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金色大门

时间变得悠长,无穷无尽,是个金色的沙漠,浩浩荡荡一无所有,只有嘹亮的音乐,过去未来重门洞开,永生大概只能是这样。这一段时间与生命里无论什么别的事都不一样,因此与任何别的事都不相干。他不过陪他多走一段路。在金色梦的河上划船,随时可以上岸。

这是素来冷静/冷酷的张爱玲,对爱情的描述。笔下虚构的爱情往往那么百孔千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自传,却有这样一段纯粹的恋爱心情。



每次被强劲的音墙撞得一阵恍惚的时候,我总是想起这段文字。想,那过去未来的重门,何时才能再为我洞开,让我在金色梦的河上,多漂一段路,多唱一首歌,和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