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1, 2010

当个人意见遇见Alexander McQueen

 被“个人意见”形容为波斯顿龙虾的高跟鞋。As seen in Lady Gaga music video, Bad Romance

我喜欢Alexander McQueen,也喜欢读“个人意见”的部落格。


“个人意见”嘲讽时尚单品与明星穿着的功力,实在令人拍案叫绝。我欣赏他充满创意的嘲讽方式,但不认同他的时尚品味。我欣赏颠覆传统审美观,充满革命性的服装设计。相反的,对于超出大众品味的衣着或时尚单品,个人意见的嘴巴向来毫不留情。也因此,Alexander McQueen的作品屡屡成为个人意见极尽嘲讽的对象。上一季,个人意见就把McQueen设计的高跟鞋,做出了波斯顿龙虾的绝妙比喻。

所以,当“个人意见”在Alexander McQueen过世后,把其形容为“伟大的天才”,还说这是“全人类的损失”,很令我觉得很别扭。

从个人意见的部落格以往对时尚的评论看起来,可以推测他的时装品味趋向Audrey Hepburn那种保守淑女派,夸张的、有悖常理的服装,不是他的那杯茶。这本来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个人喜好的问题。但在你嘲讽的对象过世之后,才突如其来地封他为伟大天才,又是何必呢?


我猜测(又是猜测),个人意见私底下应该是相当欣赏Alexander McQueen的吧。可是,要发挥令人喷饭的嘲讽,也需要天马行空的设计,因此Alexander McQueen这样挑战世俗审美观、改变女体曲线的设计师,才会屡屡成为标靶。

我不禁暗想,如果我是个人意见,我会怎么做呢?也许,我会写一篇文章详细剖析自己对Alexander McQueen的欣赏与对他过往作品的真实看法?

不过,我更有可能保持沉默。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当爱情如沙漠里载花


他签了合同到卡塔尔工作两年,目前已经待了1年多。当他告诉我,他无时无刻不渴望离开这里时,我心里想,他只是个爱玩的少年吧。卡塔尔虽然自然环境差了点,但毕竟是个基础设施良好的城市,应该不止于那么糟糕。城市生活,不都差不多吗?

就拿我们马来西亚人来说,大家早上至傍晚被囚禁于办公室,晚上上网、上健身房或电影院。至于周末,大家都一整天泡在购物商场里。我们同样惧怕毒辣的太阳,同样整天呆在室内。多哈缺少的,大概只是多姿多彩的夜生活吧?

卡塔尔貌似开放,骨子里却对宗教教规与传统文化非常坚持,不用说,喝酒是严厉禁止的。不过,真要去喝酒跳舞,卡塔尔还是有这样的场所,只是消费非常高昂就是了。正如世界其他角落,严厉的律法,只用来对付平民百姓,有权又有钱的人,可以不受此限。

除此之外,卡塔尔似乎不缺什么。这里有City Center和Villagio,多哈人引以为傲的购物商场,虽然规模相比于其他城市,不值一晒。

不过,在多哈待了几天,沙漠景象带来的新鲜刺激感渐渐消退之后,我也慢慢感觉到了无处排遣的寂寞。多哈缺少的,不只是夜生活。

于是我问他,这里可去的地方虽然不多,可是至少还有热闹又有情调的Souq Waqif,为什么还是感到孤独?

初到多哈时,我也常到waqif转转,可是两个月后,就再也提不起兴致了,他说。

刚开始时,他也幻想着自己可以很快交上很多朋友,好好体验阿拉伯文化。可是,很快他就发现,阿拉伯人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烈的民族,很少外国人能真正成为他们的朋友,融入他们的生活。能踏入过阿拉伯人的家的外国人,少之又少。外国人如果受邀参加阿拉伯人的家庭聚会,就已经是可以拿来炫耀的一件事了。

环顾四周,Souq Waqif里,果然都是一堆又一堆穿着白袍的阿拉伯人,偶然有些外国人的身影,也是和阿拉伯人壁垒分明的,很少看见阿拉伯人和外国人混在一起的景象。

在卡塔尔这片土地上,从外国来的就业者占了全国人口总比例的70%。除了护士、家庭帮佣,更不乏工程师、建筑师这些高薪专业人士。外国人之间,应该很多互动才对吧?像欧洲、美国这些外来人口庞大的国家,新移民的生活就过得多姿多彩。

可是,卡塔尔不是这样的。来到卡塔尔的人,多数只是签个两三年的合同,时间一到就走。也许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只会留在这里的时间不长,因此不太热衷结交朋友。不过,更深沉的原因,也许是这里没有太多场合认识新朋友,更缺少了交朋友的氛围。

一来到这片土地,大家就开始在周围筑起一道墙。每一间公寓都是一座孤独的星球,大家对异国来的邻居兴趣缺缺,平时就凭着高速网络和家人朋友连线、讲电话、看卫星电视。

交朋友不易,爱情生活自然更是贫乏。外国女性一般对阿拉伯男人无甚好感。而阿拉伯文化也不鼓励和阿拉伯人和外族通婚。虽然仍有少数外族女人和阿拉伯男人通婚的例子,外族男子娶阿拉伯女子,却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

他也曾对某同乡产生好感。刚开始是一方做了晚餐,邀请另一方共享家乡味,后来干脆天天一起做洗手作羹汤。没有家人要照顾,没有朋友要应酬,天地间仿佛只剩他们两人,日子久了,也就有了相依为命的错觉。旷天漠地里,爱恋悄悄滋生。他无法确定,这种爱恋,是不是在极端的环境里,因为寂寞而豢养出来的。如果回到自己的国家,他和她再重逢,他还会不会喜欢她?她还会不会视他为依赖的对象?

他们终究没有任凭这段感情继续萌芽。他们签的都是两年的工作合约。那时他刚到多哈不久,而她仅剩半年。他们都是理智的人,知道这是一段成功率太低的恋爱。

在卡塔尔这个没有地址的国家里,恋爱是一封找不到收件人的信,无从投递。

后记:“他”,是在卡塔尔航空工作的一群空姐空少,是搞IT的菲律宾人,是在石油公司工作的工程师,是许多来自不同国家,在不同领域工作的青年。他们的背景不尽相同,却常经历同样故事。这样的故事,在卡塔尔轮回,一次又一次。




图说:
Villagio 1.jpg:Villagio是多哈新建不久的商场,一开张就成了多哈的全城热点,里头有座溜冰场,天花板画着蓝天白云。听起来很熟悉是吧?没错,这座商场看上去就像本城Sunway Pyramid的翻版,虽然规模小一点。

8211:多哈最气派的购物广场City Center。
8274:Souq Waqif里出现的小小游行。听说是支持巴勒斯坦的。
8285、8384:Souq Waqif一景。
8341:Souq Waqif里夜晚有表演。阿拉伯人和外国人同桌共欢的情况,比较少见。
8385:在Souq Waqif里补鞋的,当然都是外劳。

已刊登与星洲日报7/2/2010,《爱上巴别塔》专栏

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黄明志龟笑鳖无毛



黄明志批判贺岁专辑,其实是龟笑鳖无毛。他说贺岁专辑“每年翻来翻去”,这点很多人听了应该会觉得很痛快。问题是,黄明志自己本身的rap,同样翻来翻去,在音乐的表现上,实在缺乏创新,没有个人风格。他自己拍的这个MV,就粗糙和潦草得令人惊叹。新年歌和rap,就简单地用crossfading的方式连接起来,完全懒得花心思去思考怎么让两种音乐一气呵成。(听不懂我的话?请参考周杰伦的《千里之外》)

而他那番马来西亚四季如夏,所以新年歌不能唱春天、四季的论点,我也不是很赞同。农历新年又称春节,这本来就是庆祝冬天过去,可以春耕播种的节日。如果农历新年歌词出现四季、春天、春风就是错,那住在赤道边的我们,庆祝农历新年更是大错特错了。至于他批评贺岁歌里提到放鞭炮,我只能说,黄明志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乖了?法律说不准放鞭炮,他就连出现鞭炮两字的歌曲都不能唱?

愚见是,本地贺岁专辑的问题,不在于歌词,黄明志拿春天、鞭炮开刀,只是鸡蛋里挑骨头。华人新年歌的问题是曲风、唱腔三十年如一日,粗制滥造,没有创意。圣诞歌同样年年歌颂耶稣,描绘白雪漫漫的景色,可是,欧美音乐人懂得新瓶装旧酒,用Jazz、用R&B,以及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诠释一首传唱多年的旧歌,从Mariah Carey到Jewel到Ashanti,各有各惊喜。当然,词曲全部原创的优质圣诞歌,同样不缺。

而本地唱片公司推出新年歌,是不是也能拿出一点诚意?总是大锣大鼓、喧哗吵杂,听了实在心烦。让新年歌也来摇滚、骚灵一下?或者,干脆像黄明志讲的那样,写一首散发南洋风味的新年歌?传统的新年歌来来去去就那几首,这是本地音乐创作人的大好时机——只要创作的新年歌够好听,流传到港台大陆的机会将很大,而且,很可能会像“迎春花”、“春风吻上我的脸”一样一代一代传唱下去,成为另一首隽永之歌。

至于黄明志,他“敢讲”的个性令人激赏,可是,当rapper不是有种就够了。Eminem、Snoop Dog除了歌词内容劲爆,在节奏、音乐上,都令人耳目一新,很有feel。黄明志虽然以敢讲话出了名,但他毕竟是个音乐人,要在音乐路上走得更远,还得加把劲。

已刊登于21/2/2010星洲日報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Fashion New Blood 各领风骚

时尚界是个喜新厌旧之地。不过,也幸亏有新血的加入,时尚才能保持源源创意。时尚特约黄翰铭,选出4位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在这几年间迅速暴红的设计新锐,畅谈他们如何以各自的方式,影响了时尚圈。



Kate Mulleavy (31岁) & Laura Mulleavy (29岁)
履历表:创办自家品牌Rodarte,赢得CFDA年度女装设计师大奖,和Gap及Target合作推出个人系列
年龄:Kate 31岁,Laura 29岁

不要以为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或纽约帕森设计学院这些顶尖学校毕业,便能保证在时尚界发光。在这充满机遇与变数的行业里,文凭与出身,往往不是成功的唯一钥匙。创立了Rodarte这个品牌的Kate与Laura Mulleavy两姐妹,就是最好的证据。

Mulleavy双姝毕业于加州伯克莱大学,Kate主修艺术史,Laura念英文系,两人都没有受过正式的时装训练,不过一直对时装设计充满热情,在母亲家后院的小屋里埋首制作衣服。

两姐妹在2005年出道,第一次推出的时装系列仅有10件。10件成品也敢拿出来献宝,也许会让名牌学院出身的设计师笑掉大牙。可是,他们就凭着这几件衣服,赢得加州时尚界前辈Cameron Silver的注意,并获邀在洛杉矶时装周展出作品。

时尚女暴君Anna Wintour也很快注意到他们。许多年轻设计师在时装秀开始前,都会先举办一个私人展示会,让Wintour过目,以听听他的意见。不过,有幸请得动Wintour大驾的设计师,当然不多。据闻Mulleavy才出道不久,就曾邀得Wintour出席私人展示会。两个非时尚出身,没什么人脉,名不见经传的加州年轻女子,却能迅速得到Wintour的青睐,实属不寻常。

隔年,他们便赢得了Ecco Domani Fashion Foundation Award,并在纽约CFDA获得两项提名。此后,CFDA每一年都非常厚爱这两姐妹。07年,他们第二度获得CFDA Swarovski Award女装提名。08年,顺利把Swarovski Award女装奖搬回家。09年,CFDA最受瞩目的奖项——年度最佳女装设计师大奖,由Rodarte获得。从此,Mulleavy奠定在时尚界的地位,以短短4年时间,成就了时尚界一则新传奇。

虽然总有人批评他们的作品不切实际,不过,其实他们的时装卖得很不错。Bergdorf Goodman、Barneys、Neiman Marcus、Nordstrom这些高级百货公司很早就引进Rodarte。洛杉矶的Satine、纽约的Kirna Zabette、芝加哥的Ikram、休士顿的Mix这些时尚精品店,也可以找到他们的牌子。美国平价时尚巨头Gap和零售集团Target,更找上他们合作,推出一系列限量时装。

许多在时尚业里混了半辈子的人,都还达不到Mulleavy两姐妹的成就。说起来,Rodarte令人激赏的原因,正是他们的“清新”。他们身形微胖,言行装扮低调朴素,看起来就像图书管理员,没有时尚圈人士喧哗嚣张的作风。他们设计衣服全凭自己的喜好,没有时尚老鸟的包袱,加上精巧的手工,很快风靡时尚圈。这样的设计师,才是真正为时尚圈带来一点“不同”的“新血”。



Christopher Kane
履历表:创办自家品牌Christopher Kane,重塑Versus,British Fashion Award年度年轻设计师,和Topshop合作推出个人系列
年龄:28岁

什么是天之骄子,看看Christopher Kane就知道了。这位在苏格兰长大的男孩,跑到伦敦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念时装设计。不过,成功简直迫不及待地要降临到他身上,还没毕业,他就已经声名大噪。2005年他赢得彩妆公司Lancome为学生举办的时装设计大奖Lancome Colour Award后(Lancome也在马来西亚举办过这个竞赛),迅速吸引了Anna Wintour的注意。Anna Wintour还参加了他的毕业展,简直羡煞其他毕业生。

2006年,Kane又赢得Harrods Design Award,作品得以放进Harrods这家伦敦最有名的百货公司的橱窗展示。通过Anna Wintour的介绍,Kane又认识了Donatella Versace。这位Versace的掌舵人看了Kane的时装绘图后,二话不说,赞助了好几匹500英镑一公尺的昂贵布料,让Kane完成他的作品。

这以后,Versace就和Kane难分难舍。Donatella对这位英伦后辈青眼有加,聘请他当Versace的设计顾问。Kane不愿搬到米兰,Donatella还特准他留在伦敦工作。Donatella对Kane的爱护不难理解。Kane一直视Gianni Versace为偶像,作品性感并且用色大胆,和Gianni Versace辉煌时期的杰作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的生平第一场个人时装秀,在2006年9月20日的伦敦时尚周举行,一系列霓虹色超短紧身连衣裙,空前成功。许多时尚观察家认为,霓虹色成为当季潮流,Christopher Kane功不可没。不必说,难得出了如此年轻俊彦,老家苏格兰当然颁了一座年度年轻设计师奖给Kane。

2007年,他的第二场时装秀同样佳评如潮。同年年底,在毫无悬念之下,British Fashion Award把年度年轻设计师大奖颁给了他。

2009年,停产了5年的Versus,再次回到时装周。为2010年春夏Versus操刀设计的,正是Christopher Kane。停产之前那一季Versus,被Vogue的时尚写手Sarah Mower形容为风格保守,连妈妈级都合适。重新面世的Versus,再次获得前卫时尚人士的喜爱,Donatella总算没有看走眼。

Gianni Versace过世后,这个意大利最顶尖的品牌,就一直萎靡不振。现在,Christopher Kane已被普遍视为可以重振Versace声威的不二人选。不难预料,Kane入主Versace当设计总监的日子,应该已经不远。




Alexander Wang
履历表:创办自家品牌Alexander Wang、T by Alexander Wang,获得CFDA最佳新人奖
年龄:26岁

其实,与其说Alexander Wang是时尚界最具代表性的新血,倒不如说他这一代的华裔年轻设计师,才是时尚界新势力,因为如果独选Alexander Wang,对Jason Wu等人未免不公。

美国时尚界近几年非常厚爱华裔设计师,CFDA先后把各奖项颁给Vera Wang、Derek Lam、Philip Lim。2009年更是华人丰收的一年,Anna Sui获得终身成就奖,而同时入围新人奖的Alexander Wang和Jason Wu,经过一番龙争虎斗,最后落在Alexander Wang手上。当然,Jason Wu也不差,早些时日奥巴马夫人穿上他设计的礼服参加总统就职典礼,已经令他名声鹊起。

Alexander Wang自小随父母移民旧金山,和许多移民华裔青年一样,Alexander表现优异,16岁就被纽约帕森设计学院录取。他曾在Teen Vogue打工,也曾在Marc Jacobs实习,以及在Uniqlo担任设计师。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他就自创品牌,并且仅用了3年的时间,就拿下了CFDA最佳新人奖的殊荣。

Alexander Wang的时装风格很精明。因为年轻,他对滑板、摇滚这些街头文化的感受很强,Grunge的风格渗透到他的设计里。但他又不是一味的反叛、愤怒与不修边幅,事实上,他的女装设计总体而言仍是简约、休闲的,可穿性很高,很有DKNY、CK那种潇洒随性的美国时尚精髓。最难得的是,Alexander Wang价格也不昂贵,尤其他的休闲便装,更受到热烈追捧。Rihanna、Lindsay Lohan这些美国娱乐圈年轻女星,都是他的粉丝。

成名后,其他机会也接踵而来。资生堂就找上他,合作推出了一系列的彩妆用品。

除了奖项,Alexander Wang更值得重视的地方其实是其销量。Alexander Wang、Jason Wu,当然还有Derek Lam和Philip Lim这一批新生代的美国华裔设计师,已经完全地掌握了美国简单随性的时尚风格,融入了社会主流,而不像前辈如Vivienne Tam一般,贩卖异国风情。这批年轻华裔设计师却又继承了华人的生意头脑,深明成本控制之道,因此产品往往质量一流,和其他欧美设计师比较起来,价格更廉宜。在全球经济风暴中,消费者开始精打细算,要衣服质量好,要耐穿耐看,还要价格实惠,于是,华裔设计师们的品牌,销量开始飙升。

欧美时尚品牌,历来分为设计师品牌和平价品牌两大区块。设计师品牌往往价格高得惊人,一般老百姓难以负担。而平价品牌如Topshop,却又过于泛滥,质量也不够理想。以Alexander Wang为代表的年轻华裔设计师们,开拓了另一个市场,为市场提供了既非奢华,却也不廉价的另一个选择,称他们为目前时尚界最具活力的新血,并不为过。




Gareth Pugh
履历表:创立个人品牌Gareth Pugh
年龄:29岁

有一种人,虽然尚未获得重要成就,但是你一点也不敢小看他,总有种感觉,此人终非池中物,有朝一日得了云雨,必能蛟龙升空,成就非凡。

Gareth Pugh就是这类人。他不像Rodarte有重量级时装大奖加持,不像Christopher Kane有时装界泰斗赏识,也不像Alexander Wang那般创出满堂红的销量。

可是,他就是有本事令人对他刮目相看。

说实话,Gareth Pugh忽然成为时尚圈的焦点人物,和一则谣言有关。去年3月开始,时尚圈便盛传Gareth Pugh将取代Kris Van Assche,成为Dior Homme的创意总监。

Dior Homme在Hedi Slimane掌舵的时代,一直是男装数一数二的品牌,引领全球高级男装的潮流。Hedi挂冠求去后,继任人Assche的设计被嫌保守,致使Dior Homme失去了往日锋芒。Gareth Pugh的设计前卫大胆,而且其设计的摇滚精神和歌德元素,和Hedi Slimane遥遥呼应,因此时尚界人士都认定他是接任Dior Homme的不二人选,对该传闻乐见其成。可惜,这则传闻传了许久,至今仍未获证实。不过,这已足够令Gareth知名度暴增。

Gareth Pugh毕业于圣马丁,同样自学生时代便备受瞩目,毕业作品曾登上Dazed & Confused杂志的封面。2006年,他在伦敦时尚周举办了生平第一场时尚秀,那些像是马戏团小丑的衣服,充满概念性,赢来了时尚界的一片赞誉。不过,这种服装的可穿性几乎等于零。因此,他也被认定了是“fashion-as-performance-art”(把时尚当成表演艺术)的接班人。Alexander McQueen和Vivienne Westwood,都是这类时装设计师的代表。

Gareth的设计取向,注定了在销售上难以走入大众。07年的时候,Gareth还曾告诉媒体,他的衣服一件都没卖过,他在时尚界挣扎求存。

所幸,时尚传媒都相当宠爱与珍惜Gareth,因为在新生代中,这类充满反叛精神的设计师,已经买少见少。他的前卫风格,也获得了娱乐界人士的认同。Kylie Minogue是他的忠实支持者,两次巡回演唱会都穿上他设计的舞衣,拍摄单曲封面穿的,也是他的设计。Lady Gaga与Beyonce,也穿上他的衣服出席活动。

在追求销量的时尚界中,Gareth Pugh舍弃了能够被广大群众接受的设计,一意孤行,剑走偏锋。可是,正是这类人,为时尚界带来了新气象,也是这类不断在做着实验的设计师,开拓了时装的无限可能性。新血的意义,大抵如此。


 已刊登于2010年1月份《女友》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