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终于进入陈氏书院



icon女编辑温丽琴小姐
ICON主编在专心工作


家就住在陈氏书院附近,回家时常经过。真是个古雅又别致的建筑啊,可是,从来没进去过。事实上,甚至不知道游客可以进入参观。一直以为这是陈氏家族的家祠,而这种地方,一般哪容闲杂人等随意进入。

托《ICON风华》杂志的福,在那里做了一个采访。许多在茨厂街溜达的鬼佬,就这么晃荡到这里来了,而且还在神像、祖先牌位前扮鬼脸照相。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如此欢迎社会大众。

在吉隆坡住了这么久,你到访过这座深具意义的历史地标了吗?

Sunday, December 20, 2009

关于Avatar,我只有一个疑问

Avatar的故事,其实和1995年的迪士尼卡通Pocahontas差不多,来自“更高等文明”的入侵者,爱上了土著公主,同样宣扬环保,反对侵略,带着自我批判的色彩。这样的故事,放在14年前,相当有前瞻性,美国人开始在主流电影里反省自己祖先的残酷与罪过。放在今天,当然新鲜感不再。

但James Cameron,就是有本事把最掉牙的故事,用最华丽的视觉效果,以史诗式的结构,流畅而精彩地说出来。连穷小子爱上富家女,遭到家长 反对,船沉没了男孩为女孩牺牲这种老土故事,James Cameron都有本事令全球观众为之泪涟涟,他说故事的技巧,还需要质疑吗?

令我百思不解的是,在影片里代表人类的,既然是西方文明,用的语言是英语,那么,为何战斗机上的图徽,是一条东方的龙?战斗部队的名字也叫Dragon?在西方文化里,龙是邪恶的象征,但其形态类似恐龙,绝对不似东方有着蛇身的龙。

西方电影工业制作严谨,对任何细节都非常考究。如果你念过“符号学”,知道符号的威力,那么,你当知,这不会是个疏忽或巧合,而是个具体的弦外之音。那么,这部电影在暗示什么呢?东方文明(或更具体的说,中国)才是最具侵略性的文明?

 已刊登于27/12/09星洲日报

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金色大门

时间变得悠长,无穷无尽,是个金色的沙漠,浩浩荡荡一无所有,只有嘹亮的音乐,过去未来重门洞开,永生大概只能是这样。这一段时间与生命里无论什么别的事都不一样,因此与任何别的事都不相干。他不过陪他多走一段路。在金色梦的河上划船,随时可以上岸。

这是素来冷静/冷酷的张爱玲,对爱情的描述。笔下虚构的爱情往往那么百孔千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自传,却有这样一段纯粹的恋爱心情。



每次被强劲的音墙撞得一阵恍惚的时候,我总是想起这段文字。想,那过去未来的重门,何时才能再为我洞开,让我在金色梦的河上,多漂一段路,多唱一首歌,和你。

Sunday, December 13, 2009

伊朗男性•国际品牌情意结


如果说伊朗女性因为法律约束而不能在服装上追求更大的突破与个性表现,伊朗人热爱时尚的精神,完全在男性身上表露无疑。

在德黑兰的第一个晚上,我信步走到Ferdosi Square的Enqelab Ave,目光被一间鞋店吸引。这家店灯火通明,橱窗内密密麻麻的球鞋、皮鞋、拖鞋闪耀着光泽。仔细一瞧,店里卖的都是男装鞋。紧邻那一家,也是鞋店。继续往前走,还是鞋店。我赫然发现,这条街上几十家店铺,竟然都是鞋店,而且卖的清一色是男鞋!

来往的伊朗男人,偶尔停下脚步,欣赏着橱窗里的鞋子,神情专注。谁说只有女人才会为鞋疯狂?看来伊朗男人对鞋的热情,不输女人。后来我又发现,这条街的不远处,有另一条卖女鞋的街,只是规模相较之下逊色得多。

古老的波斯文化熏陶出伊朗男人独特的男性美。他们是邪气的,性感的,对自己的美貌与身体,有着充分的自觉。他们似乎知道自己也是被凝视、被渴慕的对象,对时尚与打扮的热情,不亚于女性。在Jomhuri ye Eslami,男装店一间接着一间,论数量和形式,远远超越女装。

Jomhuri ye Eslami在伊朗,等如上海的七浦路,以平民街头时尚著称,虽然和七浦路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这里卖的衣服绝大部分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廉价货。但伊朗男孩,却能自行搭配出和中国男孩很不一样的风格。看似不修边幅的打扮,其实一点也不随便,薄薄的贴身T恤,配上粗犷的银饰或其他小饰品,牛仔裤一律是skinny或boot cut剪裁,并且绝无松松垮垮不合身的。伊朗男孩得天独厚,深邃的五官,宽宽的肩长长的腿,蓬乱的卷发和精心修剪过的胡子,再廉价的衣服,穿在他们身上,似乎都特别好看,Grunge look在他们身上有很好的体现。

不管是城南的Jomhuri ye Eslami,还是在城北的高级百货公司,德黑兰的时装店到处充斥着Versace、Gucci、Hugo Boss——当然,都是冒牌的。差别只在于,Jomhuri ye Eslami出现的冒牌货,品质拙劣,而出现在高级百货公司里的冒牌货,品质较佳。

伊朗禁止入口外国名牌服饰,可是,伊朗冒牌货之泛滥,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城北区高级百货公司里有不少打着Chanel、Burberry招牌的时装店,格调不俗,橱窗精美,而且那么堂而皇之,不注意看,几乎要让人怀疑里面卖着真货。

我还发现Bossini。香港牌子入驻伊朗?跑到店门外一看,里头卖的却是伊朗女性的长袍和头巾。Bossini竟然也有人冒牌,香港人应该感到自豪吧。还有挂着Chanel招牌的,趋前一看,却是男装店。Chanel什么时候开始卖起了男装?害我笑弯了腰。

后来我发现,伊朗人对国际名牌有着异乎寻常的渴望,但由于不能入口,接触的机会不多,认识也很少。因此平价品牌“Zara”、“Topshop”,和奢华品牌“Chanel”、“LV”往往在橱窗里排排坐。Zara与LV,对他们来说,差别真的不大。名牌之于伊朗人,不是身份象征,他们需要的,只是一种和国际接轨的感觉。他们透过电影与网络,窥视着其他国家的青少年如何生活,并且迫切地渴望拥有同样的生活。Nike、Nokia、McDonald、Pepsi,只要是其他青年拥有的,他们也要拥有。

无法买到Pepsi,他们就干脆自己制造Parsi——同样的红与蓝商标,罐子的设计90%雷同。美国有KFC快餐,他们就来TFC快餐。看来,越是反欧美形象越鲜明的国家,人民越是崇拜欧美文化。阿拉伯国家是一例,伊朗更是如此。真是一大讽刺。

我离开德黑兰不久,伊朗就因为民众怀疑政府操纵选举结果而发生了惨烈的暴动。伊朗知识分子、学生、中产阶级对强权专制政府的不满积累长久,就如火山聚集了太多能量,终须爆发。
许多人惊异于伊朗人不惜付出生命与热血推翻政府的决心。可是,不必深入他们的生活,只须从他们的时尚态度,我们就当预知,这场暴动其实是必然的结果。伊朗青年厌倦了被囚禁的自由。他们不愿意被世界孤立,他们渴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当人民对世俗化的生活有了那么强烈的向往,再试图用宗教与强权去压制人民,只会造成悲剧。


图说:
0151, 0154 Enqelab Ave是伊朗的男鞋街。
0160 ,0161, 0162, 0163, 0717, 0718, 0719 从橱窗内的摆设,可见伊朗男装,妖骚得惊人。(请编辑任选图片)
0437 Jomhuri ye Eslami在伊朗,等如上海的七浦路,以街头时尚著称。
0581, 0587 冒牌货充斥伊朗,在高级百货公司里也不例外。


已刊登于13/12/2009《星洲日报》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输了 请优雅鞠躬

在金马入围名单里看见蔡明亮的新作《脸》,无法不愕然。记忆不太差的影迷,应该记得3年前蔡明亮曾因不满《黑眼圈》只入围两个金马奖项,以及影片被评审批评,高调召开记者会炮轰评审,愤然宣布永远退出金马奖。而这也不是蔡导第一次向金马开炮。印象中,每一次没获奖或提名少,蔡导少不了质疑金马奖的评审标准与品味,声称自己遭恶意排挤,《河流》和《洞》两部电影,都是报了名了又退出,引来轩然大波。

其实电影好或不好,是很主观的事,更何况要在那么多被公认好的电影里,选出一个“最佳”。奥斯卡和金狮奖的标准与偏好,就截然不同,金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又有何奇。

而报名参加任何竞赛——大至诺贝尔,小至填标语赢奖品——最好做足心理准备,评审肯定有个人偏好,造马也不出奇,政治势力介入是常有的事,成绩被商业考量左右更是天经地义。

身为参赛者,明知吃了亏,成了牺牲品,也只能优雅地鞠躬,说声多谢,转身下台。怒目圆瞪鼻孔扩张声嘶力竭控诉游戏不公,多“唔型”。这个竞技台容不下你,大不了寻找下一个。竞赛是否公平,评审有没有品味,不妨交给社会大众做一个论断。这世界其实到最后会很公平,造马太严重品味太离谱的竞赛,迟早会被淘汰。



(应《星洲》之邀写的关于金马奖的组稿。应该已经刊登,可以post上部落格了吧?)

Sunday, November 29, 2009

伊朗女性 时尚革命


提起伊朗,你联想到什么?呆板严肃,宗教狂热的男人?全身罩着黑袍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女人?极端保守的社会?恐怖分子持枪满街走的景象?

如果你有这些印象,那也不能怪你。毕竟,伊朗是国际新闻版的热门焦点,核问题新闻几乎天天见报,与周边国家纷争不断,国内不同教派和民族常起争端,处死同性恋、逮捕外国记者等骇人听闻的消息也层出不穷。在还未启程前,和朝鲜、伊拉克一起被布什政府并列为邪恶轴心国的伊朗,实在令我心惊胆跳。

可是,一踏上德黑兰,我马上发觉自己的印象是错误的。机场大厅内,伊朗女人们穿着牛仔裤,踩着高跟鞋,和久未见面的亲人们热烈相拥,在脸颊上左一下右一下的亲吻。这个世界唯一的伊斯兰共和国,对女人穿着的规定,竟然比许多中东国家来得宽松。

机场的这一幕,实在令我目瞪口呆。飞赴伊朗前,我从新闻获悉,许多到访伊朗的外国女性,由于穿着短袖上衣或八分裤,而遭执法当局把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用黑漆喷黑,就连穿短裤的男性也不能幸免于难。为此,我特地准备了多件长袖衬衫和长裤,而且还是宽宽松松的,就怕稍有不慎,惹来麻烦。怎么伊朗远比我想象中开明?

后来才听一位伊朗朋友解释,伊朗政府规定女性必须戴头巾,不过,却不必把脸遮盖起来。此外,上衣必须盖过臀部,衣着不能暴露。(根据目前的规定,只要露出一截小腿,也算暴露。)因此,绝大部分伊朗女性出门时的穿着,都是一件长度及膝的风衣,搭配一条及踝长裤。这样的装束,和一般国家女性秋冬季的装扮,已没有多大差异,至少伊朗女人不必用黑袍把自己从头到脚罩起来。

10多年前,德黑兰大街上只能看到全身黑装的女人。今天,伊朗的女性已经开始穿上各种颜色和图案的头巾和袍子。从黑色到灰、卡其、深蓝这些素色,再到红、黄、绿等等艳色,最后,各种图案和花色也纷纷出场。至于头上那条丝巾,也成了象征意味,多于遮盖意义的装饰,丝巾之下的头发,可露出的部分越来越大。而那袭袍子,更是越来越紧俏,把身材曲线展露无遗。

不过,我之前听说外国女性由于衣着不当而被遭喷黑漆的事,也不是空穴来风,不少外国女性都受过这样的招待。这就是伊朗政治的特点:只要你踏入我的国土,你就得遵守我的规则,绝不因为你是外国人享有不同待遇。在其他中东城市如迪拜、多哈等等,虽然当地女性在公众场合都得穿传统黑袍,但外国女性却大可爱怎么穿就怎么穿。尤其在迪拜,我更是看过穿着细肩吊带,露出三分一巨乳的外国女性,若无其事地在街上晃荡。

熟悉时尚史的人,大概都知道可可香奈儿当初如何带动女性穿上裤装。经过这场时尚革命,女性穿裤才变得普遍。再把时间往上推移到维多利亚时代,那时欧洲贵妇们到海边戏水,也一样得把自己密密实实地包裹起来。可是,今天比基尼已经成了欧洲女性的标准泳装。

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伊朗人的时装解放,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听说德黑兰最前卫最勇于挑战体制的女性,已经渐渐穿上八分裤或八分袖。要是碰上Basij(自愿警察),他们也许得遭受被喷黑漆的羞辱。不过,伊朗女性惯打擦边球,再给他们十年时间,伊朗法律看来也只能对女性要求着装自由的意志低头。

今天伊朗女性服装的解放,是靠他们自己一点一滴,一分一寸,争取得来。没有这些勇敢的女性,伊朗的街头,不会有今天的景致。在德黑兰街头,我仿佛见证着一场时尚革命,那一张张画着淡妆,精致漂亮的波斯面孔,在阳光下自信微笑。我知道,在这场和强权的斗争中,漂亮自信的伊朗女人,将取得胜利。

图说:
0584 伊朗女性的穿着,已经和一般世俗国家的女性无异,只是仍然必须戴上头巾,以及连小腿和手臂都不能露出。
0188 像这种蒙面大黑袍的女性,在德黑兰其实不多见,因此显得突兀。
0822, 0825 伊朗女性不是一开始就穿大黑袍。境内波斯族、阿塞拜疆族等多个民族的传统服装瑰丽多彩。
0174, 0200 穿牛仔裤逛街的伊朗女性。


已刊登于29/11/09《星洲日报》专栏——爱上巴别塔

Friday, November 20, 2009

宅仔对抗抑郁记

在还没被悲伤的情绪淹没之前,当机立断做了一个决定。

在一个小时内,败了一罐蛋白质饮料和几罐各式各样的维他命,好几百大元呢。既然上天不眷顾我,那我总得好好照顾自己吧。听说运动会令人体产生许多令人精神亢奋的激素,那这两个星期,我将专注于健身跑步,通过挥洒汗水赶跑抑郁。

运动完后,再决定把要开始注意饮食锻炼身形的决心暂时搁在一边,遵循炸鸡排香味的吸引,饱餐一顿油腻脂肪。

饱足之后,再败了一对black onyx耳环和一罐眼霜。再不愉快也要保持双眼神采飞扬。不能输给运气。

回家蒙头睡一觉后,感觉还不差。难怪那么多女人一失恋,即拼命购物暴饮暴食。败金与暴食,果然是赶走忧郁的妙方。




只是,然后呢?这样的状况,还要持续多久呢?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亲爱的Alireza




那又是一个诸事不顺的上午。在伊朗出差的任务没什么进展,到处向人打听游客到伊朗须不须要办签证报到(visa registration),又没人能给肯定答案,于是,决定亲自到警察局走一趟问问看。

正在街上对着地图发呆时,他走了过来,如头顶光环的天使。“You need help?”他问。英语!他懂英语!我猜我当时的眼神,肯定像发现宝藏般闪闪发亮。这位叫Alireza的帅哥,有点腼腆地提议带我到警察局。第一家警察局是社区分局,走五分钟就到。伊朗警察局保安森严,警卫要他交出手机和随身物品,只放他一个人进去,留我在门口等消息。

十五分钟过去后,他出来说,分局的官员告诉他,这事要到警察总部去办。我还没来得及表演我的拿手好戏——装可怜,他已经一迭声说,it’s ok, follow me。我们边走边聊,路却似乎老走不完。每次问他要到了没,他都说要到了。这个“要到了”,在几十分钟后,才终于“到了”。同样只放他一个人进去,同样折腾了半天,总警局说,其实我该到城北专门处理外国人事宜的警察局去办。他只好很无奈地继续带我找那家外国人警察局。这又是一段漫长的路途。去到那里时,警察局已经关门了……

后来Alireza告诉我,他每次进警局的时候,心里都很害怕。原来,伊朗人平时看见警察能避则避,没事绝对不会自找麻烦。为了我,他可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烈地自投警局。当下心里很感概,很想告诉他,在我的国家,也有很多市民被抢被盗,却情愿自认倒霉,不上警局报案。市民对警官的恐惧,和一个国家的民主程度,是成反比的。从市民的反应,不难看出他们对政府的普遍印象。

坦白说,刚开始时,我一直对Alireza保持戒心。也许他会跟我要求酬劳吧?毕竟陪我跑了那么多路。可是他没跟我要。后来,他知道我住在歌梅尼广场附近的酒店,直说那个区域很糟糕,一直劝我搬,还推荐了几家酒店。我们这种游走吉隆坡、上海等都市的人,什么骗局没看过,马上很小人之心地想,嗯,大概酒店会让他抽中介费吧?

可是也没有。他问了我的预算,帮我打电话,路过看起来不太贵的酒店时,又一家一家进去帮我问价钱。从他和柜台人员交谈时生涩的神态,看得出他和这些酒店一点联系都没有。临别前,他说他会帮我再打听酒店。当天晚上,他果然帮我找到了一家既在我的预算之内,地点又不错的酒店,隔天我就搬了过去。

从闲聊中,知道他是电脑技术员,目前在待业中。除了我,他还有几名外国朋友,多来自欧美,有的只在网上聊过天,有的则曾在伊朗碰过面。

伊朗的失业率据官方数据表示是12%,Alireza则说一半以上的年轻人都处于失业状态,经济上还得依赖父母。而德黑兰是个消费高昂的城市,通膨率每年以28%的速度攀升。由此可见,伊朗年轻人实在是钱囊羞涩,所以很少上餐厅,也很少搭出租车,去哪里都用两条腿。

后来,我和Alireza又见了几次面,请他和他朋友吃过几次饭。就这样,他似乎就很满足了,很少有其它要求。他平时上馆子的机会应该也不多,看到他“茶”酣饭饱(伊朗禁酒)后满足的神情,我也很快乐。不过,不要以为他们都是讨游客便宜的滑头。有时和Alireza上餐厅时,他会说他怕胖,只点一份沙拉。有几次搭“共乘出租车”,他还主动掏钱,不过,看他口袋里那几张皱巴巴的小额钞票,我怎么可能让他付帐。


后来仔细回想,我抵达伊朗第一日,碰到的那位纠缠不清的四眼哥哥,也许根本就不是什么旅行社职员吧?在功利的社会下长大的我,习惯对陌生人主动伸出的援手怀有疑虑,猜测善意背后的动机是利益。

那位四眼哥哥,以及后来我所碰到的那些热心又急切地想和外国人交流的伊朗年轻人,应该也都只是像Alireza一样,单纯地想接触外国人吧?他们长期处于待业状态,因此不介意花一整天的时间帮助外国游客,和外国游客聊天。他们对来自国外的人,有着其他社会青少年所没有的好奇与渴慕。他们想趁此机会练习英语,也希望多了解外面的世界。

当然,我必须强调,伊朗人乐于助人的民族性,是出于纯粹的善良。


0470 Alireza很爱吃羊头,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一餐。厨师利落地把一颗颗煮熟的羊头切好。

0472 没有煎炒焖烤,只有水煮羊头一种做法。可选择羊舌羊眼羊脸羊脑等部位,切片后只加点柠檬。我每样都点了一点尝试,黄色那坨是羊脑。我爱吃羊肉,可是,这碟东西连我都嫌稍微膻了点。

0485 吃完羊头,送上红茶。我把方糖丢进杯子里后,发现没有茶匙,于是问Alireza向服务员要一根。他很疑惑,问我要茶匙干什么。我更疑惑:不用茶匙,怎么搅拌杯里的方糖?Alireza说,不不不,没人这么喝茶的。只见他迅速抓起一颗方糖,放进嘴里,再喝一口茶。我看得傻眼。本来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仔细观察,周围的伊朗人真的都这么喝茶。为此,我们都笑了半天,不断揶揄对方喝茶的方式。

0809 到伊朗传统餐厅尝波斯石头炖汤。

0805 用铁杵把炖汤里的马铃薯、洋葱、肉,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材料捣烂,和面饼一起吃。

0812 与Alireza(左)和Andy(右)合影。

Saturday, November 14, 2009

Hey Big Spender



再也想不到,马来西亚人,会是以如此的方式,在纽约暴红。图片里这名和Usher相谈甚欢的小胖子叫Taek Jho Low,来自槟城,以一掷千金的生活风格惊动纽约社交圈,还劳动《纽约时报》撰文(Big-Spending Malaysian is the Mystery Man of City Club Scene) 报导他在夜店里的奢华作风。

这名槟城阔少住在100,000美元一个月的豪华公寓,以Cadillac Escalades代步,生活和好莱坞巨星没什么差别,经常出入Pink Elephant和10AK这些高级夜店。Lindsay Lohan生日时,素未谋面的马来西亚憨哥为伊人送上23支Cristal香槟,他生日时,则随意点了8名Pink Elephant的女服务员飞到马来西亚为他庆祝生日。Pink Elephant透露他每晚在夜店里的平均消费是5万至6万美元,据称他还有在著名夜店Avenue里一夜花掉160,000美元的记录。

我们该为Taek Jho Low喝彩吗?毕竟马来西亚终于出了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Big Spender。中国盛产纨绔子弟,出手之绰阔令美国人又羡又嫉,从此不敢小觑中国人。但在纽约的马来西亚人,不是苦哈哈的穷学生,就是在厨房刷盘子的非法居民。从此马来西亚人可以摆脱这个刻板印象,吐气扬眉。

还是,我们该叹息,在我们这经济低迷,人民消费无以为继的马来西亚,竟然能养出如此巨富豪,而这些巨富的家庭,又情愿在国外一掷千金。这些富豪们从指缝间遗漏一些什么渣滓,就足够我们丰衣足食三数年吧。

大概每个社会都有如此活在金字塔顶端的纨绔子弟吧。可是说真的,拥有15亿人口,经济腾飞的中国,养出了那么一小撮超级富豪,并不出奇。而国小民寡,经济又越来越往后退的马来西亚,竟然也养出了这样的巨富家庭吗?而这个巨富,我们还听都没听过呢。

我们凭什么条件和别人比赛谁花钱最厉害?

我们社会的贫富差距,又有多悬殊啊?


也许这名20几岁的槟城阔少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在华尔街叱咤风云赚入大把大把美元?嗯……他在马来西亚UBG(挂名?)担任理事,也是数家国际企业的顾问(嗯,都是些无须实际工作的头衔)。纽约人都在猜测他的钱从哪里来,纽约时报的一名受访者说得好,“Nobody spends their own money like that. It's just weird.”

Friday, November 13, 2009

2009 AW 时尚广告代言人点评



来到10月,各时尚品牌09年秋冬季的广告都已纷纷出笼。在这经济不景的时刻,哪些时尚广告找来了名人代言?哪一辑广告引起最多回响?哪个代言人最称职?特约黄翰铭陪你细数。


他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英伦玫瑰,花瓣上还沾着清晨晶莹的露珠。从11岁开始,他就注定将在全世界的关注下盛放。而今,他已19岁。

全球时尚品牌对这朵英伦玫瑰可说觊觎已久。苦等多年,终于把这聪慧可人的小女孩等成青春焕发的少女。2009年,得到19岁的Emma Watson首肯,拍下生平第一辑时尚广告的时尚品牌,就是Burberry。

Burberry和Emma Watson的合作,在这一季的时尚广告中,引起最广泛的讨论。Emma Watson是英国最有价值的童星之一,却一直珍惜羽毛,生活低调,除了哈里波特系列电影之外,绝少参与其他电影或广告的拍摄。更难得的是,他和哈里波特电影里的角色Hermione一样,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女孩,在A Level里考获3科A的成绩,最近更被美国常春藤大学Brown University录取,和彼岸美国Lindsay Lohan等等童星出身的少女,实在不可同日而言。

如此背景,自然令他的第一支时尚广告倍受瞩目。而大概也不会有人反对,他是Burberry的最佳代言人。在Mario Testino的镜头下,Emma Watson清新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漂亮而不肤浅,完美衬托出百年老店Burberry优雅而sophisticated的品牌形象。

另一边,Lindsay Lohan则再次担任意大利品牌Fornarina的代言人。和Burberry不同的是,Fornarina走的是party girl路线,找上Lindsay Lohan,实在是找对人了。据说,自从有Lindsay Lohan代言,Fornarina上一季的销量提高了不少。

本季获得好莱坞一线年轻女星加持的品牌还有Mango。Mango这个西班牙品牌,已经Penelope Cruz代言了多季。这个西班牙女星虽然完美诠释出西班牙迷人风情,但消费者早产生审美疲劳。本季Mango换上性感的嘟唇美人Scarlett Johansson,果然令人耳目一新。Scarlett Johansson是新生代演员中备受看好的一位,既是演技派,也有偶像派,因此一直获得LV等等重量级时尚品牌垂青,拍摄过多辑时尚广告。

Mango近两年还静悄悄推出了男装HE。不过,HE远远没有Mango那么多的预算,因此虽然也找来好莱坞演员代言,却负担不起一线的演员。本季HE的代言人是Max Irons,拍过奥斯卡得奖电影《Being Julia》,虽然名气不响,不过胜在年轻,前途不可限量。他还曾拍过Burberry的广告,虽然他只是那辑广告一大群模特儿中的其一个,却已经引起注意。

巴黎好不容易盼到了一个法国籍奥斯卡影后,因此Christian Dior的代言人,继续由Marion Cotillard担任。本季广告由Annie Leibovitz拍摄,和上一季的广告同样充满戏剧性。这辑广告共分为三辑,第一辑,Marion Cotilard揽镜自照,桌子边的Lady Dior包包露出一角红色物体,引人好奇。其余两辑广告将在7月和11月刊出,届时,包包里装了什么,这辑广告是什么故事,自有分晓。

不能不提的是当过模特儿,拍过电影,出过唱片的Milla Jovovich,终于又露面了。这次,他为法国品牌Isabel Marant拍摄时尚广告。Isabel Marant虽然相当受巴黎女孩欢迎,可是,毕竟不是国际大品牌,得到拍过《第五元素》、《Resident Evil》等大片的Milla Jovovich加持,马上获得瞩目。

09年秋冬季最重量级的代言人,非LV的麦当娜和Emporio Armani的David Beckham夫妇莫属。他们都不是第一次为相关品牌代言了,新鲜感不再,不过,巨星效应,应该还是无远弗届。麦当娜自从为LV代言后,尽心尽力,还穿着LV羽毛装到Gucci的派对踩场。这样的代言人,简直物超所值。

秋冬季的广告,再次由Steven Meisel掌镜。本季时尚舞台盛吹80年代风,麦姐又是整个80年代独一无二独揽大旗的时尚符号,因此,LV广告自然不会放过机会,重现麦姐当年的风采。广告彩页里,麦姐头上的蝴蝶结,还有剪掉手指部位的手套,都是她当年掀起的潮流。有麦姐代言,不必说,LV在这场时尚大战中已经占尽先机。

如果说本季还有什么时尚广告足以和LV广告争辉,那一定是David Beckham夫妇代言的Emporio Armani内衣裤系列广告。David和Victoria Beckham,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代言Emporio Armani内衣裤。可是,本季Beckham夫妇第一次一起现身于Emporio Armani广告中,两具完美胴体在麻绳上缠绵,诱惑力十足,广告一推出,马上引起轰动。

相比之下,CK内衣广告就相形失色。本季cK内衣、牛仔裤系列和Calvin Klein Secret Obsession香水广告的代言人是Eva Mendes。这个性感宝贝虽然拍过《2 Fast 2 Furious》、《Hitch》等电影,始终欠缺一点重量。

最教时尚迷热切期待的09秋冬时尚广告,还有Lily Allen代言的Chanel时尚配件广告。写着这篇稿子的时候,这辑广告尚未刊出,不过已经有消息确定这辑广告将在10月份面世。

能登上Chanel的广告,应该是Lily Allen的夙愿。这名摇滚女星出了名的喜爱Chanel,常常背着Chanel的2.55包包出门。有次带《纽约时报》记者参观他的衣柜时,还指着其中一个区域告诉记者,“From here to here is my Chanel section。”

不过,有Chanel粉丝担心Lily Allen会导致Chanel形象变cheap。Chanel的代言人向来都是气质影后熟女巨星,而Lily Allen却童言无忌,大唱男朋友的性器官太短这类搞怪歌曲。Burberry 和Chanel这两大名牌,本季同时放弃找熟女代言,选择了以前很少启用的年轻女星,并且成功制造了话题。这次,就看Chanel将如何迎战Burberry。

-----------------------------------------------------------------------------------------
大概是受到经济萎缩的影响,今年的广告,可以明显看出超模的出镜率,大大降低。本季有一线超模代言的时尚广告,只有Loewe(Gisele Bundchen)、Versace(Gisele Bundchen )、Bally(Christy Turlington)、YSL(Christy Turlington)、YSL Parisienne香氛(Kate Moss)等等几支。

超模广告酬劳高得惊人,但却未必有歌星影星的知名度和名人效应。在这样的经济冬天,各时尚公司难免把钱用在刀口上,精心计算广告效益——歌星影星代言的钱不能省,超模却只好被割爱了。回想前几年时尚品牌一掷千金面不改色,一辑时尚广告就集合了一大群超模的盛况,今年实在黯然失色。

不过,超模暂时“休息”,也造就了另一批新势力的窜起。颇有男孩气质的Freja Beha Erichsen,本季拍了至少四支广告(J Brand、Pollini、Chanel、Gucci),Anna Jagodzinska更有至少五支重要广告(Prada l'eau ambree香氛、Oscar de la Renta、Stella McCartney Nude香氛、Bottega Veneta 、Calvin Klein化妆品)!
----------------------------------------------------------------------------------------------

Tuesday, November 3, 2009

伊朗惊险第一夜




到过伊朗的朋友思洁,告诉我伊朗人亲切好客。初抵达伊朗时,我强烈质疑他的看法。我对伊朗的第一印象是坏人多怪人也多,不安全。在伊朗住了一个星期后,我更是不赞同他的看法——伊朗人何止亲切好客,简直热情得让人喘不过气!

我到伊朗是出差性质。为了帮公司节省预算,我挑了一家廉价酒店。如常,抵达第一件事,便是兑换货币和买一张当地手机预付卡。当时正值伊朗新年,整座德黑兰一片沉寂,那种情况,就像农历新年时,吉隆坡空了一半一样。伊朗人对新年的重视,一点也不亚于华人过春节。

离开酒店前,我问了好像全世界欠了他三百万的柜台大叔,什么地方可以买到电话卡。答曰,路边的书报摊都有卖。走了几家书报摊,指手划脚问摊主买电话卡,摊主却一律不耐烦猛摇手,像赶苍蝇似地赶我走,也不知道他们明白了没。一个人在街上晃荡了两个多小时,毫无收获。

就在我沮丧又饿得无以复加时,终于遇上了一名年轻男生,不但懂一些简单英语,还自告奋勇,要带我去找货币兑换商。穿越了好几条街,还经过了两家钱币兑换商,每次向他示意我可以在那里换钱,他都说no no no。碍于情面,只好一直跟下去。走了20分钟后,他忽然在一个路边摊停下来,告诉摊主我要换货币。摊主眼一斜,问我要换多少,这时,几名彪形大汉围了上来,我心惊胆跳,天啊,在这种地方,会不会换到假钞。越想越不对劲,告诉他我忘了带钱,马上掉头就走。

在有门有店的钱币兑换商那里换了货币后,正要去找家餐厅填肚子,却被一名怪形怪状的男人缠上了。这位四眼哥哥先是远远地和我打招呼,好像我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死党,接着就邀请我和他去tea house,说能提供我很多有用的资讯,还说要介绍更好的酒店给我。我估计他是旅行社的人,刚开始还不断点头微笑有问必答,接下来不管怎么拒绝他的好意,他都完全不听不进去,还过来拉我的手。这样招徕生意也未免太over了吧?最后,我只好很没礼貌地抛下这个叨叨絮絮没完没了的男人,落荒而逃。远远离开他之后,看了看表,天,我竟然和这位路人甲,站在大街上谈了近20分钟。

当晚还有另一个遭遇。晚上去找晚餐时,忽然有一名中年摩多骑士,停在我身旁,跟我讲波斯话,还做手势要我上他的摩多车。我告诉他我听不懂,微笑拒绝了就走开。他竟然一直跟在身后,时不时又开到我旁边要我上车。就这样一直跟了近半个小时。我从开始的不以为意,到越来越不安。周围的伊朗人一脸冷漠,而且,从抵达到现在伊朗人给我的感觉都不太好,就算向人求助,也不知道有谁听得懂,就算听懂了他们又肯帮助我吗。就这样一个人紧紧抓着包包(一面庆幸把大部分现钞都留在酒店),一面无助地在街上兜来兜去,企图摆脱这如影随形的摩多大叔。可是,无论怎么转,回头一看,后面还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又不敢回酒店;回酒店要经过一段僻静的路,而且怕他知道我这孤身旅人的住处后,会在酒店埋伏……如此兜兜转转了半小时,最后才顺利摆脱他。

伊朗给我的第一印象,老实说,相当不好。后来,我了解到德黑兰是个北富南贫的城市,越往北移,房子越是漂亮,当然,在那里出没的人,教育程度和收入也更高。至于南边,则集合了大量汽配店,远远没有城北那么齐整。我挑的那家便宜酒店,就坐落在城南。后来遇上的伊朗人,也都告诉我那里治安不好。那里就像吉隆坡的茨厂街(个人感觉茨厂街还要危险些)。用那里的环境推断整个伊朗,未免以偏概全。后来,我换了酒店,搬到城北,状况果然好了很多,处处遇贵人。

习惯了伊朗人的热情后,回想第一天的遭遇,有了另一番解读。书报摊不卖我预付电话卡,是因为当时正值公共假期,买了卡后不能即时开通使用。他们无法和我沟通,为免我误会他们骗钱,因此干脆挥手让我走。

那位带我去找钱币兑换商的年轻男生,应该是个学生吧,不过想抽取一点佣金,无可厚非。至于那位摩多大叔,始终摸不清他的目的。而那位四眼哥哥……有一次,我在德黑兰一座公园里碰见了他,他正和一位白人男生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聊天。看见我,他朝我挥了挥手,神情有点得意,似乎在告诉我,“看吧。我不是坏人。”


0352 伊朗较有历史的建筑,都集中在城南区。

0356 城南区的建筑较为老旧。

0367 在德黑兰,要辨别方向很容易,只要看到山,就是北方。时值初春,Alborz山脉积雪未融。

0368 新旧合体的建筑。

0580 城北是富人区。Alborz山脚下建了许多优雅的欧式公寓。

0590 拉小提琴的街头艺人,只会出现在城北。

0800 看到这挂着领袖头像的大厦,就知道自己身处歌梅尼广场。

0172 城南区卖松鼠的小贩。


本文已刊登于2009年11月1日《星洲日报》

Monday, October 26, 2009

麦浚龙 天生地梦 从偶像泥沼里超生



我曾想过,如果麦浚龙能交出3张我老人家满意的专辑,我便将大方宣布他是我欣赏的歌手。

经历《Chapel of Dawn》、《WHY》,到了《天生地梦》这张EP,我想我终于能说“我听麦浚龙”而不必脸红了。

要知道,承认喜欢麦浚龙不是件简单的事。麦少爷从来只和阿娇、陈冠希这些名字扯在一起。关于他的新闻,不是泡妞,就是和陈大少爷争风吃醋。长得不怎么样却妄想走偶像路线,刚出道时还被揭发用钱买歌迷的丑闻。而对我这种这么好面子的人来说,欣赏一名艺人,除了音乐歌艺,形象也很重要。要承认欣赏麦浚龙这种公子哥儿,唉,好唔型。

两年前第一次听到《Chapel of Dawn》这张专辑时,简直惊为天人。很难想象这名公子哥儿能做出一张如此颓靡、华丽的专辑。整张专辑音乐风格统一,层次丰富,深邃而神秘。歌词描绘人魔大战,听起来像是电玩一代的无厘头搞作,不过,在黄伟文操刀下,歌词当然有了更深的意涵,每首歌都大玩正与邪、人与魔的对比/对话。《Poor U》一曲里,麦浚龙一人分饰两角,坏人嘲笑好人“我鄙视你的热心,也可怜你的纯真,一生讲究公允,但公允却对你凶狠”,而好人则回应“你也真算笨,不知牺牲乃福份”。

整张专辑没有一首歌曲朗朗上口,没有一篇歌词描写男女私情。不过,麦浚龙的父亲麦绍棠腰缠万贯,家里不愁开饭,哥哥麦浚翘创办了《Milk》、《Cream》等杂志,是香港潮流领导人,以麦浚龙的家世,找一批最顶尖的音乐人帮他制作一张只考量素质,不考量市场的专辑,不是太难的事。所以,我把这张专辑的成功,更多地归功于幕后团队。况且,以麦浚龙的外貌,要当偶像恐怕不容易,因此改走另类路线,向黄耀明、何韵诗的歌迷抛媚眼,也是突围而出的另一个招式。

果然,下一张专辑《Words of Silence》虽然仍可称得上是好专辑,但却是一张无甚惊喜之作。 大概是《Chapel of Dawn》叫好不叫座,也没有获得预期回响,因此急急回归深情偶像大路情歌路线吧。

 再下一张专辑《WHY》,很明显看出麦浚龙要在主流与另类之间平衡的努力。《歪》是电子舞曲,但绝对不是陈慧琳那种“摇头音乐”,从其玩味很重的节拍即可感受到。而《写得太多》,则是伦永亮经典的伦式情歌风格。香港乐坛近年每个新生代歌手都少不了回味一下80年代香港音乐,似乎这便是排行榜灵药。为了加深乐迷的记忆,《写得太多》还一鱼两吃,一首是麦和伦合唱,一首麦独唱,催谷这首歌成为大热K歌的企图十分明显。

直到《天生地梦》,《Chapel of Dawn》的暗黑意念,才得以继续。《天生地梦》可分上下两部,上部3首歌全由林夕执笔写词,冯颖琪、何秉舜、张亚东,还有在《Chapel of Dawn》里大放光芒的王双骏则负责作曲与编曲。这个部分继承了《Chapel of Dawn》的幽深诡秘。为了弥补麦浚龙薄弱的声线,《天生地梦》的编曲绵密丰富,电子合成器创造出如行云如雷电如梦幻如朝露的意境。不能不说这张专辑很有黄耀明《若水》专辑的影子。

上半部三首歌完全放任林夕一展所长,做他爱做的事——印(佛)经据典,玩弄文字,故作深奥。《颠倒梦想》起始第一句“死于温柔乡,超生于泥浆”,便令人拍案叫绝,可惜整篇看下来,却觉堆砌。林夕的词,虽有佳句,难成佳章。《颠倒梦想》取笑世人盲目追求,“随着美梦随地抢抢抢,最后揭开宝箱,发现与所想的不一样”,说教意味甚浓,反而不如主打歌《弱水三千》,不试图说大道理,只是潜心描写水的万千姿态,“静静地浮游于清空,一转身可以化近了杯中”,那般自然流畅。

如果说《天生地梦》上部是漩涡太虚,那下部便回到人间烟火。周耀辉负责填词的3首歌,回到男女情爱,“教我如何亲近你,如树上住的画眉”、“像受了伤的一只画眉,在没有星的园地,爱你。”有黄贯中、周国贤这些摇滚中坚撑腰,不用说,这个部分摇滚味甚浓,不过有时也叫人担心强劲的电吉他会把麦浚龙薄弱的声线淹没。

上半部是飘渺电子,下半部是流行摇滚,幸亏整体感觉还算统一,也许电子和摇滚本来就能很好地结合。这情况有点像王菲的《寓言》——坦白说《寓言》风格的割裂反而还更严重更突兀。

经过几张专辑的探索,麦浚龙总算找到了自己的路向。先天声线不足,缺乏特色,要他唱unplugged,简直是自曝其短。既然如此,那就强调音乐概念,在编曲上精雕细琢。谁说一定要有张惠妹的爆发力或张信哲高亢清澈的嗓音,才能做出好音乐。有时候,歌手的声音,不必是主角,而可以和其他乐器一样,只是音乐中的一部分。

本来担心麦浚龙的《Chapel of Dawn》 只是昙花一现,但是路遥知马力,他用几张专辑证实了他对音乐的用心。至于麦少爷值不值得尊敬?也许,他的唱功仍然不足,也许他有超强的靠山可靠,但他有品味(至少强过陈冠希百倍吧),他有坚持,单凭这两点,已经足够教人把他视为香港乐坛未来的希望。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身份被盗用


我的身份被盗用了。

这感觉实在有点奇妙。熟悉,而又陌生。你看见你的照片出现在一个你没上过的网站上,连名字也方方正正一字不差地出现在上面。可是,你不认识那个人。他用这个名字和照片,交了683个朋友。这些人,你没有一个认识。

你还是那个笑容。你还是那个名字。可是,你还是你吗?

很早之前新浪的博客上就有人说在“校内”看见我。那是啥?我听都没听过。可是博友说,名字、照片、博客链接都是对的,连所在地也是马来西亚,应该准是我没错。

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懒惰又没记性的人。事隔多日,今天趁空去明察暗访。好了,就跟着博友给我的网址,上了一个“人人网 校内”的网站。简单地说,这个网站是中国版的“Facebook”,要使用,还一定得先有一个帐号。于是,我只好用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名字,注册了一个帐号,然后,去搜寻我的名字。

其实以前也有发生过照片被盗用的事。不过,毕竟以前只是照片被盗,对方仍然用回自己的身份。这次却是整个地被剽窃了,连博客也光明正大地变成了他的。

这感觉实在有点奇妙。好像灵魂离开了身体,在另一个空间,看着另一个灵魂住在自己的躯壳里。而这个灵魂,显然很善于利用他盗来的躯壳。他在短短时间内,已经交了683个朋友。而我自己,却直到今天仍然拒绝使用Facebook,而且用了那么久的MSN,上面都没有那么多朋友!

喂喂喂,占用了我的躯壳,盗用了我的身份的陌生人,你是谁啊?能不能从我的面具后面走出来,和我打一个照面?你到底用我的身份,做了什么勾当?你有以此图利,骗欧巴桑的积蓄或穷学生的学费吗?有的话请告诉我哦,我不想去到中国时被公安逮捕或被路人围殴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还是,你只是一个孤独的灵魂,只是想享受一下当另一个人的滋味?

我还好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盗用我的身份?有那么多人的身份你不盗?为啥偏偏选中我?因为我远在天边拿你没办法吗?还是你欣赏我?那我该感谢你的欣赏,从此把你当知音?还是厌恶你利用了我?

游戏结束了,请你把帐户撤下,从此别再用我的身份了。谢谢。

Sunday, October 18, 2009

开场白 爱上巴别塔


从前,在电扇咿呀转动的中学课室里,受过英殖民地教育的英文老师,重复告诉我们这些懵懂而又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小瓜,英语是一扇通向世界的窗。微微上翘的嘴角,难掩英式自负。我曾对老师的话深信不疑。

后来,我到过了许多地方,开始发现,原来英语不是一本畅游全球通行无阻的护照。在马来西亚、香港、斯里兰卡,在这些曾是英国殖民地的国家,英语地位凌驾本土族群语言。英语隐然是第二官方语言,连贩夫走卒都会几句。泰国、中国不曾经历殖民统治,也经常被人讥笑英语烂,但在这些地方,只要会说英语,生存还是没有问题。更重要的是,在以上地方,一句当地语言都不会说也不要紧,只要会英语,马上获得额外尊重,名牌店柜台小姐变得格外殷勤,出租车司机也多了几分耐性。

在一些曾经被英国统治过,而又受欧美文化影响颇深的国家如科威特、卡塔尔等等,我也碰上了和当地人沟通不良的窘境。中东海湾国家拥有大量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外劳投身服务业领域,因此,身为一名旅人,在外搭计程车、用餐,不必担心语言不通。可是,阿拉伯人本身,一般英语很差,而他们的处事方法又大异其趣,要和他们交流,了解他们的想法,殊不简单。

法国人对英语又是另一种态度。许多法国人会说英语。可是,他们对一开口就讲英语的游客却非常反感。在路上以英语向法国人求助,往往只会换来冷冷一句,“I don’t speak English。”不过,只要掌握了法国人心理,开口时先来两句法语,还是可以轻易赢得他们的心。

让我深深体会到英语无用的,是中亚国家。在中亚,英语甚至不是一种受欢迎的语言。对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这些曾是苏联一份子的国家来说,俄语才是他们的国际语言。这时,如果你还抱着我会英语我怕啥的想法,那就得准备受一番罪了。

尚未启程前往中亚国家时,我联系上一些在当地工作的外国人,他们知道我一句俄语都不会后,都会好心问我需不需要他们介绍翻译员。我哪有经费聘请翻译,因此总是婉拒他们的好意。他们相当惊诧,问我,“那你怎么出门?怎么吃饭?怎么搭出租车?” 对他们大惊小怪的态度,我有点不以为然。又不是没见过世面,有什么好怕的,我想。

我带着一本《Lonely Planet》,高高兴兴飞往中亚。到了那片辽阔的大地,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已经成了彻底的聋哑人士。在这些国家,你不要指望能轻易在路上拦下一个略通几句英语的人,给你指路,告诉你餐厅或洗手间在哪里。你甚至连路名也念不出,路牌也看不懂,因为这里的路名只用俄语字母拼写的当地文字书写,完全没有英文字母。

有人认为凭手语就可以解决生活基本需求。其实,无论是用手语或画图和人沟通,都比想象中困难。我曾在蒙古吃腻了牛羊,想点一份鸡肉,比手划脚了老半天,餐厅老板和服务员仍不明白,最后甚至扮演鸡叫,结果只引来了整个餐厅哄堂大笑。

而我恰恰在这些国家,有过好些“坎坷”的遭遇。行李遗失、被拒登机、被官员威胁要求贿赂等等,而一句俄语都不会的我,完全迷失在陌生的语言里。经历了这些事情后,我想,与其迷信英语万能,不如在旅行中积累经验。一个旅人赖以生存的,不是语言,而是经验与态度。

其实,我何止在陌生的语言和街道里迷失,我还迷失在陌生的文化、观念、生活方式里。这个专栏,便是我游走于不同国境之时,种种的“迷失”与“发现”。走过每一个地方,我都把我所熟悉的世界——一个马来西亚华人身处的社会——和当地文化逐一对照。我不尽然喜欢每一个我所走过的地方,可是,每一个地方,也都有令我留恋的美丽。

圣经上有个故事,说狂妄的人类试图建造巴别塔以通往天堂。上帝为了阻止人类,遂使人类有了不同的语言,彼此难以沟通,建塔计划因此失败,人类从此各散东西。虽然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带来了诸多不便,可是,我还是感谢上帝创造了这许多不同,要不,这世界将多单调乏味。

p/s:走过这些地方,我发现,马来西亚人还是和善而可爱的。而且,原来马来西亚,已经可以算是英语程度相当不错的国家。


图说:
1 吉尔吉斯斯坦曾是苏联一部分。独立后,俄语仍是吉国人和中亚人的国际语言。
2 蒙古的歌剧厅,苏联时期留下的遗迹。粉色油漆、希腊式柱子,典型的俄式建筑。
3 科威特和美国关系密切,虽然表面西化,可是科威特人英语普遍很差。
4 阿曼的Mutrah Fort。这座山头上的城堡由葡萄牙人建造。阿曼曾先后遭葡萄牙与英国势力入侵。
5 伊朗卡扎尔王朝时期的宫殿,是波斯文化与欧洲文化的结合体。

已刊登于19/10/2009《星洲日报》

Friday, October 16, 2009

09 AW男装趋势 草食男时尚备战书







草食男胸无大志,却懂得享受生活;没兴趣花太多时间征服女性,却喜欢打扮购物以犒赏自己。特约黄翰铭总结09年秋冬男装趋势,分析哪一些特点适合草食男温和而又细腻的个性,让草食男就算不能笑傲职场,至少也能在衣着品味与时尚触觉上,赢尽女性的赞赏。

1.草食动物的细腰线
草食男未必真的是素食者,但肯定非常重视饮食,拒绝暴饮暴食,不会有一条水桶腰。强调细腰,是本季男装的一大显眼趋势。有的品牌如Bottega VenetaJil Sander,心机比较重,利用裁剪的技巧,把外套的腰部收窄,突显细腰。有的则用细细的腰带把外套圈起来,显得腰线很瘦很瘦,如Tillmann LauterbachDries Van Noten。而Raf Simons甚至用类似马甲的装饰去强调腰线。09年秋冬季绝对是草食男凭自己的28寸腰围笑傲江湖的好时机。


2.尖头鞋全面回归
多年来,男鞋市场一直被方头或圆头鞋垄断。最近,尖头鞋渐渐抬头,来到09年秋冬季,可谓全面回归,攻陷了巴黎、意大利的T台,Jean Paul GaultierGucciZegna的尖头鞋都特别引人瞩目。一般男生都嫌尖头鞋太嚣张,而且尖头鞋很挑人,长得太大只或太矮,穿起来都不会好看,因此能否在市场上大卖,令人怀疑。不过,对长期在健身房努力把身材练得瘦长精悍的草食男来说,尖头鞋当然不是问题。


3.不再拘泥一格的上衣
不管是衬衫还是汗衫,男装的剪裁其实一直有一套墨守成规的规矩,不如女装自由多变。而近年各大品牌的设计师努力的方向,就是解放男装,一点一点改变男装的廓型、剪裁。请注意本季Emporio Armani那一系列披披挂挂的长袖上衣,Francisco Van Benthum方形领的长版上衣,还有Dries Van Noten衬衫下摆的蝴蝶结,都有异于传统硬朗的男装剪裁。说穿了,这些设计,都是把女装的细节及柔和的剪裁运用到男装上面而已。


4.超大手提包
09
年秋冬,超大型波士顿款式的手提包绝对是秀场上的明星。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波士顿手提包,指的是有两个手柄,逛街购物时提在手上的,时髦而雅致的包包,千万别和去旅行或上健身房时提的Duffle Bag混淆。本季流行的波士顿包,造型看起来更像是适合装文件的巨大文件包。草食男细心体贴,对自己对身边女性都照顾周到,正好需要一个超大手提包,以容纳雨伞、随身听、外套等物件,和女朋友一起购物后还能让她寄放战利品。当然,包包里也少不了放一本《女友》杂志随时阅读。


5.继续瘦腿
修身剪裁的趋势自从多年前被Hedi Slimane发扬光大后,就成了草食男的指定服装。修身剪裁的趋势燃烧了那么久,丝毫没有减退的趋势,只能说Skinny Jeans越来越skinny,贴身西装裤越来越贴身。由于秋冬季的长裤还有针织与棉织等等各种材质,因此,有的skinny长裤看起来已经和legginglong john没有什么区别,非常confusing。把skinny长裤塞进长靴,是本季很常见的造型。不用说,身材保持有道的草食男一族,当然继续誓死拥护修身的剪裁啦。


6.长裤塞进靴子
把紧身牛仔裤塞进靴子这一招,草食男早就行之有年了。可是,把西装裤塞进靴子的做法,毕竟还不普遍。其实,这种穿法在T台上实行已久,实在应该从前卫的时尚概念,走入寻常百姓家了。而一直热爱时尚的草食男,当然愿意当时尚先锋,把这个T台的造型概念,贯彻到现实生活中啦。至于爱怎么穿,全凭个人创意,你可以直接把裤子塞进靴子,或把裤子塞进长袜,在靴子之上露出一截袜子,制造层次丰富的效果,如LanvinFerragamo所示。


7.七八分裤或把裤腿折起
Preppy
风格的百慕达短裤自两年前开始即越烧越旺,简直成了草食男的制服。百慕达短裤比西装长裤更具亲和力,也更显年轻,因此深受温文尔雅的草食男欢迎。可是,长度在膝盖以上的百慕达短裤毕竟是属于春夏季的,秋冬季还穿那么短,可不冷死了。于是,国外的设计师们纷纷推出Capri裤,或俗称七分裤、八分裤,Comme des GarconsNumber (N)ine等品牌更是全面主打Capri裤。这种以短为尊的趋势还出现另一个变奏,即把长裤折起,如Alexander McQueen所示。如果你的衣柜里没有Capri裤,不妨把长裤的裤腿折起,露出一小截袜子,一样可以达到Geek Chic的效果。


8.不对称开襟
厌倦了一板一眼的设计,本季设计师不约而同在上衣或外套的开襟上大作文章。Ann DemeulemeesterDior HommeRick OwensGareth Pugh等等,都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斜开襟款式制胜,而Dries van NotenCostume NationalEmporio Armani等,也推出各式各样的开襟,创意十足。不对称开襟既打破了男装的常规,为时尚注入新鲜感,又不算惊世骇俗,可穿度很高,因此当然深受草食男欢迎啦。


9.长版上衣
把男装上衣往下拉长,变得像件连身裙,是Prada姑姑去年带起的风潮。当时,Prada的这款设计引来高度关注,时尚界议论纷纷,推测这会否成为男装大趋势。来到09秋冬,始作俑者Miucia Prada竟然不再玩长型上衣,反而由其他品牌继承这股风潮。Dior HommeGivenchy
Rick Owens
Burberry Prorsum等多家品牌开始把开襟绒线衫、套头绒线衫、运动汗衫、T恤及其他种类的上衣,都拉长到超过臀部。时尚触觉敏锐的草食男,怎么会错过这股势不可挡的潮流呢?只是,要怎么把长版上衣穿出阳刚味,看起来不会像一件连身迷你群,就很考草食男的功力了。


10Megging Long John
什么是裤袜Legging?就是你的女性朋友穿在短裙底下,像袜子般的弹力裤咯。要男性克服心理障碍穿裤袜,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可是,男性穿裤袜的时尚革命,却千真万确地在悄悄发生了。男装裤袜被戏称为Megging07年开始零星出现于男性时装秀,并于09年春夏季大鸣大放。来到秋冬季,短裤下面出现的,除了Megging,还有冬天穿的卫生裤(Long John)。当然,在热带玩这种多层次造型,也不一定非得穿上MeggingLong John。草食男可以套上长袜,让裤子盖过袜子(如Givenchy所示),或是穿上只有中间一截的袜子(如John Galliano Home所示),即可达到这种效果。


本文已刊登于《女友》2009年10月号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对白

也许我该戒掉美剧了。你看人家对白多精彩。《Mad Men》男主角对着新来的秘书批评另一名傲慢的中层主管时,说:“he left his manners behind in maternity room.”(他把他的“礼貌”留在产房里了,指对方一出世就没礼貌)

奸诈的中层主管要和男主角套交情,一副我们是哥儿倆的样子,男主角不领情,委婉说take it slow,还说“i don't want to wake up pregnant.” 哈哈。多幽默。

是因为看多了美剧,所以我才对真实世界有了错误的期望吗?所以msn里那些无聊的hihi hehe lor lar,来来去去毫无新意的对白,总是令我不耐烦。

Monday, October 12, 2009

终于明白为何他们把阴道形容为鲍鱼

video

在澳门豆捞吃火锅……

只能说,果然很像……

中国60国庆,我在上海,但不在人群中



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心态。新年前夕,我渴望站在Manhattan的Times Square和上万人群一起倒数。万圣节的时候,我最想回到LA的Santa Monica Blvd装神弄鬼。圣诞节的时候,我甚至不介意在Bukit Bintang吞化学泡沫。

没错,我是宅男,不爱出门,更不喜欢人挤人。但是在特定的时候,我的人群恐惧症会消失,会忽然想站在最happening的地方,成为众人皆醉中的其中一 名众人。那是一种乡村男孩对繁华景象挥之不去的向往吗?还是纯粹是个性里媒体工作者的那一面在作祟,总是希望能站在“事发现场”,见证与感受世界的脉搏?

反正,这次中国60国庆,我是彻底错过了。每天早起晚归,完全感受不到中国国庆长假,中国老百姓的喜悦。十月一号当晚,和姐姐更是累到趴地。在街边点了一桌子的菜,听邻座的人说南京路有多热闹。我们相望,只能叹无能为力。

回来倒是看到电视、网络热播国庆庆典,说是少见的盛大。当然批评的声音居多,都说过于炫耀武力,形式化,喊口号像回到未改革开放前等等。我于是又遗憾没有到上海各街头遛遛,感受感受那气氛了。

不过倒是第一次在中国过了中秋。我和姐姐(和中国人群一起,这是重点),放起了孔明灯。第一盏灯被树枝勾着,升不上去,急得旁边的路人也都帮我们打气呐喊,摇了摇树,幸亏最后还是冉冉升空。

周遭的人那么紧张我们的天灯放不放得上去,刹那间我和姐姐都有些感动。

Sunday, October 11, 2009

80s Disco Fashion 嚣张回归



不管是已经成了Michael Jackson经典造型的Balmain垫肩修身外套,还是Marc Jacobs的锥形裤,你会发现,80年代的迪士高音乐,80年代的时装,已经嚣张宣布:“I am back。”特约黄翰铭,和你分享这个冒着汽水泡泡的欢乐年代。


2009年的秋冬,是属于上世纪80年代的,空气里弥漫着怀旧的氛围,岁月的乡愁像滴到宣纸上的一滴墨,迅速晕染扩散。

当我在写着这篇稿子的时候,80年代最威风的巨星Michael Jackson刚过世,电台里强力播送一首又一首MJ的名曲,遥远,而又熟悉。

然后,当这篇稿子面世的时候,各时尚杂志将铺天盖地报导2009秋冬时尚,所有时尚品牌的秋冬季商品也已经纷纷上架。那时候,你会蓦然发现,你已经被80年代重重包围了。

不管是已经成了Michael Jackson经典造型的Balmain垫肩修身外套,还是Marc Jacobs的pegged pants,你会发现,80年代的迪士高音乐,80年代夸张的时装,正嚣张宣布:“I am back。”

在全世界都为MJ哀悼时,我们其实不必怀疑各时尚品牌在capitalizing一代巨星之死——因为,时尚工业的流程非常漫长,今天出现在你面前的这些时装,其实早在今年二月,就已经在巴黎、米兰、伦敦、纽约、东京的时尚周展出过了。

只能说,80年代忽然在2009下半年成为所有媒体和商品的焦点,是个巧合。而这个巧合,来得也很适时,让我们集体回顾那被我们唾弃已久的80年代。

冒着汽水泡泡的年代
80年代,是属于我姑姑阿姨姐姐们的年代。小时候,我常看着这些青春无敌的姐姐阿姨们,把头发烫成“美极面”,化上很浓的眼妆,穿着上宽下窄的裤子或很短的迷你裙,瞒着父母偷偷到迪士高寻欢作乐。80年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年代?80年代的迪士高时尚,又有什么特征?

我访问了好些在80年代成长的女性们,大家都给了我不同的答案。有人说,80年代的时装特征是Leg warmer、裤袜、宽大的Slogan T恤;有人说是亮片、迷你裙、蕾丝手套、渔网袜、一大串混搭(真的是胡乱混着搭)的塑料手镯、项链和大型耳环,也有人说,是锥形裤(pegged pants)、皮夹克和垫肩外套。

每个人的意见都大相庭径,不过,大家的答案其实都没错。80年代的时尚趋势,是一窝蜂的,而且热度维持的时间都不长。当Madonna穿着leg warmer载歌载舞的时候,全球潮男潮女忽然都在脚踝上套上这玩意儿。可是,leg warmer流行不了两三年,就此销声匿迹。同样的,当Madonna穿着蕾丝婚纱,在舞台上趴着唱Like a Virgin时,蕾丝手套和蕾丝纱裙,就成了少女们的至潮终极造型。

也因此,全身乌鸦一般黑的装扮是80年代迪士高的代表,全身桃红、电光蓝等等霓虹色组成的装扮,也是80年代迪士高的特征。Jane Fonda的韵律舞装影响了80年代迪士高文化,Miami Vice的粉色系时装也令迪士高少女们疯狂。Disco又和pop及pop rock脱不了关系,因此,摇滚客穿的皮夹克、破烂牛仔裤、金属味很重的装扮,也被迪士高文化借了过去。

总而言之,80年代的迪士高时尚潮流骤来骤去,但我们大致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bold and loud。

然后,80年代很快被遗弃。我清楚记得,在我念大学的时候,也就是千禧年前后,80年代成了我们形容坏品味的用词。当某人的装扮夸张可笑,甚至音乐品味俗不可耐时,我们嘴角哼一声冷笑,挤出几个字:“That’s so eighties。”

80年代似乎成了不堪回首的羞耻记忆。当我们重阅上世纪40年、50或60年代的剪报时,我们常折服于当时女性的优雅。可是,那些摄于80年代的照片,却常令我们捧腹。极简主义是90年代以后的金科玉律,我们习惯了低调简单的时装,重看80年代哗众取宠的装扮,难免引人发噱。

多家品牌共创潮流
我们几乎要怀疑,80年代是个一去不返的年代。可是,2009年,80年代以我们想象不到的强悍姿态,重回T台。过去,设计师们总是从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甚至维多利亚时代、洛可可时代等等不同的时间轴上汲取灵感,很少设计师会回顾80年代。

可是,今年秋冬的时尚,许多设计师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80年代作为设计基调。毫无疑问,为这股80年代Disco风领航的是Gucci、Marc Jacbos和Balmain等等几个品牌。

Marc Jacobs表示,当他设计2009年的秋冬装时,他满脑子都是纽约美好的旧时光。当然,他指的旧时光,是他成长的80年代,是Palladium、Paradise Garage和Studio 54红遍一时的时候。这些迪士高舞厅都是当时纽约最时髦的场所,甚至在全球都赫赫有名,能够入场就是身份的象征。

Marc Jacobs利用霓虹色调、大波点、夸张的垫肩、金属质感皮革等等元素,重新诠释了80年代迪士高时尚面貌。蓬蓬裙、体操装、高腰牛仔裤、上宽下窄的锥形裤(pegged pant)、像窗帘般的锦缎制成的外套,种种你能想得到的曾风行80年代迪士高的造型,没有一样缺席,连发型和化妆,也忠实地呈现出来。

Gucci的创意总监Frida Giannini,则选择了黑色裤袜以及宽大且色调充满80年代味道的连身裙来诠释他的80年代。缀满水晶的裙子、皮质裤袜以及露单肩连身裙,也散发出80年代迪士高的风韵。如果说Marc Jacobs的设计是迪士高里张扬的青春,那Giannini的设计则是奢华而成熟的。

Michael Jackson曾是Balmain的拥趸,他常穿的两肩高高翘起的修身外套,就是Balmain的经典款式。Balmain的创意总监Decarnin,当然懂得抓紧这股80年代的潮流,好好发挥。钉满凉片露单肩的连身裙,同样钉满亮片的哈伦款式长裤,都散发华丽的迪士高色彩。不管是皮夹克或晚礼服外套,Balmain的各种外套,都保留了双肩如飞檐般的经典设计,剪裁也更加的贴身,可以预见,这批帅气而紧俏的外套,不难成为当季must have时尚单品。

还有,Pucci充满80年代风情的印花,以及桃红、灰紫色等等色调,勾勒出了80年代的韵味。Blumarine同样玩颜色,却玩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味道。Blumarine把80年代红极一时的普普艺术大师Andy Warhol的调色盘,搬到自己的时装上。

Just Cavalli的迪士高女孩,则穿上粗犷的皮夹克、嵌满金属的连身裙,或金色的锥形裤,带点摇滚和反叛的味道。再这样一家一家品牌数下去,没完没了。80年代迪士高风如此炽热,甚至在拒绝玩80年代的品牌如Miu Miu及Balenciaga的时尚秀,我们也找到了80年代的蛛丝马迹。那露在外头的内衣,不正是曾在80年代流行一时的造型吗?

不过,这次80年代Disco回归,有个遗憾——曾引领80年代潮流的Versace竟然缺席。Versace鲜艳大胆的用色,垫肩设计以及华丽的印花,都是80年代Disco时尚的最佳代表。不久前看综艺节目《康熙来了》,里头一位沉迷80年代迪士高舞厅的来宾,还说当时男生拥有一件Versace的变形虫图案衬衫,是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可惜,2009年的秋冬季,Versace选择不玩80年代。

为什么80年代风狂吹
2009秋冬,是80年代最强势的一次回归。在经济如此低迷的时刻,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突然的一股时尚趋势,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

有人说,80年代的时装非常嚣张抢眼。在这个经济不好的时候,每个人都需要突出自己,才能在茫茫人海里脱颖而出。Roberto Cavalli就明言,“今天,浪漫主义不像是个正确的选择。你需要主动出击,才有胜望。我已经向这个经济危机宣战了。”

不过,那是时尚工业的说法。也许,实情只是, 80年代的时装虽然花俏夸张,却没有太多过分昂贵奢华的装饰,降低了造价成本,因此受到设计师欢迎。

我还暗地里认为,这有点像时尚工业的阴谋。90年代以降,各时尚名牌都努力发展自己的风格,很少如此一致地推出如此相近的设计,更何况是差点被遗忘了的80年代潮流。这一次,为了对付萧条的经济,时尚工业难得地团结一致,带回消失已久的时尚,合力掀动一股强烈的潮流,利用消费者人有我有,不落人后的心态,刺激消费者的购物欲,从而带动市场买气。

不过,不管理由是什么,这股时尚潮流,正好让我们好好回顾,80年代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80年代,社会财富在稳定膨胀中,不过又不是特别富裕。80年代的少年们把大串大串的廉价首饰往身上挂,完全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们能花在装扮上的钱不多,但少少的钱,却能买来大大的快乐。从他们废煞心思却又生气勃勃的装扮里,我们不难推测,打扮这件事本身,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种乐趣。

对,也许轻浮而夸张的时尚,是我们所不屑的。但是,那种一无所惧的精神,天真痴狂的傻劲,我们却可借鉴。还有,80年代迪士高少年少女那种没心没肺的快乐,正好适合用来对抗今天低迷的经济。


时尚小贴士:如何创造80年代Disco造型
1. 要嘛就全黑,不然就疯狂混搭鲜艳的颜色,如桃红、橘黄、电光蓝。80年代没有中性的颜色。
2. 裤袜,弹力布料迷你短裙,有了这两样,就已经达到50%的效果了。
3. 以上装扮再配上能当裙子来穿的宽大T恤,圆头平地鞋,效果可达80%。
4. 大串大串的塑料手镯和项链。
5. 用发胶和慕丝,塑造夸张的发型。
6. 化妆方面着重在眼影,眼影是硬梆梆地覆盖整个上眼睑。不过,唇膏不必太鲜艳,一般而言淡淡的粉色唇膏就已足够。
7. 进阶版:如果不嫌热的话,可以戴上手套,把手套手指的部位剪掉一半。这是Madonna的经典造型。
8. 80年代的青少年喜欢自己动手改造衣服,譬如把T恤的袖子及圆领剪掉等等。


本文已刊登于《女友》2009年10月号

图说:

Just Cavalli 05m Just Cavalli的帅气皮夹克和嵌满金属的连身裙。

Gucci 大波点 皮Legging 00030m 大波点曾经流行于80年代。

Gucci oversize连身裙 紫色 00240m Gucci的裤袜配上超大件的上衣。

Gucci metallic 00430m Gucci全身亮晶晶的外套、短裤,最潮disco装扮。

blumarine color accessories 00310m Blumarine的设计,使用Andy Warhol经典的色彩运用。

madonna like a virgin video 颜色鲜艳的裤袜,手腕和颈项挂满手镯、项链,是Madonna掀起的潮流。事实上,Madonna左右了整个80年代的时尚走势。

madonna like_a_virgin Madonna《Like a Virgin》的封面造型,蕾丝、纱裙,还有剪掉上半截的手套,都令少女们争相模仿。

marc jacobs 00170m Marc Jacobs的锥形裤和金属质感皮革上衣。

marc jacobs 00350m 这样的造型,常在老夫子漫画里出现,成为王泽调侃的对象。

marc jacobs 00570m Jane Fonda韵律舞装套上小裙子的造型,由Marc Jacobs重现。

marc jacobs 00540m 窗帘般的锦缎制成的外套,高耸的垫肩,Marc Jacobs把80年代的夸张造型发挥到极致。

Michael Kors 单肩 亮片 00700m Michael Kors的露单肩连身裙。

Miu Miu 露内衣 扣针 00360m Miu Miu露出内衣的造型。那别满长裤的别针,也在呼应着80年代青少年把别针别满夹克或背包的造型。

michael-jackson-bad Michael Jackson,80年代另一个时尚符号,修身夹克、长裤和全身黑的装扮,是他的经典造型。

Pucci 桃红 印花 00180m Pucci上衣的印花,非常80年代。

saturday-night-fever John Travolta的《Saturday Night Fever》,产于1978年,把70年代的Disco热延续到80年代的。

Emanuel Ungaro 裤袜 粉红 00410m Emanuel Ungaro的高腰迷你裙以及上衣的印花,还有一身的桃红粉红。

Balmain baggy pant 水晶 00010m Balmain哈伦款式缀水晶长裤。

Balmain 单肩 亮片 蓝 00070m Balmain露单肩亮片蓝色连身裙。

Balmain 外套 00250m Balmain剪裁硬挺利落的外套。

cher0107 Cher的歌唱事业横跨数十年,80年代迪士高,她是其中一个diva。

Boy-George Boy George虽是男人,但独树一帜的时装却是当时少女效仿的对象。

cyndi_lauper_10 Cyndi Lauper是80年代造型最疯狂的歌手之一。

anita mui 2 梅艳芳为我们示范垫肩外套和色彩鲜艳的时装。

bananarama_wall Bananarama,80年代少女偶像团体。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从神州大陆搬回南洋的我的Cyber Life

再见了新浪博客。

哈罗Blogger。

06年开始玩部落格。偏又不想被太多熟人或朋友知道我在哪里建窝,那样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倾诉和抱怨。所以选了新浪博客,这个在中国最夯的博客,没有太多我认识的人出没。

再来也对中国人充满好奇,想要结识多一些中国朋友。我好想知道,神州大陆那片辽阔的土地上,有没有和我相近的频率。

3年下来,玩得很尽兴。从新浪这扇窗口,我如愿以偿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与千山之外的网友,建立了亦实亦虚的友情。这些可爱的网友们啊,虽然素未谋面,镜花水月虚幻得不得了,可是,有时真实朋友未必理解的那一段曲折的心情,网友们隔了一层看,却反而似乎理解了。而这些日子来,大家给过对方的关怀,仔细回味,其实也不虚。

也许网上建立的友情都是来来去去的,不过,真实生活中的朋友何尝不是如此?

最近回到吉隆坡,朋友们都抱怨说新浪网太难上了,好像是马来西亚上中国网站存在技术性问题,非常慢,有的根本上不了。我要开始重视本地的朋友。

于是就决定搬家了。搬到Blogger。大家都在用Blogger。从此我也加入大马圈,皆大欢喜。

难以割舍的是我的旧家。有空去回味。

http://blog.sina.com.cn/hanmin


让我很难过的是,中国朋友再度确定了,中国上不到Blogger…… 要同时maintain两个部落格?太累了……

黯然神伤中……