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远飞的鸽子

世上最惆怅的事,莫过于——

他身上的味道,香香的,又不至于甜腻。靠在他怀里,闻着从他衣服底下传来的味道,她感到如此心安。他是个时髦的男孩。她一直以为他总在和她约会时,偷偷洒了香水。

那一天,第一次在他家里过夜。水气氤氲的浴室里,她从白底蓝盖的瓶子挤出了沐浴露,那一刻,她发现原来他身上的味道,源自这里。

有些人会不习惯洗完澡后身体还是滑滑的,以为沐浴露没有冲干净,其实,那是里头含有润肤乳的关系,他说。她仔细端详,印着蓝色Dove字样的瓶子上,确实写着1/4 moisturizing cream。

那时候是九十年代初,刚被引进亚洲的Dove还不是那么大众化,不过,因为价格不太贵,颇受初出社会,开始关注时尚的年轻人追捧。

他比她早两年踏出社会,虽然是个男孩,却似乎比她这个刚毕业的女孩更懂得时尚。他听的音乐,他带她去的餐厅,都是她的时尚指标。从此,她开始使用Dove。她爱上了那香味,和洗完澡后身体滑腻的质感。这一用,就是十几年。既便和男孩分手多年,洗澡时鼻端的芬芳仍偶尔令她忆起这深深爱过的男孩。

很多年后,她到他生活的城市出差, 约了共进晚餐叙旧。他没有发福,还是那么时髦,除了浅浅的表情纹,他和当年那男孩,差别不大。只是……那股熟悉的香味不见了,她惊觉。

没有用Dove了吗?男人付账时,她按捺不住,轻轻地问。

他有些错愕。啊。早没用了。我现在用资生堂的男性沐浴露。他开始热情地介绍更多的沐浴露。

而她,只想赶快把话题岔开。

当然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有能力负担更昂贵的商品了。她的护肤品,不是也一路从Biore晋级到L'Oreal、Bodyshop,再晋级到Estee Lauder、La Mer了吗?

只是,她一直以为Dove是最好的,根本没想过换换沐浴露。

是时候尝试新的沐浴露了吗?她想。满怀惆怅。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选衣服 选丈夫

选衣服就像选丈夫。你选他,他也在选你。

你难得遇上一件喜欢的,颜色、款式、料子,样样合乎你的心意。但很不幸地,你就是挤不进去,或是穿上后,就是说不出的怪——肩膀的部分太窄了,领口太低了——总之就是和你的身形不契合。

遇到这样的情况,别急着认为一定是衣服有问题,更不必认定自己过瘦或太胖。

我卖过一件连身裙,款式很漂亮,但好几个或胖或瘦的顾客试穿后,都不好看,连我都认为肯定是版型有问题了。连身裙被冷落在一角好久后,某天忽然被一个臀部偏大的女生拿来试穿,我暗想大概是没指望的。结果,穿出来效果竟然出奇地好,女生的身形被修饰了而显得更瘦更高,而连身裙也被女生偏大的臀部撑出漂亮的弧度,相得益彰。
 
每个人的身形都不尽相同,每件衣服也都有适合自己的主人,并不是非要穿得下某件衣服,才算拥有标准的模特儿身材。就像你不爱小明,不代表小明条件不好,更不代表你品味庸俗,只是风趣健谈的小明比较适合活泼的女生,而严肃认真的小华,其实更能给你安全感。

所以说,衣服也会挑主人的。陶晶莹不是教你遇上好男人,就要“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要让他离开”吗?遇上自己很喜欢,又适合自己的衣服,也不必考虑太多了,赶快买下来吧。(这样说,会很hard sell吗?)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日本人 中国人 谁是豪客

如果你问我当了这几个月的时装店店长,对各个国籍的消费者,有什么看法,我会简单的总结:日本人,斋睇唔买;中国人,斋买唔睇。

传闻中,日本人都是豪客,买名牌买时尚不看价钱,刷卡不眨眼。偏偏来到马来西亚的日本人,似乎都和传闻有很大落差。首先,他们看衣服之前,一定先翻价钱来看。标价超过RM100的衣服,他们会露出咋舌表情,然后不动声色放回去。

敝店其实也有不少低于RM50的衣服(平衫贵格,特地买来吸引较没消费能力的学生的),照理说,如果是马来西亚人买下这些便宜的衣服,大概都能理解对于质量就不必太奢求了。但日本人看到这些衣服,总是会发挥精明消费者的精神,从外翻到里,从线头到针脚,细细检查,买一件RM39.90的裙子,好像买一件USD3000的名牌一样谨慎,真是令人好气又好笑。

日本人当然不一定都这个样。可能我碰上的日本人,都比较少出国的经验。就像我多年前第一次到中国,也同样抱有中国货一定要便宜的既定观念,如果遇上标价稍高的,就认定是骗游客,就算已经很便宜了,还是不肯买。用“符合当地消费水准的价格”买来的货品,回国后却发现质量果然也“符合当地消费水准”,于是又抱怨中国货都有问题。


出门旅行,中国人和日本人大相庭径。我的经验是,只要碰上喜欢的,只要跟你投缘,中国人能穿得进的就买,根本不必看价钱。货品的质量嘛,一分钱一分货,中国人很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