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3, 2009

伊朗男性•国际品牌情意结


如果说伊朗女性因为法律约束而不能在服装上追求更大的突破与个性表现,伊朗人热爱时尚的精神,完全在男性身上表露无疑。

在德黑兰的第一个晚上,我信步走到Ferdosi Square的Enqelab Ave,目光被一间鞋店吸引。这家店灯火通明,橱窗内密密麻麻的球鞋、皮鞋、拖鞋闪耀着光泽。仔细一瞧,店里卖的都是男装鞋。紧邻那一家,也是鞋店。继续往前走,还是鞋店。我赫然发现,这条街上几十家店铺,竟然都是鞋店,而且卖的清一色是男鞋!

来往的伊朗男人,偶尔停下脚步,欣赏着橱窗里的鞋子,神情专注。谁说只有女人才会为鞋疯狂?看来伊朗男人对鞋的热情,不输女人。后来我又发现,这条街的不远处,有另一条卖女鞋的街,只是规模相较之下逊色得多。

古老的波斯文化熏陶出伊朗男人独特的男性美。他们是邪气的,性感的,对自己的美貌与身体,有着充分的自觉。他们似乎知道自己也是被凝视、被渴慕的对象,对时尚与打扮的热情,不亚于女性。在Jomhuri ye Eslami,男装店一间接着一间,论数量和形式,远远超越女装。

Jomhuri ye Eslami在伊朗,等如上海的七浦路,以平民街头时尚著称,虽然和七浦路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这里卖的衣服绝大部分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廉价货。但伊朗男孩,却能自行搭配出和中国男孩很不一样的风格。看似不修边幅的打扮,其实一点也不随便,薄薄的贴身T恤,配上粗犷的银饰或其他小饰品,牛仔裤一律是skinny或boot cut剪裁,并且绝无松松垮垮不合身的。伊朗男孩得天独厚,深邃的五官,宽宽的肩长长的腿,蓬乱的卷发和精心修剪过的胡子,再廉价的衣服,穿在他们身上,似乎都特别好看,Grunge look在他们身上有很好的体现。

不管是城南的Jomhuri ye Eslami,还是在城北的高级百货公司,德黑兰的时装店到处充斥着Versace、Gucci、Hugo Boss——当然,都是冒牌的。差别只在于,Jomhuri ye Eslami出现的冒牌货,品质拙劣,而出现在高级百货公司里的冒牌货,品质较佳。

伊朗禁止入口外国名牌服饰,可是,伊朗冒牌货之泛滥,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城北区高级百货公司里有不少打着Chanel、Burberry招牌的时装店,格调不俗,橱窗精美,而且那么堂而皇之,不注意看,几乎要让人怀疑里面卖着真货。

我还发现Bossini。香港牌子入驻伊朗?跑到店门外一看,里头卖的却是伊朗女性的长袍和头巾。Bossini竟然也有人冒牌,香港人应该感到自豪吧。还有挂着Chanel招牌的,趋前一看,却是男装店。Chanel什么时候开始卖起了男装?害我笑弯了腰。

后来我发现,伊朗人对国际名牌有着异乎寻常的渴望,但由于不能入口,接触的机会不多,认识也很少。因此平价品牌“Zara”、“Topshop”,和奢华品牌“Chanel”、“LV”往往在橱窗里排排坐。Zara与LV,对他们来说,差别真的不大。名牌之于伊朗人,不是身份象征,他们需要的,只是一种和国际接轨的感觉。他们透过电影与网络,窥视着其他国家的青少年如何生活,并且迫切地渴望拥有同样的生活。Nike、Nokia、McDonald、Pepsi,只要是其他青年拥有的,他们也要拥有。

无法买到Pepsi,他们就干脆自己制造Parsi——同样的红与蓝商标,罐子的设计90%雷同。美国有KFC快餐,他们就来TFC快餐。看来,越是反欧美形象越鲜明的国家,人民越是崇拜欧美文化。阿拉伯国家是一例,伊朗更是如此。真是一大讽刺。

我离开德黑兰不久,伊朗就因为民众怀疑政府操纵选举结果而发生了惨烈的暴动。伊朗知识分子、学生、中产阶级对强权专制政府的不满积累长久,就如火山聚集了太多能量,终须爆发。
许多人惊异于伊朗人不惜付出生命与热血推翻政府的决心。可是,不必深入他们的生活,只须从他们的时尚态度,我们就当预知,这场暴动其实是必然的结果。伊朗青年厌倦了被囚禁的自由。他们不愿意被世界孤立,他们渴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当人民对世俗化的生活有了那么强烈的向往,再试图用宗教与强权去压制人民,只会造成悲剧。


图说:
0151, 0154 Enqelab Ave是伊朗的男鞋街。
0160 ,0161, 0162, 0163, 0717, 0718, 0719 从橱窗内的摆设,可见伊朗男装,妖骚得惊人。(请编辑任选图片)
0437 Jomhuri ye Eslami在伊朗,等如上海的七浦路,以街头时尚著称。
0581, 0587 冒牌货充斥伊朗,在高级百货公司里也不例外。


已刊登于13/12/2009《星洲日报》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