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黄明志龟笑鳖无毛



黄明志批判贺岁专辑,其实是龟笑鳖无毛。他说贺岁专辑“每年翻来翻去”,这点很多人听了应该会觉得很痛快。问题是,黄明志自己本身的rap,同样翻来翻去,在音乐的表现上,实在缺乏创新,没有个人风格。他自己拍的这个MV,就粗糙和潦草得令人惊叹。新年歌和rap,就简单地用crossfading的方式连接起来,完全懒得花心思去思考怎么让两种音乐一气呵成。(听不懂我的话?请参考周杰伦的《千里之外》)

而他那番马来西亚四季如夏,所以新年歌不能唱春天、四季的论点,我也不是很赞同。农历新年又称春节,这本来就是庆祝冬天过去,可以春耕播种的节日。如果农历新年歌词出现四季、春天、春风就是错,那住在赤道边的我们,庆祝农历新年更是大错特错了。至于他批评贺岁歌里提到放鞭炮,我只能说,黄明志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乖了?法律说不准放鞭炮,他就连出现鞭炮两字的歌曲都不能唱?

愚见是,本地贺岁专辑的问题,不在于歌词,黄明志拿春天、鞭炮开刀,只是鸡蛋里挑骨头。华人新年歌的问题是曲风、唱腔三十年如一日,粗制滥造,没有创意。圣诞歌同样年年歌颂耶稣,描绘白雪漫漫的景色,可是,欧美音乐人懂得新瓶装旧酒,用Jazz、用R&B,以及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诠释一首传唱多年的旧歌,从Mariah Carey到Jewel到Ashanti,各有各惊喜。当然,词曲全部原创的优质圣诞歌,同样不缺。

而本地唱片公司推出新年歌,是不是也能拿出一点诚意?总是大锣大鼓、喧哗吵杂,听了实在心烦。让新年歌也来摇滚、骚灵一下?或者,干脆像黄明志讲的那样,写一首散发南洋风味的新年歌?传统的新年歌来来去去就那几首,这是本地音乐创作人的大好时机——只要创作的新年歌够好听,流传到港台大陆的机会将很大,而且,很可能会像“迎春花”、“春风吻上我的脸”一样一代一代传唱下去,成为另一首隽永之歌。

至于黄明志,他“敢讲”的个性令人激赏,可是,当rapper不是有种就够了。Eminem、Snoop Dog除了歌词内容劲爆,在节奏、音乐上,都令人耳目一新,很有feel。黄明志虽然以敢讲话出了名,但他毕竟是个音乐人,要在音乐路上走得更远,还得加把劲。

已刊登于21/2/2010星洲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