学姐Stella McCartney的助手。Philo在接受周刊访问时,曾表示自己刚从学院毕业出来时,穷得连电费都还不起。Stella McCartney的父亲便是披头四成员的Paul McCartney。也许是有父亲的光环罩着,McCartney毕业后一帆风顺,还被钦点为Chloe的设计总监。McCartney对天资聪颖的学妹关照有加,得到Chloe的设计总监后,便把Philo也一并带了过去。

可是,McCartney志向不止于此。2001年,他决定离开Chloe,以创立自己的品牌。不过,这回,Philo没有再跟着他,而是选择继续留在Chloe,并取代McCartney,成为新任设计总监。

世事确实难以预料。当年,时尚界把焦点都集中在Stell McCartney身上,没人留意去McCartney身边那个低调却聪慧的小跟班。今天,小跟班已经是时尚界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

要在时尚圈成功,人际关系、运气、家世非常重要。有的设计师天生是媒体宠儿,一站出来便像个明星。相反的,Philo个性低调,非常重视隐私和家庭生活,可以为了家庭退隐四年。但Philo却拥有点石成金的能力,两次令渐失人气的品牌起死回生。看来,丰沛的创造力和精准的眼光也是成功的条件。

已刊登于2011年8月《ICON》杂志

Tuesday, August 30, 2011

把身体当画布


我的朋友Betty,为了买衣服给她妈,逛遍了全城各大商场,走断了几双高跟鞋。

她妈其实不难服侍,只不过,对于穿上身的衣服有一些要求:穿起来会变瘦。这个条件其实一点也不过分,甚至可以说是女人选衣服最基本的要求。

要求高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不少女人买衣服时,除了要衣服能令他们看起来比实际体重少个10公斤,还要皮肤看起来更白,气色更好;要符合潮流,也要独一无二;更重要的是,质量要比Gucci好,价钱还要比Uniqlo便宜。

所以,Betty妈妈一点也不贪心,她的要求,可说简单至极,合理至极。

问题是,Betty妈妈身高不足140cm,体重超过90公斤,要达到这个要求,却也绝不简单。也难怪Betty感叹,孝顺女不容易当啊。

穿上合适的衣服,确实可以修饰身形,遮掉小肚腩、萝卜腿、手臂上的蝴蝶肉。清楚自己身形的优缺点,身形矮小如Sarah Jessica Parker或莫文蔚,也可以穿出模特儿身高。

可是,硬是要把沈殿霞穿成张柏芝,也实在也太强人所难了吧——那需要的恐怕不只是衣服,而是好莱坞特技了。我看过不少超过100公斤的女人,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不满意,试了几十套衣服,最后还是得沮丧地接受这个无法改变的结果。

胖女人要穿什么?我也曾经像Betty一样,为这个问题想破头。最后,我的结论是,既然怎么穿,都不可能变成世人眼中的标准身材,那么,何不干脆把着装与打扮的焦点,放在其他地方,不再执着于胖瘦。

毕竟,每个人追求时尚,都有不同的目的。许多人都渴望修饰身形,为美丽加分。也有人通过时尚展示自己的消费能力,告诉别人自己是有钱人——这是许多人购买名牌的目的。可是,时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时尚也应该是展现自己品味的管道,通过衣着告诉别人你欣赏什么,你的审美观是怎样的,你是怎样的人。

因此,我特别欣赏一些国外的胖女艺人,譬如Beth Ditto、Missy Elliot。他们身材庞大,可是一样大方自信。他们把身体当画布,尽情挥洒时尚的魅力,最鲜艳的颜色组合,最炫目的亮片,都能在他们身上找到。

相比之下,亚洲的胖女孩,就有诸多顾忌。穿宽松的,担心看起来更胖,穿贴身的,又担心自己像包粽子。还有,除了黑色,几乎什么颜色都不穿。

当然我不是要你像Beth Ditto一样穿得五颜六色。如果你喜欢恬静怡然的风格,你同样可以挑选浅褐或鹅黄的衣服,那是你告诉别人你的个性的方式。重点是,如果你的身材已经超越了衣服可以掩盖的范围,那么,何妨抛下一切顾忌,就让自己随兴而穿,尽情展现自我吧。


已刊登于2011年8月份《Citta Bella》杂志。整个8月都在日本、香港。所以到今天才有机会更新blog。

Sunday, August 21, 2011

武侠 - 色香味俱全的大杂烩

 
经验告诉我们,贩卖太多噱头的电影,不会好看。

像《武侠》那样,既有微观武侠、科学武侠、医学武侠,再加上侦探柯南,还有山歌对唱的大杂烩,应该是部烂片吧?

意 外的是,《武侠》没有想象中难看。江湖杀手退隐到云南一处民风淳朴的山村,改名换姓刘金喜,那里的村民都姓刘,还会用唱山歌取代聊天。刘金喜娶了离过婚的 女村民,平安无事生活了十年。一日,强盗来袭,殴打村民,刘金喜无奈出手铲除强盗。捕快徐百久根据命案现场蛛丝马迹,判断刘金喜根本不是误打误撞打死强 盗,而根本就是武林高手,甚至是绿林大盗。几经纠缠,刘金喜身份终于败露,引来退隐前所属的江湖组织追杀……

故事不新鲜,可是《武侠》仍然很富娱乐性,而且手法创新。这碟大杂烩,色香味俱全。

《武 侠》的好看,在于场面调度、剪接、动作设计等等高度纯熟的技术。看甄子丹装疯卖傻将强盗玩弄于股掌之间,再看金城武抽丝剥茧,还原甄子丹击毙强盗的画面, 非常过瘾。这个武侠版的CSI(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虽然欠缺说服力,但谁管这个呢,好玩就好。

更 重要的是,《武侠》没有沦为技术至上与纯粹刺激感官的电影。陈可辛毕竟还是陈可辛,人物关系与人物刻画,始终还是他最感兴趣的部分。喜剧人物徐百久,因为 过去的惨痛经历,对人性丧失信心,只信仰法律,因此千方百计揭破刘金喜的身份,要缉拿他归案。遇上刘金喜后,徐百久的信仰也不断受到挑战,在情与法之间挣 扎,至死方休。

其他人物如惠英红饰演的十三娘、王羽饰演的七十二地煞教主,虽然没有太多戏份,但一出场就气势惊人。尤其教主挟持刘金喜一家人,回忆刘幼时种种,慈父的对白,腾腾的杀气,教人心惊肉跳。

唯 一可惜了的是汤唯。正如多数武侠电影中的女性角色,汤唯在《武侠》里也是个大花瓶。不过,陈可辛总算给汤唯了一场戏。刘金喜身份败露后,阿玉问刘金喜,你 经过村子那一天,如果遇上的是别人,是不是也会留下来?原来,丈夫和自己的初遇,并非一段天雷勾动地火的浪漫爱情,只是为了掩饰身份——这恐怕是一个信仰 爱情的女人,最大的悲哀。

虽然无法成为感人肺腑、启发人心的电影,《武侠》却也因为用心刻画人物,细心处理人物关系,而平添了几许文艺气息。和人物刻画千遍一律并且平板单薄的《陈真》、《叶问》等等武侠类型电影比较,《武侠》遂鹤立鸡群起来。

应该已刊登于《星洲日报》

Sunday, July 31, 2011

威廉凯特拯救王室? 检视世纪婚礼成果


自从威廉王子与凯特宣布结婚,全球马上对这场世纪婚礼充满期待与激情。而今,婚礼已过,激情逐渐冷却,且让我们用更平静的心情回顾与分析王子与民女的结合。

text/黄翰铭

平民结婚,充其量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的人生大事。但如果结婚的是王室,尤其是曾经殖民地遍布全球,直到如今仍然拥有强大的文化与经济影响力的英国王室,那么,结婚就不只是两个人的事,而是国家大事、世界大事了。威廉王子和民女凯特的婚事,就被全球媒体放在显微镜下展示,并从中延伸出了许多讨论。

婚礼前,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导中,最重要与最多人讨论的,不外是:一,这场婚礼将会多受瞩目。当时,各种数据满天飞,有的机构预测会有上百万人涌进伦敦参与其盛,有的媒体甚至大胆预测全球会有40亿观众(也就是这地球三分之一的人口)收看这场婚事。多少人关心这件事,多少人为王子公主疯狂,可反映出英国的软势力,也是英国王室是否受欢迎的重要指标。

第二,英国近年经济持续低迷,婚礼前已有不少英国人民埋怨婚礼劳民伤财,这场婚礼到底能为英国带来多少实际收益,还是把英国经济进一步往下拖,是英国人最关心的问题。

三,这场婚礼是否能挽救英国王室形象。随着民主思想的日益普及,英国国内“废除王室”的呼声也渐渐涨高,戴安娜王妃之死,更引发广大民众对英国王室的不满。也因此,威廉王子大婚也不再只是单纯的男女结合,媒体普遍把这视为英国王室的公关秀,借此赢回民众的信任与爱戴。

而今,婚礼大典已过,我们终于可以抛开假设与预测,从各种已经出炉的数据中,以更务实的心态,去看这场婚礼带来的影响与意义。

总的来说,这是一场被高估了,也被低估了的婚礼。

除了英国之外,美国是最关心英国王室的国家。根据美国的统计,通过电视收看婚礼直播的美国观众,高达2270万。这固然是个极高的收视率,但不要忘了1997年戴安娜王妃的丧礼,收视高达3320万人,相比之下,此次喜事,少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观众。

不过,在这个网络时代,通过电视收看婚礼直播,并不是唯一的管道。根据Youtube公布的数据,通过该网站收看这场世纪婚礼直播的观众高达7200万。听起来,这好像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收视率,对得起这场世纪大戏了。可是,在传播热潮极快的网络汪洋里,这样的收视率,其实并不算太惊人的记录。举例来说,Youtube上的另一个广受欢迎的老鹰生活成长纪录直播Decorah Eagel,已经突破一亿观众的收视率。几只老鹰没有任何宣传,就能得到一亿收视率,王室大婚得到那么多无孔不入的报导,收视率还低于一亿,可见王子公主的魅力也不是所向无敌。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威廉王子的婚礼无疑是全球瞩目的,但距离某些机构的预测,仍然相去甚远。40亿观众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王子与公主交换婚戒的预测,成了笑话。如果数据只是反映了一个轮廓,那么,加拿大The Globe and Mail记者Stephanie Nolan驻印度记者的报导,也许更能勾画出民众对王室婚礼的态度。

印度是受英国影响最深的殖民地之一,应该会把威廉王子的大婚,视为头等大事吧?可是,据Nolan的报导,印度大城市德里超过数十家的报章中,几乎没有一家报章以威廉王子和凯特的照片作为封面。直播这场婚礼的,也只有两家有线电视台。咖啡厅和酒吧里也没有群众围聚在电视前观赏婚礼直播。

但这也不是说,印度人对这场婚礼毫无兴趣。Nolan的报导生动地描绘了两代印度人态度的对比。一位印度妈妈为了迎接婚礼的到来,特地在家里做了饭,并嘱咐女儿邀请朋友们来家里一同观赏直播,分享王子大婚的喜悦。可是,女儿和朋友们享用了母亲准备的大餐,就关在房里念书,没人对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感兴趣。印度妈妈只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孤独地观赏电视。许多老一辈的印度人对前殖民宗主国,仍然有种浓浓的乡愁,而年轻一辈对英国王室,只剩下漠然。

小标:婚礼实际收益

这场婚礼能为英国带来多少进账,一直众说纷纭。而根据伦敦旅游网站Visit London的预测,到伦敦感受王室大婚的人潮,将有110万人,这些人潮将在伦敦消费五千万英镑,伦敦的酒店业、餐饮业与零售业,将因此获得空前营业额。英国旅游权威机构VisitBritain则预测,这场婚礼在未来几年内,将能为英国多带来四百万名游客,以及20亿英镑的收入。

如今,尘埃落定,各行各业开始统计出他们在这段时间的营业额。根据The Telegraph的报导,伦敦West End零售业4月份的营业额增长了7.6%,和前几年比较起来,外国旅客的消费额,更是增加了122%,平均每名外国旅客在该区消费了596英镑,这也是外国旅客消费额三年来最大的涨幅。

由此可见,英国王室在全世界,仍然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虽然在全球富豪排行榜中,英国王室的排名并非名列前茅,英女王的资产和泰国国王、文莱苏丹、沙特阿拉伯国王等相比,无异小巫见大巫,但英国王室却无疑是全世界声誉最隆,最受欢迎的王室。

也因此,虽然在崇尚民主的欧洲,人民已经不再相信君权神授,但英国的君主立宪制,依然有其市场和价值。说到底,英国王室最大的优势,就是其辉煌的历史。英国王室犹如英国最动人的活生生的历史遗产,和白金汉宫、温莎古堡等等古迹一样,牵动着无数人的浪漫情怀,也为英国带来不少外汇收入。

小标:皇室危机

许多评论家都把威廉王子大婚,视为解决或舒缓王室危机的机会。他们认为,倒王派对王室的不满源自于戴妃之死,而查尔斯与戴妃闹出的一连串王室丑闻,更将王室形象毁于一旦。戴妃深受人民爱戴,戴妃的部分支持者,都认为王室对待戴妃不公,甚至更有谣言说戴妃之死,是英国王室一手策划的。因此评论相信,只要威廉和凯特婚姻幸福,搞好王室形象,重拾人民对王室的尊重,那么,倒王派将无立锥之地。

根据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和剑桥大学进行的民调显示,此次婚礼将巩固君主制度,70%的民众也认为,威廉王子与凯特的婚姻,对于改善英国王室的形象有积极作用,并认为王室的存在对英国特性的诠释很重要。28%的受访者还表示,君主立宪的体制需要改革,和去年的59%相比,明显下降不少。

看起来,这场婚礼已经达到了王室最终极的目的——巩固王室在英国的地位。可是,以为只要上演一场完美无瑕的婚礼大戏,就能一劳永逸江山永固,则是低估了倒王派。英国倒王派发起废除王室运动的原因,绝对不是为了对个别王室成员不满,而是出于对民主理念的拥护。

伦敦都会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教授Stephen Hesseler趁着婚礼,发起了倒王运动。在他们的聚会上,几乎没有提到王室丑闻或英女王及其他王室成员的道德缺陷。他们认为,君主制是历史遗物,王室拥有巨大资产,应该和其他英国人一样交税。他们相信人人生而平等,王室成员无权享有特权。他们不满皇室的奢华生活,来自于纳税人的血汗钱。他们相信英国最终应该跟随世界大趋势,开始走向共和。不过,倒王派显然也知道以目前的形势,要扳倒英国王室是不可能的任务。因此,他们把目标放眼2025年,寄望届时废除王室能逐渐进入国家议程。

其实,王室最需要担心的,恐怕主要不是形象问题,而是百姓最切身的民生与经济问题。如果经济持续不景气,难保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对王室成员无需辛苦工作既能享有奢华生活感到不满,大家也更不愿意把自己的纳税钱花费在王室成员的保安等等项目上。根据王室统计,王室每年花了纳税人4千万英镑,不过根据倒王派的计算,纳税人每年花在英国皇室的钱,却高达1亿8千万英镑。

纳税人的钱花在王室,到底值不值得,恐怕是本难以算清的帐——计算了王室开销与游客外汇,人民对王室的情感与依恋,又要如何去衡量。英国王室很清楚这点,因此,王室的网页上写着这句话:“女王始终扮演着国家元首的角色,王室虽无实权,却代表着国家的延续性。政客必令人讨厌,所以需要王室代表国家。”

英国王室在历史长河中,是否能维持千年不坠的地位,无人能知。不过,忙过大婚的威廉与凯特,总算演完了一场完美的秀,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任务,可以暂时退下舞台,回归比较私密的二人世界了——那才是爱情最根本的面貌。

已刊登于2011年7月份《Jessica》杂志

Wednesday, July 27, 2011

雪花秘扇上的沉闷秘密



能够成功打入西方市场的中国电影有两种。一种是成龙滑稽耍猴式的功夫片。一种是所谓的“文化片”。

《雪花秘扇》明显就是拍给欧美市场的文化片。看这类电影的外国人,一般都对中华文化有某种情意结。在他们眼里,中华文化是神秘的,压抑的,病态的,阴柔的。在这类电影里,中国女性都是外柔内刚,娴静坚忍的。而男性角色,要不就面目模糊,要不就粗暴变态。中国古代社会的男尊女卑,被电影无限放大渲染。正直刚强,英俊开明的男主角是不被需要的,那么,欧美观众才能为命运坎坷的女主角掬一把同情泪之后,文化优越感也同时获得满足,尤其对欧美男性观众而言——只有自己与自己所代表的文化,才能拯救女主角啊(愿意帮丈夫洗脚的中国女人,真是非常适合娶回家呀)。

上个世纪《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风月》、《喜福会》等等电影曾风靡一时,在影展多有斩获,虽然也被人诟病为取悦洋人的戏码,但当中也确实不乏佳作。

《雪花秘扇》搜罗了许多欧美观众感兴趣的中国元素——独特的文化现象江永女书、裹小脚、捧着三寸金莲狂嗅的中国男人、压抑的大家庭,满足了欧美观众的猎奇心态,也迎合了欧美观众对中国的想象。

不过,《雪花秘扇》也不想放弃中国市场,所以,同性恋是绝对不被允许的。百合隔着楼板偷窥雪花与丈夫做爱,似是情欲的暗示,却又戛然而止。也因此,上一代的雪花与百合,下一代的妮娜与苏菲亚之间,到底老同(姐妹情谊),或女同(女同性恋关系),也就变得暧昧不清。

要把两个女人带有独占欲、并附带一生盟誓的关系,诠释为纯粹的老同情谊,也并无不可。人类的感情微妙而复杂,不必把任何强烈而独占的感情都视为爱情。但《雪花秘扇》最大的问题是,这横跨两代的四个女人,并没有获得深刻的刻画,以至于所有的感情都流于平板淡薄。所有事件也都轻描淡写地带过,缺乏细致描述。连太平天国入侵,百合与雪花一家仓皇避难,雪花儿子冻死,雪花再被丈夫毒打,如此惊心动魄的经历,本来可以拍得惊心动魄,展现两个女人患难见真情的场面,也都只是匆忙交代过就算。

《雪花秘扇》所描绘的女性感情,也就因此沦为“你不和我好,我也不和你好”,“你有了别的老同,我就和你绝交”这种小孩玩家家酒似的感情,缺乏深刻的生命体悟。

时代背景贴近我们的妮娜与苏菲,更教我们摸不着头脑。如果不是蕾丝边,这两个女生,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培养出那么深刻的情感?精明能干的事业女性妮娜,放弃自己,代替苏菲亚参加高考,苏菲亚车祸后,又为她放弃到纽约工作的机会。他们的感情,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要观众相信两个现代女人的老同情谊,编导在剧情的安排上,需要更有说服力。

也许是害怕触犯中国男性吧,妮娜的男同事终于以光明与正面的形象出现,而不再是抽鸦片及加害女性的残忍性别。这也许是作为“拍给洋人看的中国片”这个电影类型,《雪花秘扇》唯一进步的地方。

已刊登于24/7/11《星洲日报》

Tuesday, July 19, 2011

奉时尚之铭:星马泰时尚比一比(下)




同是接近赤道的东南亚三国,气候接近,相对来说,文化差距也不大。可是,三个国家的时尚态度,还是大不同的。

和新加坡一样,泰国也有和明显的“时尚趋势”。在泰国,海军风一流行起来,就到处可见横条纹上衣,海军领衬衫,或船锚图案T恤等海军风元素。而在新泰两国流行起来的时尚元素,也一般和巴黎、米兰、纽约、东京这些时尚重镇遥遥呼应。英伦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刚过世那段时候,新加坡和泰国的成衣市场到处可见骷髅头图案,因为那是McQueen的标志。而在马来西亚,一般女生似乎只能接受他们所看惯穿惯的,并且偏好淑女与甜美型的装扮,因此看到骷髅头,完全没兴趣。

当然,也不是说马来西亚完全没有时尚趋势。可是,马来西亚的时尚趋势,常常自成一格,不是跟着世界潮流跑的。譬如有一阵子马来西亚很流行英国田园风碎花上衣和连身裙,而且一流行就流行了好久。可是,以我的观察,这股趋势会流行起来,纯粹是因为一些时装进口商进了大批碎花衣服,整个金河广场都在卖碎花衣服,于是,碎花就莫名其妙“火”了。

新加坡因为富裕,所以市民能买名牌,能赶潮流。而泰国,则因为时装工业发达,生产大量服装,所以时装相对便宜。而且泰国又栽培了大批具有国际水准的设计师,所以曼谷的整体时尚水平自然也高。而马来西亚即不富裕,时装工业又近乎零,难免吃亏。

我曾经认为,虽然时尚不一定是名牌堆砌起来的,可是,追求时尚毕竟需要一点闲钱。有钱,才能买到质感好一点的衣服,才能常常购置新装以赶上潮流趋势。

可是,来到曼谷,我的想法被推翻了。

走在曼谷潮区如Pathum Wan,总是充满惊喜。从远处看,许多曼谷年轻人都打扮得像杂志上的服装示范。连摆路边摊的年轻女生都穿得很时髦——虽然近一点观察,他们穿的衣服,其实料子未必很好,甚至还起了毛球。

这就是曼谷和新加坡的不同。新加坡人买得起名牌,但穿得casual。曾经有个曼谷的时尚编辑就向我投诉新加坡人穿着太随便,他在新加坡出席某项活动,只有他一个穿西装打领带,其他新加坡人都Polo T牛仔裤。“在泰国,再普通的派对和产品推介礼,女生都会穿得美美的,精心打扮一番。”他说。

泰国人总是有办法用廉价的方式,把自己打扮得时髦起来。我想,泰国人也证明了只要肯花心思,那么,只要花一点钱,每个人也能享受时尚。


已经刊登于11年7月份《Citta Bella》杂志专栏奉时尚之铭

Thursday, July 14, 2011

记者的眼睛与耳朵-709游行

《中国报》最近遭到民众杯葛,因为709之后,封面的标题编辑这么打——《说好的和平呢,示威乱隆市》。还有一篇报导《大人们,别再吵了》也引起民众不满。除了《中国报》,其他主流媒体也纷纷中招。

触犯众怒后,各主流媒体急急灭火。而主流媒体的理由便是:平衡报导。还有中立报导,不加入任何个人主观看法与情绪。

其实,这是本地报章的老手法,早就是积非成是。碰上任何课题,记者与编辑的处理方式,一贯是对立两方都采访了,发言人说什么,便记录什么。只要完整记录了发言者的话,便算交差。问题是,这样便算处理好新闻了吗?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吗?

以前,大家都对此无甚意见。这次,大家却不再沉默了。能上网的网民,都亲眼看到了警察与镇暴部队的暴行,看到了参与游行的人数。再看到纳吉赞扬警方专业与和平的处理手法,指称参与游行的人数只有数千人,看到一群狗官不断睁眼说瞎话,怎么会不愤怒。

那么多明显的谎言,记者与编辑们可以完全放弃了自己的判断,全部“交由读者自己去判断”吗?在媒体的立场来说,这无疑是很安全的做法。两方的说法都据实报道了,总不会惹上麻烦了吧。这同时也是懒惰的做法,记者与编辑无须去分辨与分析发言人言论的真伪,反正一切“交由读者自行判断”。净选盟与政府各就游行人数做出了估计,可是,各家媒体同样派出了多名记者到现场,那么根据记者的观察,到底有多少人?为何整份报章里头,没有出自自己的估计与判断?

记者有耳朵,可是记者的眼睛,去了哪里?

不,我们不需要记者们去评论事件本身。可是,在明知一方说谎,并且已经有很好的证据证明某人说谎的情况下,记者与编辑难道不该在同一篇新闻当中,即时指正吗。要知道,很多人阅报,并不会从头看到完,而只是选择性地看。更何况报章所涵盖的新闻内容与新闻画面,已经未必完整。

有网民就把纳吉与警方的发言,直接和709当天拍到的片段剪接在一起。发言人说没有暴力,下一段画面,就直接剪到警方暴打民众的片段。这段视频同样使用了中立的手法处理,也没有多余评论,但这段新闻的处理方式,却更容易看出说谎的一方。

至于《中国报》那篇《大人们别再吵了》的报导,更是莫名其妙。找一堆不属于民联,也不属于国阵的人发表谈话,就算是中立和平衡的报导了吗?运用了好大的篇幅,找一群少不更事的小孩对他们不理解的事件发表评论,算什么呢?何况,记者字里行间,已经表明了立场——“大人们的对抗行为,干扰了秩序……,剥夺了小孩生活的乐趣”。他认为示威游行吵吵闹闹,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我猜想,也许记者本人未必是这么想的,他不过是用自以为的孩童的纯真口气,去写这篇报导。但很不幸的,出来的效果,已经成了“纯真孩童对虚伪的大人世界的控诉”。

懂得媒体与文学的威力的人,都知道任何事情,只要把小孩扯进来,几乎就是必胜的了啊。小孩是纯真的,所以小孩永远是对的。看看共产党有多少“文学巨作”,都是以小孩之眼与小孩之口来控诉社会就知道。

Tuesday, June 28, 2011

Creeping up on you

Certainly I was glad that I could still enjoy meeting old friends in loud music and smell of cigarette + alcohol. Certainly I was glad that I had not yet turned into a man who only enjoyed chilled white wine over cake and cool jazz playing at the background.

However, going to bed at 6am and waking up at 10am made me felt so miserable for the whole day, while taking a nap just couldn't compensate that. It was then I knew the age was creeping up on me after all.

Tuesday, June 21, 2011

奉时尚之铭:星马泰时尚比一比(上)


(以上两张照片都是FB上随手抓来的,都是当地青年典型的日常装扮。哪一张代表马来西亚,哪一张代表新加坡,你分得出来吗?)

text/黄翰铭

星马泰三国,哪个国家的时尚指数最高?哪个国家“土味”最重?哪个国家和国际时尚的走势脱轨?

虽然我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也很怕成为那些整天抱怨、批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人,可是,在这个课题上,我还是得无奈承认,马来西亚和两个邻国比较起来,很不时尚。

乍看之下,新加坡人的穿着似乎相当随便。其实,那是因为新加坡深受美国文化影响,加上又是热带国家,所以总是很休闲、很dress down。曾经,狮城女人总是一件细肩带背心配一件牛仔迷你裙或热裤,而男人则是一件背心,一件沙滩裤和一双人字拖,就大喇喇走在乌节路上。

不过,近年,也许是Top Shop,Uniqlo等等欧日品牌的影响力越来越深,新加坡人的着装风格也有了明显转变,California 沙滩肌肉男和辣妹的造型不再主宰街头。乌节路上的女性们开始dress up了,男性们则开始穿上skinny jeans,打扮更接近欧洲和日本青年。

新 加坡人虽然偏爱休闲装扮,可是,他们穿的衣服其实都是名牌。DKNY、CK、Emporio Armani、Lacoste、Fred Perry,满街都是,不过,都是T恤、Polo T、衬衫、牛仔裤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基本款。所以,新加坡的街头很闷,因为大家都穿得差不多。而追赶潮流的青少年,一个个都像是从Top Shop、Uniqlo、Zara的catalogue复制出来的,没有个人风格,完全缺乏惊喜。

新加坡人和香港人 一样,一窝蜂赶潮流,不过新加坡追赶潮流的形态,又和香港有所不同。只要潮流兴,港人的穿着可以很前卫,因此像harlem pants这种从巴黎时尚T台燃烧起来的“非常态”的服饰,在香港能流行起来,十个男生里有五个敢尝试,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则不能。而在新加坡能流行起来 的,都是些“平易近人”的款式。前一阵子新加坡的男生开始流行T恤短裤、外搭格子衬衫和一双boat shoes的造型,于是,满街就都是这样的装扮。

也许,这就是新加坡人的特色吧。大家追求“同一性”,而非“独特性”,要的是conformity,而非individuality。

虽然马来西亚人和国际时尚完全脱轨(先声明,这里是综合而论,例外的当然也很多),也没有泰国与新加坡人的时尚触觉,但至少,马来西亚也颇有一些敢于奇装异服的青少年,点缀街头。虽然时装品味有待改进,可是,他们至少敢于秀出自己,敢于与众不同。

对了,他们有个通称——啦啦仔。


已刊登于2011年6月份《Citta Bella》杂志

Wednesday, June 15, 2011

X Men: First Class 坏得有理


很少有一部超级英雄电影,能像X Men系列电影一样,令人不知不觉中,深深陷入哲学思考,尤其是道德(ethic)的辩证中。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符合道德吗?当一个少数、弱势的群体遭到另一个强势的庞大群体欺压时,应该如何回应、反击?更具体来说,假如你身为某个国家的少数民族,受到多数民族的欺凌,甚至面临种族灭绝的处境,而你又拥有能消灭整个施暴民族的炸弹,你会按下按钮吗?

这岂止是看完电影吃饱撑着才去想的问题。美国在广岛与长崎投下原子弹之前,劫持飞机的恐怖分子撞上世贸中心之前,必然也都想过同样的问题啊。

在校园霸凌盛行的今天,看X Men,不也正好令人思考如何教育下一代吗?如果你的孩子受人欺凌,你会像万磁王一样,叫孩子勇敢反击,以暴易暴?还是像X教授一样,能忍则忍,隐藏自己,以图和施暴者和平共存?

深刻的思考,埋藏在《X Men: First Class》华丽的特效,紧凑的剧情之下。剧中人物的关系,也因为理念的不同而紧绷。剧中许多对白都值得再三思考。譬如,身为犹太后裔的万磁王找上纳粹军官报复时,纳粹军官辩称,自己只是执行命令。

今 天,我们普遍认为二战时期轴心国的广大兵士,罪犹可赦,因为他们只是执行命令。心理学也指出在极端的环境中,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小兵,不是灭绝了人性,只 是失去了分辨对错的能力,因此无法违抗长官的命运,而犯下屠杀无辜的罪行。杀光这些军兵,以命偿命,显然于事无补,还会造成更大的问题。不过,万磁王可不 认同这个观点,因此,开枪之前,他对自辩求情的纳粹军官说,“服从也是一种罪。”真是何其惊心动魄。

X Men系列曾经在第三集走下坡。而《金刚狼外传》更是水准大跌。随着首二集的导演Bryan Singer归队担任制作人和编剧,加上Matthew Vaughn出任导演,X Men无论在制作水平与人物刻画上,都恢复了往日光辉。不过,更令人高兴的是,本集加深了对X教授与万磁王两种不同信念的探讨。令X Men与其他超级英雄电影区分开来的,正是其所提供的思考空间。电影里没有简单的二元对立,坏人坏得有理,好人也不一定做好事。

《X Men: First Class》超越了所有的前集,更成了所有超级英雄类型电影的典范。

已刊登于《星洲日报》 12/6/11

Thursday, June 9, 2011

碱水粽


小时候,妈妈不包碱水粽,姐姐便拿肉粽去换隔壁家的碱水粽,和我一起偷偷蘸白糖吃。妈妈知道后,笑骂,戆仔。

那其实就是人生里最早的关于物品价值的一课吧。如今,我们选择物品时,都学会先考量物品的实际价格,不再以个人喜好为唯一考量标准了,更不会去干以高价格物品换低价格物品这种傻事了。

在岁月流转中,我们得到了精明,失去了童真。不知道这样算得到的更多,还是失去的更多。

Sunday, May 29, 2011

自己發現的

大學時,四川來的學姐曾熱切地向你介紹一張她從家鄉地攤淘回來的CD。“那聲音一出來啊,你的靈魂馬上跟著出竅。飛過高山,飛過湖泊,到達西藏,再從西藏升天,融入宇宙。”她瞇著眼,陶醉在音樂里。

那是張Enigma樂團的CD。原來她喜歡這種帶民族風與神秘色彩的New Age電子音樂啊,你想。於是,以後你每次再聽到了風格類似的音樂都不忘向她介紹。可是,從Deep Forest到薩頂頂,沒有一張令她側目。

後來,你終於明白,那只是因為在網絡尚未普及的年代,在資訊並不發達的四川,學姐從平時只售賣毛寧與韓紅這些流行歌手唱片的地攤,無意中發現了這張與眾不同的CD,才有了尋獲至寶的喜悅,也令她和其他同學的音樂品味從此有了區別,因此,Enigma在她心中地位無可取代。

同理,你和你深愛過的人無意間闖入陋巷,發現某家雲吞面檔保留了難得的古早味。於是你眉飛色舞向朋友描述那裡的雲吞多麼皮薄肉鮮,面條又如何Q軟滑溜。可是,不管你多麼興致勃勃到處向人介紹,別人嘗過之後,也只會略帶困窘地說,是還不錯啦。沒說出來的那句是:但也沒好吃到你說的那個程度啊。

你開始明白,那碗雲吞面在你的舌尖如此美味,只是因為已經加入了戀愛做為調味品。令你念茲在茲的,除了味道,還有和深愛過的他無意間發現好食物的快樂。

越是把見過的美女聽過的音樂吃過的美食形容得天花亂墜,越容易換來“不過如此而已”的反應。別人介紹的,因為已經先把期望值定得太高,很容易失望。自己無意中發掘的,首先已有驚喜分,再加上感情分,還有“這是我慧眼識英雄獨家發現”的自豪分,馬上變成空前絕後的美酒美食最好聽音樂最美旅遊景點。

下次要取悅朋友或伴侶,不必預先告訴他東西有多好吃,風景有多漂亮──直接帶他去。不過,被你當做發現新大陸般說出來的大發現,對情場聖手和交際高手來說,應該只是個早就該知道的淺顯道理。

星洲日報/副刊‧文:黃翰銘‧2011.05.11

Wednesday, May 25, 2011

小马


Gosh,这是张很糟糕的照片。我是说我的发型。每次重看那时拍的照片都像梦魇。不过,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要说的是小马。

我和小马其实并没有熟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们颇有一些相似之处。个性,还有一些无可违抗的命运之类的东西。

这张照片摄于城中某个event。赴会之前,他在fb上跟我说,去这些event,很闷。我说,左眼不是和你一起去吗,怎么会闷。他说,左眼很厉害交际应酬,满场飞,我不善交际,只好一个人静静躲在角落发呆。我说太好了,我也不善交际,我一定要粘住你,不然很无聊。

以前在杂志社工作,常要出席event,但生性内向的我,其实总是不习惯。都是一堆半熟不熟的人,大家好像很亲热,但是寒暄两句之后,却又无话可说。那种冷场总是令我很尴尬。最要命是,大家还要装得很熟,好证明自己吃得开。

跟小马相处,不必装熟,很舒服。但又觉得,其实对方挺了解自己的。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有相似的家庭背景和命运。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是不会明了的。就像没受过情伤的人,总是可以很轻描淡写的给别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之类的advice。而有过相同经历的,反而就不需要说什么了,抽一口烟,喝一口酒,人生的无奈与无常,尽在沉默中。

我要谢谢小马向我坦诚他出席event时的局促。如此,我才知道我不是唯一的另类。

当然我要谢谢小马的,还有很多。我常常羡慕美国的作者,在写作的路上有编辑做伴侣。美国作者写一本书,会有编辑督促关心:进度慢了,加快一点!这样写更符合市场需求,修一修。这样写太拖沓了,精简一点。新闻记者写一篇稿件前,也会有编辑事前沟通好,要写些什么,怎么写,一切有商有量,编辑和作者的关系亲密得不得了。

而在马来西亚,作者就只能各自修行。老实说,自己看自己写的东西,永远有盲点,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常常希望有个编辑,可以给我意见,尤其面对写作上的困扰时,我希望能有人告诉我哪种写法适合,哪个版本更好。

我第一次感受到“美国作者”的荣宠,就来自小马。身为一名编辑,小马无疑常让作者感受到他的关心。太久没写东西,他也会来关心一下,盛意拳拳地邀稿。文章发了过去,他通常会在百忙中加两句赞语,虽然不知道是真心还是鼓励话,但总算是关心。我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过不要停下来,要继续写之类的话。虽然我只是哦哦了两声(因为不知如何应对),但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编辑可不好当呢。编辑何止是管好自己负责的版面那么简单,作者会否坚持下去,有时就因为有个好编辑啊。简直任重道远。

嗯,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真正想说的只有一句话:小马,你真是个他妈的好编辑啊。

Saturday, May 21, 2011

We will ROCK you

Kurt Cobain、David Bowie、Sex Pistols、T Rex、the Beatles,除了是音乐史上的重要名字,在时尚界里也同样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烙印。特约黄翰铭为你细数这些曾经各领风骚的摇滚巨星,并阐述各流派的摇滚,如何在时尚界里开出冶艳之花。


音乐与时装,本来就是双生花,互相影响,互相交媾,衍生出一道道瑰丽的风景。时尚产业从过去与现在的流行偶像身上,汲取创作灵感,大量复制流行偶像们的风格。借着音乐无远弗届的影响力,时尚产业成功制造了一波又一波的潮流,大大提升了业绩。而乐队与歌手们,也借着时尚设计师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舞台上大放异彩,颠倒众生。

80 年代流行乐坛的时尚教主当属麦当娜。她曾经掀起的时尚潮流不计其数,譬如leg warmer、剪掉上半截的手套、长至小腿肚的裤袜、发带、蕾丝纱裙、一大串塑料手镯等等,都曾是全球少女竞相模仿的装扮。来到90年代,又有风靡全球的 Spice Girls带领潮流。除了豹纹服装,他们也令印上米字旗与星条旗的衣服大受欢迎。

嘻哈音乐的影响力也是非常惊人的。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青少年总要穿上松到要掉下来的垮裤和超大码的T恤才算街头潮人。大串大串的bling bling首饰,也是潮人必备。

不过,为了把讨论范围缩小,我们暂且集中火力,探讨摇滚乐在时尚界激起的火花。庞克、华丽摇滚、重金属、歌德摇滚、迷幻摇滚等等,听起来体系庞大而且复杂,其实各种摇滚之间一脉相承,在音乐上属于近亲关系,在服装上,虽然也颇有重叠与相似的部分,却又各自各美丽。

庞克与西木太后

 Sex Pistols的庞克风搭配,在今天来看依然充满时尚感。

音乐与时尚之间关系最密切,影响最直接的例子,也许要数西木太后Vivienne Westwood。时尚迷都知道Vivienne Westwood是庞克风的鼻祖,其实,Vivienne Westwood的前夫Malcom McLaren,就是庞克乐队Sex Pistols的经理人。而身为庞克乐推手的McLaren,也开了一家时装店,售卖庞克风服饰。Vivienne Westwood早期设计的庞克风服装,就是应丈夫所开的时装店的需求而生产的。

庞克风服饰常见的元素有皮夹克与皮裤(或由PVC等塑料制成的仿皮服饰)、安全扣、金属链、缚绳(Bondage)、宠物颈圈、充满反叛精神的标语(如印上粗俗字眼的T恤),还有像扫把一样的庞克头。当然,Westwood的设计,远比这些庞克符号的运用来得有看头。西装背心、格子外套等等,也常出现在她的庞克造型里。Sex Pistols的穿着,因为有了Westwood的加持而反叛得来又有时尚感。

后来Vivienne Westwood的庞克风时装,成为整个庞克音乐圈的风向球,进而汇入主流时尚,影响更多的人,包括非庞克乐迷。今天,就算不接受庞克乐,时尚潮人还是常把庞克元素穿在身上。Sex Pistols的preppy加庞克元素造型,在今天看来,还是非常有潮味的。


















本季时尚展现的庞克风
Balmain,Haider Ackermann,Alexander Mcqueen,Vivienne Westwood


从Evanescence的服装可以看出,歌德摇滚有多迷恋欧洲古装。


受庞克音乐影响至深的歌德摇滚(Gothic Rock),特质就更为鲜明。歌德摇滚近年最为人熟悉的乐团有Evanescence。顾名思义,歌德音乐阴暗沉抑,神秘意味弥漫,电音里夹杂中世纪盛行的乐器,歌词经常围绕在死亡、占有、魔鬼、沉沦、难以自拔的欲念这些主题上。歌德摇滚对歌德暗黑美学有着无以名状的偏执,除了偏爱古堡、吸血鬼、骷髅、巫术、歌德式教堂这些符号,他们更在服装上玩得很尽兴,许多歌德摇滚乐团的造型,几乎就像万圣节装扮。

黑色是歌德摇滚艺人最主要的特征,许多欧美艺人连头发都染成黑色。蕾丝、丝绒、马甲、手套、复古银首饰、欧洲中世纪以及维多利亚等不同时代的古装,都是哥德式服装的主要特色。Jean Paul Gaultier、Yohji Yamamoto、Ann Deemeuleemeester、Rick Owens、John Galliano、去年过世的Alexander McQueen,以及近年声名大噪的Rodarte和Gareth Pugh等等设计师的风格,都有浓厚的哥德式影子。




本季时尚展现的歌德摇滚风
collette dinnigan,jean paul gaultier fishnet gothic,alexander mcqueen,louis vuitton,vivienne westwood 3


嬉皮文化风起云涌


在嬉皮文化中,我们也可看到音乐和时尚的紧密结合。嬉皮文化盛行于上世纪60年代与70年代,而深受当时嬉皮士追捧的音乐则包括了psychedelic rock与folk rock等等。Grateful Dead、Jefferson Airplane、The Who、Janis Joplin,以及告别乖乖仔年代,推出“Sgt. Pepper Lonely Heart Club Band”专辑的披头四(当然还有单飞后的约翰列侬)等等数之不尽的歌手与乐队,都是其中佼佼者。

这些鼓吹和平与爱的音乐人,对当时的青少年产生强烈冲击,一时间,整个社会风起云涌,在歌手们的带动下,嬉皮风的衣着也流行起来,成为当时的时尚主流。

由于嬉皮士对东方世界如中国、日本、印度充满美好想象,因此他们的衣着也有浓厚民族风。民族风小饰物、扎染布料、针织衣物、喇叭裤等等,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嬉皮穿着。嬉皮士又被称为“Flower Generation”;花朵是嬉皮士的标志,代表着和平与爱,因此印花布料也是不可或缺的嬉皮元素。如果再加上一头过肩长发(无论男女),以及在头上戴一朵花或一圈发带,那嬉皮味道就更是十足了。

嬉皮装扮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到今天,嬉皮风的影响依然经常出现在平民的日常装扮以及时尚秀上。扎染布料在本季Vivienne Westwood的时装秀上有画龙点睛的效果。D&G的碎花长裙和花朵饰物,很波西米亚。Alice + Olivia的时装秀上,也出现了可爱到不行的喇叭裤和长及脚踝的飘逸碎花长裙。而Anna Sui本季时尚秀,更是充满波西米亚的味道,民族风针织外套,碎花长裙,印第安风羽毛饰物,喇叭裤,精彩重现了当年嬉皮士的浪漫与哀愁。






本季时尚秀展现的嬉皮风Anna Sui,D & G,Derek Lam,Issey Miyake



华丽摇滚的时尚性别革命


华丽摇滚的代表人物之一Jobriath。他的服装不输今天的Lady Gaga。

华丽摇滚祖师爷David Bowie。









本季时尚展现的华丽摇滚风
Alexander Mcqueen,Marc Jacobs,Barbara Bui,Gareth Pugh,House of Holland,Jean Paul Gaultier,Zack Posen,Viktor & Rolf





不过,最被时尚圈人推崇,已经升上神枱的,还当属华丽摇滚(Glam Rock)里的闪亮巨星。华丽摇滚的乐队与歌手如英国的T Rex、David Bowie,美国的New York Dolls、Jobriath,踩着高跟鞋,涂上厚厚的粉底和眼影,穿着金光闪闪的奇装异服,在舞台上高歌嘶喊,魅惑众生。

华丽摇滚的表演方式一般充满戏剧性,音乐氛围如外太空般虚幻飘渺,捉摸不定,有时一首歌曲可以变好几次节拍。事实上,Glam Rock的祖师爷爷David Bowie,就为自己塑造了一个舞台身份——Ziggy Stardust。这个身份的他,是个来自外太空来的中性生物。

在Lady Gaga还没有出生的年代,这些华丽摇滚巨星们,是前卫时装最忠实的拥护者,最大胆的实验者。即便是以今天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服装还是非常惊世骇俗的,惊悚程度一点也不输Lady Gaga。这些化浓妆穿高跟鞋的男性,当中大部分其实是异性恋者,穿上女装并非因为有变性趋向,纯粹是为了舞台效果。譬如New York Dolls,虽然穿上钉满水钻,紧到像一层皮肤的妖艳皮裤,但表演方式依然非常阳刚。

近代服装的演化,其实是个性别革命的过程,Chanel带领女人开始穿上裤子,而Marc Jacobs、Jean Paul Gaultier等等设计师,则致力推动男人穿裙、化妆。这些时尚大师们诚然主导着时尚的演进,可是,华丽摇滚前辈们对时尚的影响,也不可忽视。他们以音乐及独特的个人魅力,创造了整个次文化,并影响着同代与未来的时尚设计师,可说是这一波革命的先锋。

至今,Jean Paul Gaultier、Gareth Pugh、Alexander McQueen等设计师的时尚秀,仍然像是华丽摇滚巨星的舞台。


Nirvana的Gruge风格,对90年代初的青年影响至深。

如果说,华丽摇滚对时尚的影响,仍然局限于高不可及的高端时尚,那么,Grunge摇滚,则是彻底的平民化。


早逝的Nirvana,在其短暂却深刻的生命里,以颓废的Grunge音乐,影响了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全球青年的思潮。而Nirvana主唱歌手 Kurt Cobain的邋遢长发,T恤外搭格子衬衫,下身一条破旧修身牛仔裤,已经成了经典造型,引起万千摇滚乐迷效仿。这种着装风格也被时尚界称为 Grunge。做为一种音乐类型,Grunge其实寿命不长,随着Kurt Cobain的自杀身亡,很快就风流云散。可是,做为一种时装风格,Grunge延续了很久,直到今天,仍然是颓废青年的“制服”。

本季潮流最大指标Psychedelic Rock
如果说前几季的时尚秀充斥着80年代的影子,是对麦当娜、Michael Jackson、Cyndi Lauper等等八十年代流行歌手的集体缅怀,那么,本季时尚秀则明显从六七十年代的迷幻摇滚(Psychedelic Rock)撷取灵感。电光蓝、柠檬黄、苹果绿、辣椒红、土耳其石绿,各种最亮眼的颜色都攻占2011年春夏季的时尚秀 。这些鲜艳到极致的颜色配搭,可称为psychedelic color。

迷幻摇滚是近代许多摇滚流派的老祖宗。无论是上文所述的华丽摇滚、歌德摇滚,或是另类摇滚、英伦摇滚,都或多或少都是受迷幻摇滚影响,变种而来。和 psychedelic rock一样,psychedelic color也是一种因为大麻、LSD等等迷幻药物而产生的艺术。在嬉皮文化盛行的60与70年代,艺术家们尝试通过音乐与绘画,去临摹使用毒品后脑中产生的种种幻象。

在音乐上,psychedelic rock开始向印度、非洲等等音乐取经,融汇于电子吉他、电子键盘等等摇滚乐器,发展出一种迥异于乡谣摇滚、蓝调摇滚、爵士摇滚等等早期摇滚的曲风,并启迪了后来的华丽摇滚、歌德摇滚、progressive rock、psychedelic trance等等音乐类型。

而在美术上,psychedelic art的风格,则主要表现在明亮鲜艳的色彩,扭曲变形的图像与字体上。这是从迷幻药物使用者眼中所看出去的世界——一个被切割碎裂,如万花筒般扭曲,变形,缤纷绚烂,充满欢乐的的世界。

本季时装秀上,各品牌的颜色运用,就教人联想到psychedelic art的风格。Haider Ackermann、Aquilano Rimondi、Damir Doma等等牌子都不吝使用姹紫嫣红。Prabal Gurung、Rachel Roy、Christian Dior等等品牌更大胆碰撞各种浓烈的颜色,强烈的对比令本季时装秀生色不少。连向来以极简剪裁闻名的品牌Jil Sander,也在本季大肆玩弄各种颜色,令人不禁担心该品牌以上班族为主的顾客群,会否被吓跑。不过,Jil Sander以黑色综合各种鲜艳颜色的方式,还是教人赞赏不已的。


 迷幻摇滚的代表之一,The Doors。

Psychedelic art和psychedelic rock一样,致力于临摹使用迷幻药之后所感知的世界。迷幻摇滚的海报与唱片封套,大致是这个风格的。





本季时尚秀上,psychedelic color当道,也许正是受psychedelic rock的影响。
Alexandre Herchcovitch,Christopher Kane,Christian Dior,Prabal Gurung,Rachel Roy ,Moschino,Maxmara


已经刊登于11年5月份《女友》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