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2, 2009

中国60国庆,我在上海,但不在人群中



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心态。新年前夕,我渴望站在Manhattan的Times Square和上万人群一起倒数。万圣节的时候,我最想回到LA的Santa Monica Blvd装神弄鬼。圣诞节的时候,我甚至不介意在Bukit Bintang吞化学泡沫。

没错,我是宅男,不爱出门,更不喜欢人挤人。但是在特定的时候,我的人群恐惧症会消失,会忽然想站在最happening的地方,成为众人皆醉中的其中一 名众人。那是一种乡村男孩对繁华景象挥之不去的向往吗?还是纯粹是个性里媒体工作者的那一面在作祟,总是希望能站在“事发现场”,见证与感受世界的脉搏?

反正,这次中国60国庆,我是彻底错过了。每天早起晚归,完全感受不到中国国庆长假,中国老百姓的喜悦。十月一号当晚,和姐姐更是累到趴地。在街边点了一桌子的菜,听邻座的人说南京路有多热闹。我们相望,只能叹无能为力。

回来倒是看到电视、网络热播国庆庆典,说是少见的盛大。当然批评的声音居多,都说过于炫耀武力,形式化,喊口号像回到未改革开放前等等。我于是又遗憾没有到上海各街头遛遛,感受感受那气氛了。

不过倒是第一次在中国过了中秋。我和姐姐(和中国人群一起,这是重点),放起了孔明灯。第一盏灯被树枝勾着,升不上去,急得旁边的路人也都帮我们打气呐喊,摇了摇树,幸亏最后还是冉冉升空。

周遭的人那么紧张我们的天灯放不放得上去,刹那间我和姐姐都有些感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