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5, 2010

哈萨克斯坦 时尚观察笔记





在电影《Borat》里头,哈萨克斯坦是个狗不拉屎鸟不下蛋的地方,男主角更是脑筋短路,文化程度几乎和茹毛饮血相差无几。翰铭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拉木图,仔细观察该城的年轻男女以及时尚风格,却另有一番发现。

选择题:

如果把香港填词人兼时装精黄伟文丢到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图,他会:
A)闷死。
B)惊喜。大叹:吾道不孤。

抱歉,我没有正确答案。我又不是黄伟文肚子里的蛔虫。不过,我猜答案是B。

一踏上阿拉木图的街头,我马上就后悔自己准备行李时犯了大错。这个许多人活了大半辈子听都没听过的中亚国家,市容非常欧化(更准确地说,是俄化)。满城都是俄式建筑,道路宽阔笔直,马路旁必有人行道,人行道旁必定种满了树,树叶在秋天的阳光下泛着金光。

迎面而来的路人,男的宛如Dior Homme广告里的模特,身材瘦削,穿着很窄的皮夹克和很紧的牛仔裤,或是修身剪裁的风衣和西装裤。女的穿得很精致,但又不像吉隆坡女孩那么过分花俏,马裤长统靴不但没有风尘味,还堪称优雅,就算一身大红牡丹风衣,也不显俗气。

谁会料到,哈萨克斯坦这个回教国家,衣着打扮竟然如此欧化。再次强调,他们不是美国化,是欧化。

上一次到中东,我的cK skinny jeans令我到处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这一次,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改走保守路线,舍弃所有低腰牛仔裤,带的牛仔裤全比Levi’s 501还要宽松10公分。(另一方面,也是为防气温忽然降到零下30度,我还有多塞两条卫生裤进去的余地。)

结果,整条街上,只有我一个人穿着臃肿的羽绒服和牛仔裤,背着个大背包,成了很显眼的背包客。后来,在当地生活了多年的新加坡人告诉我,不想让人一眼认出是个外来者,那就连背包都不能背,因为这里连学生都不背背包,男生最多只挂个小肩包。

阿拉木图人口只有一百几十万。而且,这里绝少游客。这里连英语都完全行不通。国际化?门都没有。可是,走在市中心的Gogolia街头, 橱窗里尽是Dolce & Gabbana、Costume National、Balmain,已经够教人意外,Thomas Wylde、Andrew GN、Victor & Rolf、Matthew Williamson也找得到,那就太震撼了吧。连新冒出头来的Jasmine di Milo也不缺席。这也就算了,他们连竟然连Baby Dior都有?(如果黄伟文来到这里,还不赶紧进去扫两件Dior童装给Eason的女儿?)

后来和别人提起,有人质疑这些店里卖的是冒牌货。这实在是有点门缝里看人了,哈萨克斯坦绝对不是电影《Borat》里那贫困落后的乡野地方,而是中亚最富裕的石油出产国。再说,就算这些是假货,这个城市的时装男女,认得什么是Victor & Rolf,也算一项成就了。

更让我惊异的是,这里没有满街的假LV、假Chanel。还没来这里之前,我以为急速暴富,又刚跟世界接轨的国家,必定对名牌有着疯狂的向往。阿联酋、科威特这些中东石油国家就是明显例子。至于Almaty阿拉木图……别怪我妄下判断,这译名也实在太土了吧?第一次听到阿拉木图这名字,中国民歌“阿拉木汗”的旋律马上在我脑海中响起,中国满街假LV、假Chanel的画面,也被我自动移植到阿拉木图。

结果,在哈萨克斯坦待了10天,我只看过一名妇女挽LV手袋——而且还是真货。我也没看到LV旗舰店。一座找得到Julien MacDonald的城市,竟然找不到LV?未免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我还没去过那家开在近郊,听说是最豪华的购物商场,说不定LV就开在那里。

LV、Chanel、Dior没有大行其道,但价格同样不便宜的冷牌子又不缺,这现象大概意味着,时装之于阿拉木图的时尚男女,并不是炫耀财富的工具,而是一种品味的选择。只要款式、设计合我心意,别人认不认得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衣服是什么牌子,并不重要。他们也厌倦人有我有,开始追求独特。

阿拉木图物价高得离谱,不比欧洲城市低。看着这里惊人的物价,我以为当地人收入必定很高。吃得饱,穿得暖,才会开始想时尚、买名牌。可是,后来听人说,当地人贫富悬殊,哈萨克斯坦固然有大量消费得起Hermes的富豪,但大部分的普通市民,收入还是低得可怜。听说公务员收入也不过数百美金。

那么,阿拉木图的男女,哪来的钱买那些从款式到质量,看起来都很不错的时装呢?有个长居哈萨克斯坦的马来西亚朋友闲闲地说,哈萨克人勒紧腰带,情愿不吃饭,也要买衣服。就连学校里的清洁女工,也要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上班,打扫的时候才换上清洁制服,而且一下班,必定要换回一身漂漂漂亮亮的装扮,把头发吹得美美的,才肯步出校门。

哈萨克斯坦的市民,似乎完全符合了成为时装精的条件。

从以上种种,我推测黄伟文会和阿拉木图惺惺相惜,应该也不会错得太离谱吧?


图说:
DSCF2835
到菜市场买菜的师奶,也穿得鬼火甘靓。
DSCF3221
童装同样毫不逊色。
DSCF2861
作者与哈萨克族朋友Aigerim。这一身大红牡丹,恐怕是香港女子不敢披上身吧。可是,穿在Aigerim身上,效果不俗。
DSCF2827
干净整齐的菜市场,连服务员也穿着硬挺的制服,很利索的样子。
DSCF2865
我的哈萨克斯坦朋友问我:“马来西亚人的穿着都像你那么随便吗?”令我非常惭愧。

已经刊登于2010年1月份《女友》杂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