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2, 2010

爱丽丝掉进的框架



看Tim Burton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如享用了瑰丽的视觉盛宴,感官获得无上饱足。但走出电影院,却又难掩失望。

长大的爱丽丝,浑然忘却童年时的奇妙经历。19岁那年,他在白兔的诱导下,再次坠入了通往奇幻世界的兔子洞。原来,奇幻世界已经被邪恶的红心皇后所统治,而爱丽丝,正是屠杀恶龙,解放奇幻世界的真命天女。通过了一道又一道的考验,爱丽丝终于完成使命,并决定回到自己的世界,寻回勇气,拒绝了长辈们安排的婚姻。

电影版爱丽丝,完全符合了好莱坞“three act structure”的故事结构。在Three act structure里,故事的结构可用三个段落概括。第一个段落介绍了主角和各个角色所面临的冲突。第二个段落,是主角解决问题与冲突的过程。第三个段落是结局,当然也就是冲突如何获得解决,人物又有了什么改变。

几乎所有的好莱坞电影,都逃不开three act structure,因为观众都想看一场有始有终,有冲突有结局的电影。可是,这也限制了电影作为一种艺术的多面性。以文学艺术而言,从明清章回小说发展到今天,小说已经出现多种样貌,现代小说还不乏通篇以意识流去写的作品。但现代电影,仍然停留在明清章回小说的年代,死守着“起承转合”的定律。

如果Tim Burton的最新力作,改编自其他的文学名著或童话,大概我不会带着失望离场,因为大多数的文学名著或童话故事,也都是遵循着three act structure去建构整个故事。

可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不是这样的。这部Lewis Carroll写的童话,之所以被奉为文学殿堂里的经典,是因为他另辟蹊径,写了一部“废话”(literary nonsense)连篇的小说,开创了一个新的文学流派。原著小说里的爱丽丝,掉入奇幻世界后,经历了一连串事件,但是,这些事件之间没有关联,也没有前因后果。小说里一样有红心皇后,可是和皇后对抗不是故事的主干,爱丽丝并没有想要推翻他的统治,爱丽丝也没有什么冲突需要解决。小说里也有帽子先生及会笑的猫,可是他们并不是帮助爱丽丝解决冲突的伙伴,他们在故事里的存在,基本上没有任何目的。他们只是爱丽丝碰巧遇上的有趣(或无聊)的对象。小说里每一个人物存在与否,都不会对故事主线造成任何影响,因为这部小说根本没有所谓的故事主线。

现在要我回想,到底这部小说讲了些什么,我恐怕没有多少印象。那只是一个小女孩的梦境;在梦境里,他经历了一连串毫无意义的事。可是,这本书不但深受小孩喜爱,连大人也情不自禁爱上他。第一,这本书有一个个性格鲜明,造型有趣的人物。第二,小说里大玩文字游戏——虽然文字符合文法,却又有逻辑不通之处,对小孩来说饶有趣味,也能令儿童领略英语的音韵之美。

这种不合逻辑的趣味,近似“无厘头”。而因为整本书每段话每行字都那么不合逻辑,也就形成了一种新的阅读体验,成人读者可以在字里行间,解读出另一层意义或哲理。(情况有点像大陆知识份子,喜欢在周星驰的电影中,获取不一样的解读。)也是这个原因,令大人与小孩一起爱上爱丽丝。

小说版爱丽丝也不是一部诲人不倦的童话故事。可是,电影版爱丽丝却说教意味甚浓——主角经历了一段奇妙的旅程,克服了某些困难,产生顿悟,找到自己,生命从此改变。这完全是典型的迪斯尼式情节和命题。

我不能说2010年电影版《爱丽丝梦游仙境》不好看。这部电影的视觉效果充满想象力,也符合了好莱坞和迪斯尼的要求。可是,这部电影的导演是Tim Burton,第一位一反传统,把superhero类型电影(蝙蝠侠一、二集)拍得充满悲剧色彩,把卡通(鬼新娘)拍得阴郁而凄美的导演。我难免期待他能像拍一部抛弃即有的框架,却同样能引人入胜的电影,就像Lewis Carroll多年前写出爱丽丝一样。


已刊登于12/4/10《星洲日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