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8, 2010

欲拒还迎 科威特


大学时,有位科威特同学对宗教很虔诚,全班同学去旅行,大家都上酒吧,只有他拒绝前往,坚持一天跪在毯子上祈祷五次,引来美国同学纷纷侧目也无动于衷。这一直令我感到科威特是保守的。

而且,科威特也一直很低调。阿联酋与卡塔尔近年致力发展旅游业、商业、金融业,风气渐渐开放,迈向全球化。相形之下,科威特会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国名,倒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1990年那场波斯湾战争。

再也想不到,科威特如此“西方化”。大概是因为伊拉克侵略时,美国曾出兵相助,所以在海湾六国里,科威特是最亲美的国家。这除了表现在政策上,从城市的氛围和科威特人的生活方式,也可轻易看出。

科威特的海滨商业休闲区Salmiya,一片霓虹闪烁,和美国加州海滨的景象有三分相似。当然这里没有酒吧,可是,开到深夜的餐厅与水烟馆,情调总算接近。街上固然有穿传统白袍和黑袍的男女,但穿T恤牛仔裤的人也不少,尤其年轻一辈,打扮和美国孩子没多大分别,只是女孩多了一条头巾。听说有许多科威特家庭把小孩送到国际学校,让孩子从小学习英语。不过,每次向人问路,还是不会讲英语的居多。

我也很快发现一个现象。科威特特别钟情西方快餐店,小小一个Salmiya挤满国外来的快餐,麦当劳、汉堡王、Papa John’s、Wendy’s、Subway、Hardee’s(基本上就是Carl’s Jr.,美国的南部与中西部,用这个名称),几乎所有的美国快餐与连锁餐厅都到齐了。

这除了说明科威特的消费能力很高,是外国企业垂涎的市场,也透露了科威特人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向往与认同。

这就是科威特,外观上充满西方情调,阿拉伯色彩已经很淡很淡。卡塔尔至少还有Souq Waqif那样充满阿拉伯情调的传统市集,阿曼也保留颇多古迹。但是,科威特似乎只有购物商场。

也因此,科威特能吸引外国游客的地方非常少。科威特水塔是科威特地标,就像铁塔之于巴黎。就算你对这三座形状像竹签插鱼丸的水塔不怎么感兴趣,也必会有人执意要带你来。水塔由瑞典公司设计,南斯拉夫公司承包建造,1979年建成。第一座插了两颗鱼丸的塔,高178公尺,顶部那颗“小鱼丸”是个旋转观景台,门票只要1第纳尔(约等于3.5美金),里头有贩卖部售卖汽水零食。科威特没有多少高楼,不像阿联酋和迪拜一样,拼老命建摩天大厦。从123公尺高360°旋转的观景台望出去,整个科威特一览无遗。小鱼丸之下的大鱼丸,则是个餐厅,早餐时段只准女性入内。

第二座插了一颗鱼丸的塔,才是真正的水塔,用来蓄水,不对外开放。第三座没有任何鱼丸的塔,没有任何实际用途,纯粹为“摆设品”,令整体建筑更视觉上协调。

观景台有一系列照片,记录了伊拉克入侵时,科威特被炸得满目疮痍的景象。事实上,科威特一直不敢,也不愿轻易忘记这段历史,除了水塔,许多博物馆里都详细地重现了这段历史,一再提醒着子民战争带来的伤痕。

海湾六国里,沙地阿拉伯最是执着,宗教与文化,仍停留在中世纪时代。也门太穷困,温饱都成问题,很难谈及文化改革或现代化。其他几个海湾富国,则无可避免地,走在全球化的潮流上,可是,它们的选择,又各自所不同。多哈与迪拜的改变,是为了迎合世界的期许。这两座城市努力推动旅游业,外观比很多城市现代化,但由于“改革开放”的时间不长,形改而神不改,骨子里仍是保守的。毕竟文化与思想的改革不像建高楼,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慢慢改变。

而国土面积只有两个新加坡大,石油储量却占了全世界总储量10%的科威特,根本不屑搞旅游业,也无需牺牲传统、接受改变,来迎合世界口味。科威特并不急切地通过盖高楼来炫耀自己的现代化,虽然美国人的生活享受与价值观,早已渐渐渗透到科威特人的生活里头。

对于宗教,科威特却丝毫不肯妥协。多哈、迪拜与巴林,早就为了欢迎旅客,有限度地开放售酒与售猪肉执照,而科威特仍是严厉禁止任何酒精饮料,买猪肉,当然也是门都没有的。


9632、9635 Salmiya街头
9710 水烟馆情调就像酒吧,饮料也像啤酒,但不含酒精。
9768 西方来的快餐店,霸占了整个科威特.
9779 终于在科威特找到地道阿拉伯快餐。Sambosa是中东与中亚食品,油炸外皮裹着馅料马铃薯、葱、豆子等馅料。快餐Sambosa则推陈出新,里头的馅料有火腿、乳酪等等多种选择。
9861 科威特水塔。
9874 从科威特水塔的观景台眺望。
9882、9884 科威特水塔观景台
9896 水塔内记录了伊拉克侵略历史的照片。


已发表于1/3/2010星洲日报《爱上巴别塔》专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