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0, 2009

关于Avatar,我只有一个疑问

Avatar的故事,其实和1995年的迪士尼卡通Pocahontas差不多,来自“更高等文明”的入侵者,爱上了土著公主,同样宣扬环保,反对侵略,带着自我批判的色彩。这样的故事,放在14年前,相当有前瞻性,美国人开始在主流电影里反省自己祖先的残酷与罪过。放在今天,当然新鲜感不再。

但James Cameron,就是有本事把最掉牙的故事,用最华丽的视觉效果,以史诗式的结构,流畅而精彩地说出来。连穷小子爱上富家女,遭到家长 反对,船沉没了男孩为女孩牺牲这种老土故事,James Cameron都有本事令全球观众为之泪涟涟,他说故事的技巧,还需要质疑吗?

令我百思不解的是,在影片里代表人类的,既然是西方文明,用的语言是英语,那么,为何战斗机上的图徽,是一条东方的龙?战斗部队的名字也叫Dragon?在西方文化里,龙是邪恶的象征,但其形态类似恐龙,绝对不似东方有着蛇身的龙。

西方电影工业制作严谨,对任何细节都非常考究。如果你念过“符号学”,知道符号的威力,那么,你当知,这不会是个疏忽或巧合,而是个具体的弦外之音。那么,这部电影在暗示什么呢?东方文明(或更具体的说,中国)才是最具侵略性的文明?

 已刊登于27/12/09星洲日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