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09

麦浚龙 天生地梦 从偶像泥沼里超生



我曾想过,如果麦浚龙能交出3张我老人家满意的专辑,我便将大方宣布他是我欣赏的歌手。

经历《Chapel of Dawn》、《WHY》,到了《天生地梦》这张EP,我想我终于能说“我听麦浚龙”而不必脸红了。

要知道,承认喜欢麦浚龙不是件简单的事。麦少爷从来只和阿娇、陈冠希这些名字扯在一起。关于他的新闻,不是泡妞,就是和陈大少爷争风吃醋。长得不怎么样却妄想走偶像路线,刚出道时还被揭发用钱买歌迷的丑闻。而对我这种这么好面子的人来说,欣赏一名艺人,除了音乐歌艺,形象也很重要。要承认欣赏麦浚龙这种公子哥儿,唉,好唔型。

两年前第一次听到《Chapel of Dawn》这张专辑时,简直惊为天人。很难想象这名公子哥儿能做出一张如此颓靡、华丽的专辑。整张专辑音乐风格统一,层次丰富,深邃而神秘。歌词描绘人魔大战,听起来像是电玩一代的无厘头搞作,不过,在黄伟文操刀下,歌词当然有了更深的意涵,每首歌都大玩正与邪、人与魔的对比/对话。《Poor U》一曲里,麦浚龙一人分饰两角,坏人嘲笑好人“我鄙视你的热心,也可怜你的纯真,一生讲究公允,但公允却对你凶狠”,而好人则回应“你也真算笨,不知牺牲乃福份”。

整张专辑没有一首歌曲朗朗上口,没有一篇歌词描写男女私情。不过,麦浚龙的父亲麦绍棠腰缠万贯,家里不愁开饭,哥哥麦浚翘创办了《Milk》、《Cream》等杂志,是香港潮流领导人,以麦浚龙的家世,找一批最顶尖的音乐人帮他制作一张只考量素质,不考量市场的专辑,不是太难的事。所以,我把这张专辑的成功,更多地归功于幕后团队。况且,以麦浚龙的外貌,要当偶像恐怕不容易,因此改走另类路线,向黄耀明、何韵诗的歌迷抛媚眼,也是突围而出的另一个招式。

果然,下一张专辑《Words of Silence》虽然仍可称得上是好专辑,但却是一张无甚惊喜之作。 大概是《Chapel of Dawn》叫好不叫座,也没有获得预期回响,因此急急回归深情偶像大路情歌路线吧。

 再下一张专辑《WHY》,很明显看出麦浚龙要在主流与另类之间平衡的努力。《歪》是电子舞曲,但绝对不是陈慧琳那种“摇头音乐”,从其玩味很重的节拍即可感受到。而《写得太多》,则是伦永亮经典的伦式情歌风格。香港乐坛近年每个新生代歌手都少不了回味一下80年代香港音乐,似乎这便是排行榜灵药。为了加深乐迷的记忆,《写得太多》还一鱼两吃,一首是麦和伦合唱,一首麦独唱,催谷这首歌成为大热K歌的企图十分明显。

直到《天生地梦》,《Chapel of Dawn》的暗黑意念,才得以继续。《天生地梦》可分上下两部,上部3首歌全由林夕执笔写词,冯颖琪、何秉舜、张亚东,还有在《Chapel of Dawn》里大放光芒的王双骏则负责作曲与编曲。这个部分继承了《Chapel of Dawn》的幽深诡秘。为了弥补麦浚龙薄弱的声线,《天生地梦》的编曲绵密丰富,电子合成器创造出如行云如雷电如梦幻如朝露的意境。不能不说这张专辑很有黄耀明《若水》专辑的影子。

上半部三首歌完全放任林夕一展所长,做他爱做的事——印(佛)经据典,玩弄文字,故作深奥。《颠倒梦想》起始第一句“死于温柔乡,超生于泥浆”,便令人拍案叫绝,可惜整篇看下来,却觉堆砌。林夕的词,虽有佳句,难成佳章。《颠倒梦想》取笑世人盲目追求,“随着美梦随地抢抢抢,最后揭开宝箱,发现与所想的不一样”,说教意味甚浓,反而不如主打歌《弱水三千》,不试图说大道理,只是潜心描写水的万千姿态,“静静地浮游于清空,一转身可以化近了杯中”,那般自然流畅。

如果说《天生地梦》上部是漩涡太虚,那下部便回到人间烟火。周耀辉负责填词的3首歌,回到男女情爱,“教我如何亲近你,如树上住的画眉”、“像受了伤的一只画眉,在没有星的园地,爱你。”有黄贯中、周国贤这些摇滚中坚撑腰,不用说,这个部分摇滚味甚浓,不过有时也叫人担心强劲的电吉他会把麦浚龙薄弱的声线淹没。

上半部是飘渺电子,下半部是流行摇滚,幸亏整体感觉还算统一,也许电子和摇滚本来就能很好地结合。这情况有点像王菲的《寓言》——坦白说《寓言》风格的割裂反而还更严重更突兀。

经过几张专辑的探索,麦浚龙总算找到了自己的路向。先天声线不足,缺乏特色,要他唱unplugged,简直是自曝其短。既然如此,那就强调音乐概念,在编曲上精雕细琢。谁说一定要有张惠妹的爆发力或张信哲高亢清澈的嗓音,才能做出好音乐。有时候,歌手的声音,不必是主角,而可以和其他乐器一样,只是音乐中的一部分。

本来担心麦浚龙的《Chapel of Dawn》 只是昙花一现,但是路遥知马力,他用几张专辑证实了他对音乐的用心。至于麦少爷值不值得尊敬?也许,他的唱功仍然不足,也许他有超强的靠山可靠,但他有品味(至少强过陈冠希百倍吧),他有坚持,单凭这两点,已经足够教人把他视为香港乐坛未来的希望。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